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吃瓜群众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73 2019.11.25 11:09

  李星月在众人目光中,踏入了公堂。

  李二钱含泪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满是怜惜:“我儿——”

  王水生避开李星月的视线,垂下了头。

  李星月抚了抚小腹,朝公堂上跪拜下去,“民夫王李氏——李星月,拜见县长官人。”

  何之茗眉头微蹙,“免礼,本官问你,你妻主李二钱勾结赌仿,设计骗局,诱人堕落,又行放贷之事,逼人家破人亡,你身为她的丈夫,你可有话要说?”

  李星月却看向王水生,面色发白,“大人,可否允民夫与妻主说上几句?”

  “可!”

  李星月再次捂住腹部,面上透着绝望之色。

  “王水生,我怀孕了。”

  王水生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

  “是真的,在你被抓走之后,我晕了,被送到医馆,医馆里的大夫说我怀孕了,两个月,还给我开了安胎的方子——”

  王水生面上闪过狂喜,伸出手想要触摸李星月的腹部,却又颤抖着收回了手。

  “王水生……我是想放弃这个孩子的。”

  王水生闭上眼睛,泪水不住的渗出眼眶。

  “求求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李星月也垂下了眼泪。

  “但我改变主意了。”

  王水生蓦的张开眼睛,眼底闪过期翼。

  “我会让孩子跟我姓李,好好教养孩子,如果他是女孩,我就供他读书写字,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伟女子;如果他是男孩,我就教他自尊自爱,教他针线管家,再为他找个可以终身依靠的妻主……”

  王水生越听,面上越是悔色,最终伏在地上大哭。

  公堂外为官的百姓也纷纷叹道可惜。

  “唉,这王水生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轨过也不知怎么想的?”

  “就是,我若是娶了如此天仙般的夫郎,纵使他心没我,我也欢喜——”

  堂外渐渐吵了起来。

  何之茗无奈,再次举起了惊堂木,“肃静!”

  李星月对着王水生继续道:“不过你放心,待孩子懂事了,我会将孩子亲生母亲的事一五一十的告知,孩子愿不愿意改姓王,认祖归宗,我绝不插手。”

  “不要再说了,大人,草民招供,草民愿意招供……”

  何之茗精神一震,松口气。

  王水生却又道:“但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说出来,大人,草民仍有后顾之忧——”

  “大人,听闻您也是出身京城世家大族,深谙官场世事,常言道,官官相护,赌场也是如此阿!”

  “草民提供的证据确实能帮助大人,一举端了罗生堂。”

  “但是罗生堂只是小小玉山县的一个赌仿。”

  “您要知道这能开赌仿的,背后谁不认识几个人,就草民所知,这罗生堂赌仿的大当家就有个表姨在京城赌仿当掌事……”

  “大人,不是草民贪心要跟您谈条件。”

  “草民自己罪孽深重,如今幡然醒悟,纵使牢底坐穿,也不亏。”

  “可是草民的夫郎孩子都是无辜的,圣人言无知者无罪。”

  “草民担心这么供出去,他们将来遭人报复……”

  何之茗沉吟片刻,道:“无妨,你就放心说,难道以我何家之力还庇护不了你夫儿?”

  王水生却吱吱呜呜半天,等众人等急了才道:“敢问大人,您会如何庇护他们?以何等身份?”

  何之茗愣了片刻,面上有了羞怒之意:“大胆,你这是何意?”

  “大人,不是草民妄加揣测您实在是贵族子弟多是风流好色之徒,强抢民夫的不在少数——”

  此话一出,堂外顿时唏嘘一片。

  杜青羽身为旁观者,悄悄捂了捂嘴角,这个王水生还真的拼了。

  何之茗揉了揉额头,这话她没法反驳,强取豪夺这种事于贵族而言确实屡见不鲜,但多是不成器的子弟,更多的是凭本事赢得芳心,她何之茗有才华,有品貌,有家世,何至于自贬身段,去做那等下乘之事?

  “那你想要如何?”

  王水生视线在大堂内转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在了杜家人身上。

  “我这辈子是不行了,娶了他却不好好珍惜,是我糊涂,没能给他好日子过,但我势必要给他找个好归属。”

  杜青羽听眉头直跳,心里隐隐有不详的预感。

  果然,王水生又看向李星月:“我是不会阻止你改嫁的,你改嫁吧,嫁给你真心喜欢的人,也算是对你的补偿了。”

  李星月捂着肚子,直呼肚子疼:“王水生!你这是什么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自嫁给你,心里就绝不会有他人!”

  “你心里同样也没我,否则也不会对我冷淡至今——”

  李星月别开脸,不做回答。

  李二钱拍腿大骂:“好你个王水生,我儿许配给你时,我是怎么跟你说,他天性冷淡,就算对我这个亲娘也是如此,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王水生嘲讽一笑,“是吗?对杜清澜可不是如此,他们可是青梅竹马,又有救命之恩,你不知道你儿子每次提起杜青澜时,那才像是个活人,而不是一具冰雕……”

  杜氏族人闻言纷纷看向杜青澜。

  杜青羽目光上下的不住的扫视杜青澜,没想到哇,这厮还是个渣渣?

  杜青澜一脸懵逼,慌忙摆手:“别看我,我不知道。”

  杜守意一巴掌拍在杜青澜脑瓜上,“倒底怎么回事?什么青梅竹马,什么救命之恩?不说清楚打算你的腿!”

  杜青澜:“娘,我真的不知道阿,他是谁我都认得……”

  李星月面上闪过难堪。

  “王水生,你够了,不过是儿时的一桩小事而已,杜小姐勿要因此烦扰。

  你可能不记得了,儿时靠山村和杜家村两个村子间还尚未有那么多疵误,两个村的小孩常在一起玩耍。”

  杜守意点头,当年确实如此。

  “当年,一起在河边捉鱼时,我不慎跌入河中,是杜小姐及时救下的我,还未感谢杜小姐救命之恩没想到却先给杜小姐惹了麻烦。”

  杜青澜挠了挠脑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回事阿,我早都忘了。”

  王水生冷眼看二人互动,最后满腔怒气化为一声冷哼。

  “大人,草民的条件就是将李星月改嫁与杜青澜!”

  “咳……”

  杜青羽一个不慎,被口水呛了正着,呛了个天翻地覆。

  这瓜太大了,她接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