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失窃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76 2019.11.22 17:53

  杜青羽醉醺醺的被搀扶到卧室。

  噗通!

  脚下一绊,不慎摔倒在了床上。

  “娘子!”

  柳宴安也被带倒了,浑身的重力的都落在了杜青羽身上。

  “唔——”

  杜青羽努力的睁开模糊的眼睛,看着离自己只有咫尺之距的人。

  “你是谁?哦!你是我老公?是我丈夫,是我夫郎,是我郎君……”

  杜青羽看着眼前的人,嗅着他的呼吸,嘴里无意识的念叨着,脑袋如浆糊般,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却越来越欢喜。

  慢慢抬高双手,楼上了眼前人的脖颈。

  “娘子——”

  柳宴安看着身下醉眼迷离的人,看她目光似水,眉若远山,面却娇艳如花,看她眼里全是他柳宴安的影子。

  房间里果酒的芳香气息越来越浓郁,映在墙上的两双人影也越来越近……

  隔日,杜青羽在一片吵闹中醒来,来不及思考身上的酸涩感是怎么来的,就被失窃的消息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柳宴安拧干湿热毛巾敷在杜青羽脸上,边细致的为她擦拭着,边说着外面吵闹的缘故。

  “娘子,福纸工坊存的福纸失窃了。”

  “什么?失窃?”

  不是说民风淳朴吗?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事发生。

  杜青羽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双脚刚地上,却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

  身体上的异样,顿时让杜青羽想起了昨日令人脸红的一夜。

  努力克制火辣的感觉爬上脸颊,杜青羽咳了声,整理整理下摆,就踏出卧室,全程,她连抬头看身边人的勇气都没有。

  柳宴安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隐隐漏出一丝焦虑,洁白贝齿不经意间咬着下唇,咬出牙印。

  她是恼了?昨天是他过分了?

  柳宴安握了握手心,快步追了上去。

  福纸工坊处已经聚了不少人。

  工坊木质大门上有着碎木屑,显然木门是被人撬开的。

  如今杜家福纸工坊是每积攒三天往县城送一批福纸。

  被偷的福纸就是工坊积攒了三天的福纸,这不是小数目,三天造出的福纸要用三架驴车才能装的下。

  丢的不仅仅是福纸,造纸工具也被破坏了大半。

  “不好啦,不好啦,咱们桑树林里养的鸡也被偷了……”

  “村大枣树下的石磨也不见了……”

  “我家挂在外墙上的菜干也不见了……”

  “我家的晒的果干也被偷了,篱笆墙也被推到了——”

  “……”

  事情好像变得严重了。

  这好像一场针对杜家村预谋已久的偷窃,换句话话说,杜家村被人盯上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杜家村因着福纸工坊,怕是早已经成了众人严重的富户。

  在众人都吃青菜团子,咽粗粮的年代,唯独杜家村能有额外收入,怕是早已被人嫉恨。

  这件事一定要解决,否则,杜家还会再次被找上门。

  杜守意怒的狠拍门框,“欺人太甚,报官,现在就去报官!”

  杜青波:“捉贼捉赃,现在报官可以,但要动静小点,就怕他们毁了赃物,来个死无对证,咱们先商量好对策才是。”

  “昨天咱们都在一起过中秋节,那么高兴的日子,谁也没想到有人会在中秋节偷东西。”

  “别说是昨天,几十年来都不曾发生过这等事,大夏开国以来,天下太平,人人都有田可种,有粮可食。虽说清苦,但也不至于像前朝那般动乱,流寇乱匪早就夹起尾巴不敢乱来,没想到这又有了窃贼。”

  “定是靠山村的人干的,谁不知道靠山村的人多半都是乱匪流氓之后……”

  “幸好这次咱们只是损失了财物,若是伤人了才更是可怕。”

  “正所谓才财不外漏,如今我们杜家村比着别的村子确实好上许多。”

  众人气嘴八舌头,但无一不是担心日后还会再遭一次偷窃。

  杜守意叹气:“早知如此,咱就养几条狗来看门了,以后篱笆墙也都拆了吧,改成砖墙,安全,这贼也得抓,免得养大他们的心思,养虎为患。”

  窃贼偷的东西,除了福纸外,大多是吃的,而且他们偷窃过程中小心翼翼,为了不惊动村民,连养在牛和驴都没敢偷。

  多是顺手牵羊,可见这偷窃的目的绝大部分是为食物和钱财而来,少部分是泄恨。

  而且,福纸量大,不易搬运,除了临近之人,没人会大老远的跑来运它,贼从何来,显而易见——靠山村。

  他们偷那么多福纸,想必也是为了拿去卖。

  果不其然,杜家村的村民在县城几个书铺里悄悄守着,第二天,便来个人赃俱获。

  杜青澜快步上前,一脚将正在跟掌柜的交涉的人踹翻在地。

  “李二钱?小偷果然就是你!”

  李二钱忙用布盖回箩筐里的福纸。

  “你说什么?不要冤枉好人,这纸是我买的多,用不完才拿来卖的。”

  杜青澜气笑了,“你买的多?你是把我们都当傻子吗?就你这不是生产的懒婆娘,哪来的钱买这么福纸?”

  说完,杜青澜又要上前踹她解恨。

  杜青羽忙拦住她,万一踹出个好歹,不值得。

  杜青波冷笑:“是不是你偷的,县长官人自有定论,走,跟我们见官。”

  “我不走,放开我!凭什么……”

  没人理会李二钱的挣扎,一路将她拖到县衙。

  公堂上,李二钱狡辩,不过很快,官兵就在李二钱家搜查到一部分的赃物,但是丢失的另一部分,包括石磨却是找不到。

  石磨很重,不是一两人就能搬得动的,她必定有同伙。

  不等县长下令搜查靠山村,靠山村的村长就带着村民自己押了几个人过来。

  “靠山村村长——李富贵,拜见青天大老娘,回大老娘,草民带领村民搜查了整个杜家村,只在这些人家里搜到了赃物,大老娘,李二钱这些人做的是,草民是全然不知情阿。”

  杜青澜扫视一圈,握紧了拳头:“县长官人,还少了一样东西——石磨。”

  “石磨?是何物?”

  何之茗很早之前就知道杜家村石匠打造出了石磨,听说它可以更快的讲粮食变成面粉,本来打算待空闲了她亲自去看看,并在玉山县推广一番,所以至今不清楚它具体模样。

  杜青波:“回官人,石磨很重,且体型巨大,非七八个壮勇女子则抬不起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