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携游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307 2019.09.26 18:43

  煤油灯下,杜青羽手捧千字经,看着一脸求知欲的大女儿,心慌不已,没想到重来一辈子,竟然成文盲了。

  这个世界如杜青羽所料,用的是繁体字,大学里曾经一时对这个起了兴趣,学了一阵子,如果她知道要是有这么一天,打死也会坚持学下去的。不像如今大部分字都是似曾相识,只能半猜半解。

  “娘亲这个是什么字阿?”

  杜青羽面无表情,内心却慌得一批。

  “娘亲先考考你前面的学的怎么样,有没有忘,这个字读什么?”

  杜青羽勉强找到一个自己识得的,指着问身边的女童。

  “这是凤字,乃大夏朝皇族姓氏。”

  女童杜谦良挺直脊背,朗声道。

  “那这个呢?”

  “安字,爹爹名字里就有这个字。”

  “这个呢?”这个字杜青羽自己也不认识。

  “诚字,族谱上早就排好的,爷爷说如果我再有弟弟妹妹了就该叫杜谦诚了。”

  就着煤油灯做针线活的柳宴安手抖了抖,娇嗔的看了妻子一眼。

  杜青羽不自在极了,敲了一下女童光滑饱满的额头。

  佯怒道:“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时间不找了小孩子要早点休息,灯光太暗,对眼睛不好。”

  随即装作无意的收起书籍。

  “不嘛,娘亲还没告诉我那个字叫什么呢?”

  “那是桑字,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吁嗟鸠兮,无食桑葚,每到夏日你们爬到书上采的紫色果子,它就是桑葚,吃多了肚子还疼了很久呢。”柳宴安一边刺绣,一遍慢条斯理的说着,仿若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昏黄的灯光照在柳宴安瓷白的面容上,显得整个人温润如玉,杜青羽看着垂头做绣品的男人心里暗叹,原来他还是个读过书的。

  “好了,终于修完了。”

  男人张开绣品,是一方洁白的手帕,上面绣着葱郁翠竹,满意的看了几遍,一抬头却看到了正在他自己的妻子。

  瞬间,柳宴安羞红了耳根,“娘子这般看我,我可是有甚不妥之处。”

  杜青羽只觉得大写的尴尬,这男人必定是误会了,忙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读诗经很好听,给人的感觉很好,嗯……腹中有书气自华的那种。”

  “腹中有书气自华……好句子,只是我可不敢当这句话,只不过在闺阁读几年书而已,娘子千万不能再这么夸我,让人听了会笑话的。”

  柳宴安心中半是甜蜜,半是担忧,只不过读几句诗经而已,妻子怎么如此褒扬他,且世间女子多喜男子无才便是德,不知妻子是怎么看自己的。

  看着躺在床上睡的香甜孩子们,杜青羽陷入为难之中。

  “我们……你先跟孩子们睡东屋吧,我睡西屋。”

  柳宴安捏了捏手指,笑了:“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娘子大病初愈,一来要好好将养身子,二来孩子还小,过了病气反倒不美了,你一个人睡也好静养身子。”

  “唔。”

  独自一人躺在西屋里,杜青羽大松一口气,穿越以来困扰着自己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装病时,孩子在杜姜氏那里,杜青羽独占一张床,现在病愈了,孩子也接回来了,就两张床,夫妻难免会躺在一张床上。跟一个算得上陌生且没有感情的男人同床共枕,杜青羽做不到。

  翌日,孩子们的嬉戏声在耳边响起。

  “娘亲,该起床了。”

  四个小萝卜头齐刷刷的立在床头,探这脑袋好奇看着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团的娘亲,觉得新奇不已。

  “爹爹,娘亲好像个毛毛虫阿!”

  最大的女童率先跑出去,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她爹爹,剩下的三个孩童也嬉笑这跟着出去。

  杜青羽痛苦的坐起身,这要是是在现代,说什么也要拖上片刻才会起床,但现在不一样了,好歹也要做好四个孩子们的榜样。

  饭后,看着在清晨阳光下玩闹的孩子们,在看看远处袅袅青烟,田野青翠,池柳摇曳,青山连绵,顿时觉得豪情万丈。

  “孩子们,娘亲决定了,今天就带你们春游去。”

  “娘亲,春游是什么呀?”三岁的杜谦语歪着头好奇的问到。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杜青羽思索片刻,缓缓道出这样一句话,曾经读论语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这一句话,喜欢话里描述的生活,如今,终于可以做到了。

  看着还是不太懂的孩子们,柳宴安在一旁笑的温柔,“你们娘亲是要带你们欣赏这大好春景呢,去玩吧,记得不要弄伤了自己。”

  “不,你也去。”

  你若不去,遇到不认识的人可不就尴尬了,相信当天就可以传出童生目中无人的风言风语出来。

  柳宴安微微一愣,有些迟疑。

  “这是我们一家人的春游,怎可少了你。”

  柳宴安终是内心有些期盼,点点头,表示同去。

  既然时是春游,还带着孩子,那当然是要准备妥当了。

  等出发时,全家人都换上了利落的短衫,杜青羽还细心的准备了干粮水袋若干。

  还不到农忙的季节,男人们也有了闲工夫聚在村里大树下做针线活、编竹篮之类的杂计,也好卖到城里多赚些外快。

  女人们则是终于从繁重的农活中了闲了下来,或是在家中修修漏水的屋顶,或是翻翻院里的菜地,难得的休闲时光。

  于是,这杜清羽一行六人的出现,就很难不吸引力族人的注意了。

  “吆,童生女子来了?,带着全家是要干啥去呀?怎还提着竹篮?”

  人群中一浓妆艳抹的中年男子率先问到。

  此刻正是万物生长的季节,小路边,田垄上长满了野花野草,一切都散发着无限的生机。

  杜青羽努力将周星驰电影中的如花踢出脑海,保持风度的笑到:“叔叔好,您看这个时节,这是万物复苏之际,风光独好,所以我想带着孩子们一起踏春,也好领略我们家乡的大好春光。”

  “不愧是童生,就是懂的多,大春,你青雨妹子要那什么踏春了,你去不去?”

  人群中一人忽就这么吼了一嗓子。

  然后场面就没法控制了,到最后,拖拖拉拉,一共四户人家也要跟着一起来场春游,目的地——不远处田野的尽头,小南山。杜青羽此时也才知道自家门前连绵的小山坡叫小南山。

  四户人家都是亲友,分别是,杜青羽大姐杜青河携丈夫杜李氏李菁菁及一双儿女、杜青羽十四岁的表妹姜写意、族长的两个女儿,杜青波、杜青澜及其家属,不要问为什么族长家的女儿也从青字辈,因为族长杜守意和杜青羽她娘杜守心是亲姐妹。

  汗,说起来,整个杜家村民,除了逃难来姜家,几乎家家都是杜家一个祖里出来的,这姜家也跟杜家族长的妹妹结为亲家,说整个村都是杜青羽亲戚也不算夸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