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附耳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214 2019.10.17 13:00

  麦子新割收的麦穗晾晒在打谷场上,小黄牛拉着石磙不住的碾压麦穗,麦粒纷纷崩了出来。

  “族长,这是我家剩的余钱。”

  一健壮妇人将一贯铜钱摆在族长面前的石板上。

  “还有我,这是我家的……”

  “我家……”

  ……

  族人们纷纷捐来了余钱,杜青羽看的明白,这个年景,能拿出这些余钱,他们都没有藏私。

  族长将铜钱一一细数,眼里止不住的流泪,这可是她们杜氏一族这几年的心血阿!

  “这些够吗?”

  杜青羽摇头,其实这些钱是差不多的,但是既然决定建了,那就建的漂亮。

  杜青波却直接说开了。

  “娘,这福纸要八个步骤,我们就需要弄个足够大的场地,分层八个空间。”

  “咱们村空可没有这么大的场地。”

  “制浆需要切碎--蒸煮--磨--筛选--漂白--洗涤。”

  “制浆完了又要筛选除渣--稀释--上网--压榨--干燥。”

  “这里面不止要打造专门的工具,还要建遮挡物,要不然刮风下雨,就白搭了。”

  “更何论以后工坊建好后,这造纸还要工人。”

  杜青波自了解造纸流程后,就越来越心急,一夜之间,嘴上起满了火泡。

  族里一些族老门听完,顿时脸比苦瓜还苦。

  “守意,这可如何是好,那宫里来的使者可还在驿站等信呢。”

  杜守意望了望族田的方向,觉得实在是没办法了,咬了咬牙,“只能买了族田和小南山了……”

  “不可,那可是族田和宗祠……”

  “大不孝哇!”

  “这是要毁我杜家根基!”

  这里杜青羽很是迷惑,她是赞同卖了的,毕竟卖了还可以再买回来,工坊才是当务之急。

  “不能卖,卖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当年咱们先祖是宁死也做逃荒要饭的,带着全族人在小南山寻吃的,我们不能卖它。”

  杜青羽好像有点理解族老门的坚持了,就像先辈门宁死也不做亡国奴一样大到国家,小到家庭个人,都应有它的底线和信仰。

  她曾经也是年少轻狂,抱着信仰步入律师行业的,只是期间见了太多不平,也有了太多的无奈,渐渐的变得圆滑起来,变得市侩,以利益为先。

  “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废钱,工坊里一些材料我们都有现成的,只是需要手艺人把它打造成我说的模样,还有还要建个透火培干的夹巷,用来培干纸。”

  “这工坊也未必需要多大的地方,圣上虽命我们建福纸工坊,但圣上也说了这福纸是百姓所有以后这福纸技术也是要在民间推广。”

  “我们建简单点,不必顾及排场,以后其它地方的百姓建工坊也许可以效仿。”

  “那就造简单点。”杜守意舒口气。

  杜青波却皱起了眉头,“圣上会不会以为我们敷衍他,万一怪罪下来?”

  “既然圣上要我们第一个福纸造工坊,怕也是对这工坊如何建造没有头绪,又如何能看出我们是敷衍呢,留那宫人来查看接过,说不定就是为了学学我们是如何建这工坊,将来也好推广呢。”

  杜青羽摊开手,只能这样安慰族人了,其实她也可以劝族人借钱,但是又能从哪借钱呢?

  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圣上日理万机,没必要因这事怪罪他们。

  “好,就按简单的来,咱们圣上就是个爱俭朴的。”

  杜家福纸工坊在族长的拍板下开工了。

  就在村口挨着小溪和马路的一片空地上,大了几辈的锅灶是村里自己人砌的。

  大了几辈的大铁锅,还有固定在木板上,专门切割稻草的大斩刀,是专门请相熟的铁匠打的。

  舂烂稻草的石臼,以及专门盛放浆的石槽是村里人精心挑选的大石头凿出来的。

  纱网竹帘是村里的男人亲手做的。

  最后用土砖砌了一排烘焙纸张的夹巷,外面搭了个棚子,杜家福纸工坊算是完工。

  宫里的嬷嬷来验收的那天,脸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没有一丝不愉之处。

  杜家老小们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何蕴之看了一圈,尤其是在看到烘焙房后,甚为惊奇,言北地之人今后有了福音。

  杜青羽这才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火炕的,每年寒冷之地都要冻死不少穷人。

  很快,杜青羽就说出了火炕的想法,二人边走边谈,竟是忘了此行的主角。

  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宫人和族人们被落在后面。

  这位宫里的万嬷嬷依旧笑眯眯的,思豪不觉得受到慢待。

  “杜童生,看来您和何先生相处的事是相得益彰阿,那杂家就替放心了,回去回话也轻松了,圣上可是等着您早日成才,好去朝中效力呢。”

  “万嬷嬷,您唤小辈青羽就行了,可不敢当您如此称呼。”

  杜青羽不由得暗叹,不愧是宫里的人精,看着涵养,一口一个您的,真是不一般的人儿。

  转眼间却收到了族长的死亡凝视,赶紧打起精神。

  此行,杜守意发现青羽这孩子绝不是当官的料,就她那迷糊模样,到了官场说不定会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看来杜家的前景还要再寻些好苗子。

  万嬷嬷临走前,悄悄问了杜青羽:“青羽哇,这工坊造下来,花了多少银子?”

  杜青羽实话实说,“全是就地取材,也就人工费布料费铁费花了些,全程只花了不足二两银子。”

  万嬷嬷听完惊呼了,伸手捂住口,眼底闪过讥肖。

  “唉,你可知道世家大族们造工坊需要花多少银两?”

  “多少?”杜青羽对这个真不知到。

  “百两千两都是轻的,他们还每年都向圣上要修缮费,哼,一群蛀虫!”

  万嬷嬷一挥衣袖,满脸怒气。

  杜青羽诧异,但诧异不是世家望族贪墨,毕竟这是难免的,她诧异的面前的这位宫人竟是个古道热肠的,一时之间起了结交的心思。

  “嬷嬷高义。”

  “杂家也就跟你谁口说说,毕竟在宫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杂家再高数你个消息……”

  万嬷嬷招了招手。

  杜青羽附耳过去。

  “世家们蹦跶不了不就了……”

  万嬷嬷翻身骑在高头大马上,带着队伍向京城而去,她已经按照圣上的意思讲消息传给杜青羽了。

  杜青羽只是个无名小卒,她真正想要高数的其实是何家明珠何蕴之。

  圣上是决意要散了世家的,世家在一日,大夏就一日不会安稳。

  何家也是世家大族,还是个一起打过天下的,且又衷心。

  圣上舍不得他们的,所以要给他们机会。

  富贵与圣意之间,就看他们是怎么选择了。

  左右不过是顺者昌,逆者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