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怎一个情字了得

怎一个情字了得

言平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6.03.23上架
  • 0.54

    完本(字)

2960位书友共同开启《怎一个情字了得》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怎一个情字了得

怎一个情字了得 言平 5364 2006.03.23 08:31

    楔子

  小丁不小,今年怎么也有四十开外了。但人们还是叫她小丁,一是因为习惯,再一个也显得亲切。小丁人娇小,貌不出众,混进人群就很难再将她找出来。去年下半年,小丁和丈夫老潘一起在临河里开了家幼儿园,是接别人的“盘子”。

  开幼儿园之前,小丁凭着娇小的外形,开朗的性格远远看去还有如个大姑娘,而老潘,一米七五的个儿,一百六十斤的份量,走起路来虎虎生威——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儿!然而半年后,再见小丁和老潘,已另有一番况味。小丁的眼角半年内爬满皱纹,外表一下子符合了她的岁数。小丁笑侃这么多年都白活了,人们总是猜不对她的岁数,如今不用猜就说得极准,有时还会比实际长出几岁。一脸笑的的小丁,低眸间还是没掩住一丝酸涩。老潘就更甭提了,整个“缩”了一小圈,用他的话说是“生生”掉了三十斤,如今老潘的背影也有些落漠。老潘和小丁讲这全是办幼儿园累的。

  在很多初识人的眼里,老潘与小丁不惹眼,平凡得很。然而细梳他们走过的路,你会发现这一份“平凡”的背后有许多滋味……

  年少但不“轻狂”的岁月

  老潘五十年代末生人,小丁则是六十年代初,俩人差不了几岁。但小丁是哈尔滨人,老潘家海宁县是距哈尔滨很远的一个小县,从属地上讲,俩人很难有机会走到一起。但他们赶上了“*”,那时有一说,叫“上山下乡”,小丁虽然学知识的机会少,但这个机会却没有拉下她。通过这次下乡,小丁开启了人生的大门。

  小丁生长在一个知识份子家庭,从小爱好曲艺,虽唱不好歌,但熟通各种乐器,掌握的程度堪称行家里手。下乡没两天,小丁就被当地的小学校吸收为音乐教师,到一个很大的、有十几个人同时工作的办公室办公。小丁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位体育老师,他姓潘。

  小丁和老潘的故事并没有顺理成章的开始,相反,他们相对而坐,四、五年间没认真的讲过一句话。这在当代有些不可理喻,而在那个年代,那种文化和舆论氛围,或许人们会评价这一对年轻人很守“本份”。小丁和老潘第一次认真的谈话,是老潘要给小丁“介绍对象”。

  这里还得夹叙一句,那时的小丁明朗、简单,而且衣着“时尚”。现在小丁回想那时的穿着,无非是束个腰、整裤形之类。但在那个一片“蓝、灰”之地,白裙飘扬的小丁简直让人瞪掉眼珠。校长为此没少批过小丁,甚至数次在大会上不点名的批评。但小丁有股子拗劲,哭过几鼻子照穿不误。因为小丁平日里为人正派,从未惹过半句风言风语,校长拿她也没招。但独特的小丁在年青的时候却享受不了安宁的。总有这个或那个喜欢她的人通过她熟识的人来“骚扰”她。对这样的人,小丁一概不理。但有一个缠得紧的,他同时发动了好几个人做小丁的“思想工作”,其中一个就是小丁对面的潘老师。

  接到这样的“任务”,老潘没怎么当回事。说实话,按他当时的标准,对面坐的小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当然和他自身的条件有关:那时的老潘不寂寞,基本算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吧。因为老潘人长得帅,性格好,和谁都处得来,哥们朋友很多,而且家境不错。这就难怪在那个闭塞的年代,会有姑娘变着法儿来看他了。

  老潘要给人“说合”了,这得怨他自己,朋友忒多,讲义气的老潘难免偶尔要做些自己不太情愿的事。老潘一张口,小丁先是诧异,继而失笑,因为在她眼里,老潘一向是一本正经难接触的,如今也给人当起“媒婆”来了,跟他平日里的形象相比,实在有些滑稽!因为小丁觉得和人家不合适,就婉言谢绝了老潘。在这个回合里,小丁充分展现出她有教养、尊重人的一面,这让“卷”了“面子”的老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不由自主的对小丁产生一丝好感。

  老潘当小丁的“媒婆”有些收不住了。因为人们觉得他俩坐对桌,关系一定不赖,能说上话。几次替不同的人说合而未果之后,老潘私底下有点犯嘀咕,也开始在不知不觉间注意起了小丁。直到有一天,老潘与别队比赛完篮球,鬼使神差四处找小丁。当时小丁正在水池边洗衣服,老潘直冲过去,开门见山就一句:“晚上找你有事!”老潘很冒失,小丁却不知怎的,心跳得特别历害,脚脖子发软,扶墙半天才醒过味来,再看老潘时,人已经走远了。

