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驱神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大师大师!

驱神令 披瓜皮的橘喵 1 23 24942021.08.07 11:16

  台上还在争取最后两个挑战赛名额,到最后竟然不是追逐,而是各个选手互相打斗。

  好在他们有荔梓和小霸王这前车之鉴,并没有大打出手,收着力推开阻碍一下便可。

  于是台上此刻呈现出来的是极为奇怪的乱斗赛。

  不是以打为目的,而是互相阻扰推搡。

  过了好会儿名额才落下。

  “挑战赛规则,我在此说明一下。”尉迟威站在台上,宣读有关于挑战赛的事例。比较关键的有……

  “前八依次上台,每位需要站台半个时辰,接受下方选手挑战,胜者留下,败者下台。”

  “无论是前八还是十六名挑战者,都可以向前八中的人挑战。但是不可挑战名次落后于自己的选手。”

  “属于该排名的限时结束,则该场名次结束,由胜者接受名次。”

  “当然,如果向前挑战成功,该挑战者继承该名次,丢失的名次由前胜者继承。”

  席位上,荔梓眼睛越来越明亮,若是晚上,估计可以当手电筒。

  “这个规则,太好了!”他心中狂呼,栗子在神罗天内一样兴奋。

  “唉,不对啊。打架好像是我负责的……”

  栗子脸一黑,不过想想那些晶核,好像还是蛮值的,这才稍稍缓和一点。

  “把前八打下来,守住擂台,最后再叫那人上台,直接认输,他就是前八了,而且稳的一批!这钱,稳了!”

  “唉?”荔梓正兴奋呢,忽然瞥见凌采薇那含笑的目光。

  “小栗子,你不老实啊——”荔梓心想。他可对凌采薇没什么兴趣。

  先前看她觉得挺像准师娘秋枫芸的,现在嘛……一个是女将士,那是飒爽。这个凌姐姐就不一样了,虽然有类似的锐气,但是她就纯粹是个怪人模样,而且他也感受到对方的战意。

  估计就是个武痴……温姐姐大概就是专门负责照顾她的。

  说不定温巧儿的战力就是给她打出来的……

  所以你对她有什么兴趣?

  “兴趣大大的有!”栗子兴奋起来,边搓手边踱步:“估摸着是看上你了,想和你打一场。这种妞啊,我可告诉你,得把她……”

  “我才十六!”

  栗子小声嘀咕:“看你老泡妞,你说你小,不想泡?那你干嘛天天姐姐地叫唤?”

  荔梓额头青筋暴起,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怒气,找到找他买第八的人。“待会我把第八打下来,最后几分钟的时候呢上来挑战,最好是最后一秒来打。”

  “啊?哦哦。”那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满口答应。

  “我到大师哪里买了个第八,大师帮我搞个第八名过来?嗯……有什么深意呢?”

  “唉,大师和你说啥?”旁边是个买了第七的人。刚刚说话的时候荔梓是屏蔽了其他人,所以他没听见。

  “懂了,大师这样做是附赠的服务啊。”

  “啊?什么意思?”

  “帮你搞个名气啊,武斗大会第八名,多强?名望高不高,到时候注意到你的妹子不就多了,找起来不就容易了?越前面越容易找啊。大师真是用心良苦!”

  “好像是这个道理!”

  ……

  挑战赛,开始了!

  第八名上台。

  七百九十九号,温巧儿。

  看见温巧儿,荔梓脸皮狠狠抖了抖。他这些天没怎么关注过前八到底是哪些人。

  虽然在看见巧儿姐在选手席的时候惊讶了一下,想到会遇见对方。可这,第一把就得遇上她了……

  算了算了,等其他人把她打下来,我再上去吧。

  半刻钟,一刻钟,一个半刻钟……

  荔梓冷汗直冒,其他十五挑战者全都默然,冷冷看着。只有一个家伙时不时看向荔梓。

  是那个买了第八的人。

  他心中疑惑:“大师怎么还不出手?哦~第八是大师的相好,不好出手,在等其他人出手。但是其他人因为这个是凌府的人,所以轻易不敢动手。毕竟第八而已,不是很热门。”

  不过他越是分析,越是慌乱。

  “若是大师碍于情面,始终没有出手,那我岂不是……”

  “不对!第八而已,我可以自己解决!”

