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好女难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心疼

好女难为 庵安呐 2078 2019.11.19 17:04

  走到捂面拭泪的杜青波身侧,杜青羽同样拍了拍她的肩膀,“波姐,你经历过那场祸事,如今目光深远,一心向上,杜氏一族有你这个未来的族长,我们放心。”

  说完,杜青羽又笑到:“大姨,你身为族长,波姐身为未来族长,这么久来她的所做所为我们都看在眼里,福纸工坊的事宜大部分都是在她的打理下,稳稳妥妥。

  宫里的万嬷嬷来时,也能不卑不亢的教万嬷嬷福纸的相关流程,丝毫不见怯懦献媚姿态,却端正有礼待客有道,连万嬷嬷都安叹她稳重厚德,是大族一长之态。

  公正勇敢,稳重且深谋远虑,一个家族的壮大正需要有这样的掌舵者,您后继有人,该高兴才是。”

  这一番连环夸,夸的杜青波面色发红,心里的哀伤也被冲淡了,羞赫道:“羽妹——”

  杜守意和周围年纪大的族老们对视一眼,良久,叹了口气:“罢了,我们是老了,这杜家也该交到你们手上了。”

  杜青羽大惊,她夸杜青波并没有让杜守意让位的意思,杜守意谨慎又经验丰富,只是为了给杜家人安心而已,杜家的后续壮大绝对不能少了她。

  杜青波也面色一变:“娘,你说什么呢,你一点也不老,你还要带我们把族人从深山接回来呢。”

  杜青羽:“对啊,姨,小辈们要跟你学的多着呢,就这样放手不管,你放心吗?

  比如让孩子们竞争第一这回事,我如今是觉得你的顾虑有道理,咱们杜家是从深山里一步一步相互搀扶着活出来的,情分不是一般家族所能比拟的,是万万不能因竞争只顾伤了情义。

  所以还是得您在旁边看护着,万一我们弄砸了,还得您兜底不是?”

  族老们纷纷笑了:“你个臭小子,也太小看杜家之间的情义了,岂能因你这个小小的考验就变了人心?”

  杜青羽佯装叹息:“是极,是极,是青羽愚昧了。”

  “哈哈哈——”

  这下,大树下环绕的悲伤氛围总算是冲散了。

  杜青波:“小辈还有一条建议——咱们杜家往事,尤其是在深入大山,在深山相守相助那一段不若写入族谱,而且还要教于后代,祖祖辈辈传诵下去,以教杜家子孙永远铭记祖先当日守望之德,以此规劝杜家族人相守相助,用不离心。”

  “好!”

  杜青羽第一个拍手叫好,她是站在几千年历史的背景下,知道这是个绝好的注意,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家庭小族,若想要真正的发展壮大,凝聚力、荣誉感、归属心那都是缺一不可的,而这些都需要一个纽带,历史的纽带。

  一个国家有了悠远的历史来历,这个民族的人就有了认同感,民族自豪感。一个家族也是如此,细数历史长,那些流传千古的世家大族,比如王谢之家,出在这样家族的子弟,哪个不为自己的家族骄傲。

  杜守意则是站在当下的角度,考量虽不及杜青羽远,却足够现实。放眼长观,数得上名号的名门望族,哪个家族没有族规族谱,哪个家族又没有数得上来的典故和传说,而这些,她杜家都有了,她杜家不兴,老天都看不过去。

  “好!好!这是兴旺之兆哇!”

  此后,杜家的孩子们发现这个世界变了。

  夫子说,经族老极族人们的一致决定,杜家族学,每半月都要一小考,每整月都要一大考,用以考察他们的水平。

  族长为此还特意去族学安慰了他们一番,她是绝对相信他们是用心学习了的,此举的用意只是通过良性竞争,培养出更加出色荟萃的人来。

  起先,族长说每次考试第成绩第一者可得十钱,第二九钱,依次类推,前十名都有奖励。有奖必有惩,后十名则要牺牲沐休日,任长辈差遣。

  十钱?他们要钱做什么?他们毫无兴趣的好吗?

  直到杜青雨站出来说前十名奖励麦芽糖,后十名在一边看着别人吃麦芽糖后,他们炸锅了,太毒了!

  杜守意看着孩子们绕有兴致的讨论着麦芽糖的奖励,对她所提的铜钱丝毫不感兴趣,斜睨了杜青羽一眼,摇摇头,都是这个混女子带歪了孩子们,叹口气,挫败的出了族学。

  何蕴之翘起嘴角,宽慰道:“杜族长莫要担心,孩子们年纪还小,不知银钱之重也很正常,待他们年纪大了,让他们自己打理所得财务,到那时他们自己便会思考如何运用手中资本。”

  杜守意闻言点点头,叹道:“何夫子智慧,一眼便知我心忧,不像青羽这小女,就会气人。你这般人物,在家里想必定是家主倚重的,如今却困顿在杜家村,是我们连累了你阿。”

  何蕴之指尖微动,拱手道:“杜姨这是折煞了蕴之,蕴之病弱之身,前途渺茫,不知何时便——如今能寻得这么一处山水秀丽、民风淳朴之地得以养生,也是蕴之的幸运,也幸而在这里修养,蕴之很少再受病痛折磨,该蕴之拜谢杜家上下才是。”

  “唉!蕴之,你如此人才——孩子们若是不听话了,尽管告与我,我亲自教育他们,你要注意身子,切莫过于操劳。”

  “杜姨放心,孩子们聪明乖巧,很是省心,累不着我的。”

  杜青羽跟在后面百无聊赖,她想快点回去,果子酒从酿制到今天已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到了开坛的时候了……

  “……青羽如今也是忙完了,也该让她继续回来读书了,耽误了来年的春考就不好了。”

  青羽?在说她!

  杜青羽猛然回神,看着正在说话的人,不,她不想这么快春考,县试一年春秋两次,怎么说也要等到秋考,万一靠的比原身还不如,她没脸了。

  杜守意闻言老脸红了,心虚的很,不敢抬眼看何蕴之,以青羽的性子,今后杜家青羽不能在科举上出彩、不得为官,那是他们一致决定了的。

  想起圣旨所言,杜青羽一日不成材,何蕴之一日不得归京,这“成材”在圣上眼里到底是何标准?

  唉,终究是他们杜家误了何蕴之这孩子,害得她有家不能归,背井离乡,杜家还是要再精心照料些这孩子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