  老潘和小丁开始恋爱了。

  那是一段甜蜜的日子,在老潘和小丁眼里,那一阵子的天蓝得纯粹,水清得透澈,连鸟的叫声都宛如一段动人的乐曲……但他俩的恋爱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尤其潘家,疼爱幼子的潘母几乎愤怒了.在老人家守旧的思想里,小儿子的媳妇不该是小巧玲珑型的,怎么的也该结实、耐劳些。但小丁和老潘没管这些。对待感情,他们的想法很单纯:即然选择了对方,就不轻易放弃。但没多久,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动摇了老潘的立场。

  小丁原本就是“下乡”到老潘家所在地海宁县的,跟当地青年相恋,意味着将来可能要在这里“扎根”,这是丁家父母不愿看到的结果。他们开始想办法。于是一张返城通知单摆在了小丁面前。面对这张纸,小丁有点懵,“返城”、有个正式工作,是多少下乡知青渴望的事呀!老潘当然也看到了这张通知单。这时,小丁和老潘恋爱已经一年多了,连手都没拉过一次。按现代人的标准,根本没任何“责任”可负。闷了半天,老潘吐出一句:“回去吧,别因为我耽误了你。”话音还没落地,就扭头瞅着如血的残阳,小丁不知道,此时老潘的眼睛跟夕阳一样红。这句简单而实在的话,彻底打动了小丁,望着老潘镶嵌金光的侧影,小丁撕了那张返城通知单,因为她怕离开老潘,她再也找不到对自己这么好的人了。

  小丁和老潘结婚了。

  婚后坎坷路

  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呱呱落地,小家伙乖巧,十分招人疼爱。小丁和老潘每天幸福的忙碌着,日子就在这平实中如水般滑去。

  一次老潘刚上完体育课,就有电话找他。一接是位在县教委工作的老朋友,对方没顾上寒喧,开口就一声报喜。原来小丁自打到当地任教音乐后,工作干得十分出色,县里回回参加市里文艺会演,小丁回回是其中骨干,每次还都能抱回奖来。久而久之,人们对小丁的印象就深了。前不久,从市里下发一个音乐学院考生名额,县教委一研究,小丁是最合适的人选。老潘朋友得到准信后,赶紧给老朋友道喜。然而老潘一听这话不但没喜,反而急了,一再请求老友说什么也要帮忙把这个名额让给别人,因为老潘心疼孩子。对方没办法,碍于老友的面子,勉为其难应承了。但事情却没按老潘所愿意的方向发展。事情刚过没两天,这位老友来老潘家吃酒,看见小丁灶前屋后的忙活,不自禁叹了一句:“好好一个人才,可惜了哇!”小丁一听话里有话,放下饭勺要问个究竟。这位仁兄架不住追问,只好一五一十将事情原委抖了个清楚。没想到这事儿正应了小丁的心事,小丁出身书香人家,哥哥姐姐都上过大学,偏她没有,多年来一直引此为憾。一听有这机会,小丁当仁不让,掷地有声:“我要这个名额。”老友为难,扭头直看老潘,老潘没言声,只“兹”的一声呷了口酒。

  第二天,准考证明放在了小丁手上。而这时,小丁的孩子还不到百天,小丁舍不得给孩子断奶,怎么办?老潘大手一挥——“全家进城!”

  那时候,正赶上学生放假,列车上是人挨人、人挤人,卧铺一般人买不到。小丁和老潘抱着孩子站在人群里,自己都感觉呼吸困难,再一见孩子脸红得不正,小丁一跺脚,直接去找车长。结果,小丁和孩子在车长办公室度过了那难挨的一宿。

  考完试回来,小丁继续在家休产假,日子又恢复了平静。一天,老潘刚上班,同事递给他一封信,打开一抖,里面掉出一张录取通知书,是小丁的。一上午,老潘在办公桌前没动地方,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

  直到距通知到校期限的最后一天,老潘中午下班回家。见饭菜已摆上桌,妻子和女儿玩得正欢。见此情景,老潘不由心头一酸,将信封递给妻子后,老潘一头倒在床上,闭上眼什么也不说。小丁莫名其妙,看清内容后不由大笑大叫:“太好了!我被录取了!”一转身看见孩子不禁又大哭起来。四个月大的孩子什么也不知道,兀自在床上玩得正欢。老潘这时一个纵身从床上跃起,虎着脸扔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扭头走出家门。

  小丁抱孩子先去了婆婆家,刚讲一句:“妈,我考上了。你帮我带孩子行吗?”话尾还含在嘴里,婆婆怒斥一声:“胡闹!”手点到她脸上,披头盖脸一顿狠损。老人立场鲜明,孩子坚决不给带。小丁哭着抱孩子走出婆婆家门。执拗的她并没有因此放弃机会,她决定抱孩子上自己妈家。结果火车上巧遇亲姐。姐姐听了原委后,讲:“妈身体不好,怎么能带?还是把孩子给我吧。”就这样,小丁给孩子找了个稳妥的落脚地儿,开始自己的求学生涯。但她没想到和孩子这一分就是六年时间,六年内她上专科,读本科。孩子六岁那年,她回家,孩子死活不肯叫她“妈”,每天一声一口“阿姨”叫着。见了大姨反而直扑过去,抱着大腿直喊“妈”。就连孩子的表姐,也这样对妈妈讲:“我知道妹妹是我的亲妹妹,你是怕罚款,让人说你超生,才把妹妹过继给我小姨的是吧?”为这些,小丁可没少落泪。