  想着,他就要上台。

  忽然,一道人影先他一步上台。

  正是荔梓。

  实在是没有办法,虽然可以继续拖着,但是……

  “我认输。”不料,温巧儿淡然地说道,转身便下了台。不过脸色不是很好。

  “这家伙,我还以为他要和前面的人打,居然敢挑战姐姐,真是……不过也罢,这样子也好,能保下他的安危。”

  作为詹丘大家族的,又是个聪慧之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荔梓现在的处境呢?

  “不过我只能靠小姐的侍女这一身份去皇都了……”

  荔梓一愣,见巧儿姐神色不大好,却也没有多想。

  “呆子。”

  第八犹疑,现在还没有到最后一刻,按照大师所说,要他最后一刻再上台。

  “小公子?我来会一会你。”见荔梓不战而胜,一名精壮的蓝衣男子上台,嗤笑道:“凭女人算是什么本事,和我打一架啊。”

  上台三秒后,可视为比赛开始。

  荔梓微微一笑:“该你了。”

  三秒已过,对方大喝:“记住击败你的人——福卫山!”

  气势全爆。

  赫然是个通灵九重的高手。

  荔梓,哦不,栗子邪魅一笑,低语:“陪他玩玩,最后了再打败他。”

  这福卫山显然是个战技流派的家伙,拿了把大刀便瞬到他眼前。

  战技流,是近战类。

  近距离是战技流的领域!

  战技流还有个名称——杀人技!

  拿上兵器,近上身前,没有一招是不为流血而出!

  这,也就是大会规定不能自带灵兵的原因之一。战技流,太危险,说不定反应一慢,选手就死了。

  只听当,当,当的响个不停,二人的兵器碰撞,脉力喷薄,火花四溅。

  荔梓这回可算是拿了把稍好的兵器——戟,重戟。

  这重戟是真的沉重,但对于荔梓是刚刚好,配的上他的天生神力,甚至觉得稍微轻了些。

  不过,对方是把大长刀,比重戟短多了。

  按理来说耍刀的是重力道,所以有时候就比较慢。可是对方刀刀都是极快,就好像是在耍剑一般。

  刀固有印象就是力量感,所以觉得慢。

  剑的样子则是轻灵,眼花缭乱,剑影不歇。

  戟就不用说了,更何况荔梓拿的是重戟。

  栗子只能堪堪挡下这福卫山的刀招。

  “你的刀没有什么力气啊。”

  哪怕是落入下风,栗子也是轻笑,手中重戟挥动,挡下一招又一招。

  “呵,是该结束了。”

  霍然,他的刀越发迅猛,如急雨般落下,又好像他忽然间长出千条手臂,各自掌刀,乱刀劈下。

  不得不逼着栗子后退。

  退下台子,便意味着输了。

  “你选的什么玩意儿?”

  神罗天内。

  荔梓瞪大眼睛,听见某人的怒啸,旋即乐道:“我还以为你无敌了,原来还有你不会的鸭。”

  “他要是正经的刀法,我用戟必然败他!谁知道这刀法砍瓜呢!砍瓜也没得这样的!”

  栗子连连后退,巧妙的是他后退的步法不是直直后退,而是个弧形。

  如果可以,他应当是会转起圈来。

  “他丫的,过了啊。”

  栗子瞄一眼沙漏,大概还有半刻钟。

  好死不死,他又瞅见那个买第八的担忧的眼神。

  你一个大男人用这种眼神看我?

  帮倒忙吗你?

  嘭——

  一道只有荔梓和栗子可以听见的声音在其体内响起。

  “终于……突破了。”栗子缓缓吐了口气,看向福卫山。

  “你,打够没有?”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