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杜家往事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121 2019.11.18 18:57

  不少人心里暗暗骂杜青羽滑头,想出这么个注意,让孩子们自己选出他们之间做酸菜最美味的那一个,大人也就不必为难了。

  少年们纷纷互相品尝其他人的酸菜,又围在一起不知商量了什么。

  最后结过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他们没有选出最好的。

  杜守意满意的点点头,其实她还像孩子们暗中透露了,谁的手艺最好,谁就会获得祖宗额外赠予的额外百两嫁妆。

  这是个考验,是她对杜家杜氏一族男儿品性的考验,她很开心,孩子们没有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这个结局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

  杜守意站了起来,朗声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没有被一百两银子的嫁妆迷惑,进而在亲族之间争弄,这是对你们的考验,你们做的很好,谦让友爱——”

  杜青羽却不赞同,提出疑问:“为何不事先商量好由一个人争得第一,所赢得的嫁妆你们几个在分了去,这样不美吗?一百两银子哎,难得族长这么大方,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哈哈哈……”

  周围的族人们见杜青羽这般打趣族长,纷纷笑了。

  杜守意憋红脸,折了柳枝就要打杜青羽:“奸滑成性,莫要带坏我杜家族人。”

  杜青羽边跑边嚷:“这个比赛这样一来又有什么意义?一个个因顾忌着亲友之间的情分,不敢分出个最好的,这分明是打击创作积极性,以后谁还会想着进步争第一阿?”

  杜守意不追着杜青羽打了,扔了柳条,一屁股坐在石墩上喘气。

  杜青羽趁机一连串的说出自己的打算。

  “这跟学堂测试一个道理,如果咱们杜家族学的孩子若都是顾忌亲人们面子,分不出个第一第二,无心竞争向上,这是好事吗?”

  “文武第一,武无第二,不让孩子们知道谁是最好,谁有待提升,只告诉他们你们都很好,这样一来,孩子们没有比较,都一个个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岂不是误了孩子?”

  “我办这个比赛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竞争,而不是和气一团,粉饰太平,适当的竞争,孩子们之间才会进步更大。”

  “科举可都是要选拔最好的一批人出来……大姨,你这个百两奖励太重了,吓到孩子们了,不如换成半两一两的?”

  “以后不拘男儿,女孩族学考试也要有相应的奖惩措施,以此激励我杜氏孩儿们上进?”

  杜清波站了出来:“娘,我看此计甚好,一团和气的养出的很可能是小羊羔,不如在他们面前放上兔子当诱饵,让他们自己学会捕猎。”

  杜守意沉默,犹豫不决,她有她的担忧,“杜家村多少年来聚族而居,能稳固至今,靠的就是谦让平和不争。如果从这一代起,孩子们学会了争,我怕杜家会散了阿。”

  杜清波:“娘,孩儿三十五岁,至今记得天下大乱那你年,族老们带着我们逃进深山的日子,虽然我们杜家躲过了兵祸,可是却仍旧不少优秀族人死在了与野兽斗争的路上,在深山的日子里,每日依旧是提心吊胆,每天都有族人因各种原因死去……”

  周边传来隐隐的啜泣声,不少族人想起往事,都泪雨如流,出生晚的年轻人们虽然没精力过祸事,但依旧感同心受,原来长辈们曾经过得是那样的日系。

  杜守意也红了眼眶,“怎么会不记得,你们祖母祖父就是死在深山里,咱们杜氏一族不知多少人的尸骨至今埋在深山,魂无可依,不得享受祭祀,孤魂野鬼三十多年——”

  杜青羽心中颤动,原来杜家村还有这样的往事。

  杜清波擦了擦眼泪,语气了带了戾气,继续道:“那娘你可以的为何我杜家族人有小南山不依,被迫深入大山的原因?”

  “因为兵祸……”

  “错!那是因为我们胆小怕事!”

  “兵祸?呵呵,真正的兵都去战场了,那些不过是一群地痞流氓,因着我们杜家村尚有余粮,就披着一身假皮来抢罢了。”

  “临安府是有战乱不假,但我们杜家村背靠小南山,再往里就是伏牛山脉,深山里到处危机四伏,轻易不敢有人深入,哪个兵营来了不是绕着走?”

  “别再拿兵祸为借口,当年,但凡你们能拿出点骨气,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让外人欺辱不休,也不至于落得逃难深山的结局。”

  杜守意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苦不堪,“莫要在说了。”

  族老们也愧疚的垂下头:“清波,当时的事太过于复杂,他们是一群亡命之徒,烧杀抢掠,杀人于他们而言早已成了常事,而我们不过普通农家,又有老弱夫孺,跟他们硬碰硬,无异于拿鸡蛋碰石头哇。”

  杜守心:“是啊,清波,以后莫要在这么说了,这是在挖你娘和我们的心阿,很多事情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点的。

  当年你不过五岁,你清河妹子刚刚出生,当时还有很多想你们一样大的婴儿,若不是放不下你们,我们恨不得拿刀跟他们拼了去,可是我们不敢阿,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唯有或者,才有希望。”

  听了后,杜青羽心里五味陈杂,都有错,错在不够强大,错在不够强硬,更多的是那个时代的错,乱世里,任何人都是它的奴隶,没有谁是能独享净土。

  此刻,杜家村大枣树下一片萎靡,少年郎们一个个抱着酸菜坛子,面上也染上了后怕。

  这个时候,杜青羽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他们。

  深深地拥抱了杜守意一把,杜青羽吸了吸鼻子:“姨,还有各位大姨大叔们,我们知道你们是尽力的,否则也不会有杜家子孙昌盛的今天。

  那些牺牲在深山的族人他们更希望看到我们繁荣富强的一幕,所以我们要打起精神,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说不定,等我们强了,还有把他们从深山接回来的那一天呢……”

  杜守意抬起了头,两只眼睛的通红,却散发着诡异光芒的眼睛盯着杜青羽,执着到:“对啊,我们可以把他们接回来,重新葬在族坟里,让他们享受到香火祭祀,不再孤苦无依——”

  “接回来,接回来!接回来!”

  族人们纷纷握起拳头,目光熊熊的望着小南山山后的深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