  小丁的求学路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那时,她每月能领到16元补助。这笔钱,小丁一要支付自己的吃喝,另一个就是尽量多省出几块,好给孩子多买袋奶粉。上专科那两年,小丁在学校的伙食清一色馍头咸菜,以至她回家后根本不敢吃菜,一吃就闹肚子,那时的肠胃已容不了半点油腥。

  离开母亲的孩子每四天需要一袋奶粉,每袋二元多。老潘那时一月能挣也就那有数的三十来元,得自己吃、给孩子买奶粉,还得尽量给媳妇省点邮去。而且,因为特别想孩子,每个星期六老潘都会忍不住坐上火车到大姨子家看女儿,无形中又增加一笔开支。那种苦,用老潘的话讲:“真恨不得当乞丐!”终于,老潘辞去教师职务,到一家工厂当副厂长,工资一下子涨到了一百三十来元。

  两年后,小丁毕业了。偏她好胜,又去报考了本科,结果考上了——一家人的苦日子还得继续。小丁有个信念,她认为提高自己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事已到此,深爱妻子的老潘也就只有支持下去。孩子三岁那年,老潘实在忍受不了对孩子的思念,到大姨子家,把孩子一包一裹,抱回了家,从此当起“单身”爸爸。

  白天,老潘上班,孩子去幼儿园;晚上,下班的老潘回家做完饭后,就给孩子洗衣服,边洗边跟孩子唠嗑,孩子说着说着往往就睡着了。爱热闹的老潘这时就哪儿也不敢去,赶紧脱衣进被窝。说不想媳妇,那是假的,多少个深夜,哭闹的孩子把老潘弄得手足无措,最终落下泪来,多少次看着别人家孩子在妈妈怀里撒娇,老潘能做的就是搂紧自己的孩子快步走开。。。。。。但厚道的老潘没怨过自己媳妇,他总觉得谁都有权利追求,不能因为女人嫁人了,就剥夺她们的权利。

  独自看守孩子的日子,老潘为小丁持续了三年。而在媳妇离开家六年时间里,老丁没动过一回歪心思。那时的老潘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供媳妇读完书,把孩子抚养大。对媳妇,老潘很少讲热辣的话,但他朴素而深沉的表达,更具魅力,也更能从根本上感动别人。

  三年后,小丁回来了,这次不是回家过假期,学成回家的小丁终于可以按自己的心愿开启全家人的新生活了。

  苦尽甘未来

  事情在刚开始的确是按小丁所期望的那样发展的。

  学成的小丁一入校门,校长就推荐她到A城一家私立学校教音乐。每月工资1500元,当时国家正式职工工资不过三、四百元。这诱惑太大了!小丁决定先去看个究竟。一到那儿,人家就告诉她每星期只需上两天课,月工资是1500元。其余时间做什么,学校不干涉。了解清楚后,小丁二话没说,回家与老潘一合计,全家再度“进城”,直达A城。在这里构筑他们的美好生活。

  小丁到A城后,没用多久就在当地的音乐界崭露头角。因她深厚的乐器功底,当时有二家国营学校明确表示愿意接收她为正式教师。但小丁心“野”了,国营单位每月几百元工资,还得靠“死点”,没自由的工作对她已不构成吸引力。她觉得私立办学的灵活方式,会给她更大的发展空间。

  小丁的想法没错,这一点在她教学的同时又办几个音乐补习班这一事实上得到充分证明。那时,每月往家拿回六千左右元钱,对小丁来讲不是什么难事,生活一下子富裕了。两口子对越来越多的钱不知道花到哪,经常是随手往床下一塞,谁用谁拿。

  小丁和老潘的朋友也逐渐多起来,这里有家乡故人,有老同学,还有不少新结识的朋友,人们越来越愿意上老潘家“聚堆”。

  小丁在私立学校一干就是八年,在这所学校像她这么长工龄的只有她一个。八年后,小丁想自己干点啥,发现有些力不从心。究其原因,才意识到几年来家里借出的钱太多,还回来的很少。借钱的人中,有用他们俩口子的钱买车的,有置办实业的,更多的是零零散散不知花往哪里的,小丁和老潘面子矮,总不好意思开口让人家还,对方也就拖着。

  后记

  老潘和小丁最终还是开了一家幼儿园,为几十位孩子忙着。每天早上七点孩子送来以后,俩口子的心就会“悬”着,生怕有一点闪失,直到傍晚家长将孩子接回去,这提溜着的心才会放下来。有时还得跟一些挑剔的家长陪着小心。这种生活他们似乎已经习惯并安于其中,但熟悉、了解这俩口子的人还是会在这种忙碌中品到那么一点不同的,比如刚刚老潘的一声叹息,小丁似不经意间的眼圈一红。人们不仅要说:这俩口子过去也着实“辉煌”过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