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罪锋镇魔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7章 天机其九

罪锋镇魔行 昆仑怨 2600 2019.06.06 22:00

  自打走出地藏浮屠,从未像此刻这般杀意炽燃,霄霆觑准天机魔王头颈之间并无金甲遮挡,怒喝声中刀如灭天狱龙,出于九幽冥府,带着无边煞气劈斩而来。

  天机魔王识得厉害,掌中忽然多出一对金刚杵,杵身之上满铸密宗铭文,又镶嵌红绿宝石。两端五股合成十波罗蜜,中有怒、笑、骂三佛头,广具威猛法力。

  天机魔王双杵一交,恰似半空中响起一个炸雷,登时震得人心神剧颤,尽显须弥帝释之威。

  霄霆强抑满心烦恶,镇魔长刀堪堪劈中双杵中央,激起一阵铿锵巨鸣。而天机魔王身躯傲挺,竟是半步未退。

  起手一招势均力敌,双方更不多做试探,霄霆已经恨绝了天机魔王,刀锋纵横间尽展平生所学,招招不离对方头颈要害。

  天机魔王则沉着以对,双杵交加严守门户,往往觑机反攻都满蕴金刚断业之力。

  不觉间三十招拼过,霄霆虽然攻势锋锐无匹,却难破天机魔王金甲屏障,正是处处掣肘,纵然占尽上风也伤不得对方分毫。他胸中更加愤怒难当,血红的双眼也瞪如铜铃一般,早非天佛之力所持法相。

  天机魔王冷眼旁观,心中自有盘算,趁机又嘲讽道:“你可知为何伤不了我?不是因为涤罪天器不够锋利,而是因为你凡心入魔。自古佛魔不两立,你早与涤罪天器离心离德,又怎能发挥它之威力?”

  霄霆倏忽想起先前在墓室中镇魔长刀的悲鸣,不由得心头猛震,天机魔王则愈显轻藐的道:“如今我手持密宗传世法器,你却一身恶业昭彰,你我两人究竟谁才是魔、谁又是佛,你可还能分得清楚?”

  霄霆脑海中一阵昏乱,再听那金刚杵声声雷鸣,霎那间只觉头疼欲裂,忍不住纵声狂吼,刀法也逐渐变得散乱无章。

  天机魔王暗中冷笑,蓦地聚起全身功力,双杵轮转连环交击,中间竟不留半丝空隙。

  霄霆被迫横刀格挡,登时只听一串铿锵爆响,镇魔长刀连遭轰击,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

  天机魔王更不容情,双杵倏成钳绞之势,猛的夹住镇魔长刀,霄霆本能的用力一夺,天机魔王则顺势上下一错。

  镇魔长刀之上传来一阵令人心悸的尖锐嘶鸣,紧接着竟然喀嚓一声,当场齐中断为两截!

  霄霆再没想到师门恩赐的涤罪天器会就此损毁,惊骇、忿怒、痛惜、愧悔等诸般情绪同袭心头,霎时神为之夺。

  天机魔王趁势抢攻,双杵堪堪正中霄霆双肩,霄霆只觉一股大力轰至,身形被冲得离地而起,半空中一口怒血飞溅,直飙出三尺开外!

  啪的一声狠狠砸在地上,手里余下的半截镇魔长刀也当场磕飞,霄霆全身筋骨都好像被摔散,肩头尤其剧痛攻心,连臂膀都抬不起来。

  天机魔王缓步走近,哂笑间淡淡的道:“涤罪天器已毁,你的天命也到此为止,还有什么遗言吗?”

  霄霆兀自不敢相信,目光散乱中喃喃自语道:“怎会……怎会如此?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天机魔王摇了摇头,俨似怜悯的道:“‘佛魔互易,命运轮转,天器必毁,神教千秋’——如今命运的轮盘已经被拨动,本教的千秋大业不会再被你斩断,‘神意’一番辛苦擘画,也算功德圆满了。”

  霄霆忆起当日在孟津渡的经历,心中不由得一阵激痛,片刻方喑哑的道:“那婴儿的性命的确无法挽回,但即便涤罪天器出现瑕疵,凭你又怎能毁得了它?”

  天机魔王悠悠的道:“忘记这一路上的经历了吗?你虽然屡次侥幸过关,最终逃得一条性命,但涤罪天器先后遭遇金击、水浸、木腐、火炙、土销,尤其褪尽质朴恢复本来面目,已经注定刚则易折。”

  眼见霄霆目瞪口呆,他索性又冷哂道:“及至方才一战,你被七情六欲蒙蔽,深陷怨恨之中不能自拔,如此又怎还能驱动涤罪天器?”

  霄霆被他问得哑口无言,而天机魔王说罢一番原委,似乎也颇觉舒畅,蓦地神情一肃,金刚杵指向霄霆头顶,玉振金声的道:“看吧!——现在我才是佛,而你是罪孽深重的魔,还要再垂死挣扎吗?”

  霄霆身躯剧颤,片刻方手肘撑地艰难爬起,此刻他全身衣履破碎脏污,又兼血迹遍布,长发散乱披下,面容苍白如地狱饿鬼,再无半分先前的庄严浩然之姿。

  天机魔王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道:“怎么?你还想跟我斗?”

  霄霆目光冷冽,沉缓的道:“你说得不错,你现在是佛,而我是魔,但那又如何?”

  天机魔王微微一滞,随即淡笑道:“佛法降魔,天经地义,你今日注定丧命于此,这便是结局。”

  霄霆摇了摇头,冷冷的道:“佛魔互易,命运轮转,天器虽毁,汝教必亡——纵我成魔,此心不渝。”

  眼前之人摇摇欲倒,分明已经不堪一击,但他身上那一派前所未见的凛冽之气,却让天机魔王禁不住心底生寒,顿了顿方哂然道:“如此夸口,自信何来?”

  霄霆垂手而立,一字一顿的道:“若有胆量,何妨一试?”

  天机魔王心生犹疑,但转念间又自嘲不已,当下微颔首道:“勇气可嘉,那我便送你最后一程。”

  话音方落,早见天机魔王闪身欺近,双杵势如雷霆震怒,带着刺耳嗡鸣奔袭而来,不及霎眼间只听噗的一声,已同时戳进霄霆的胸膛!

  最后一点犹疑也瞬间烟消云散,天机魔王嘴角正漾起一丝笑纹——此时却倏见霄霆抬起双臂,两手成爪中间一合,恰似一把铁钳合拢,紧紧掐住了他的咽喉。

  天机魔王顿觉呼吸困难,百忙中掌下再施雄力,金刚杵竟是透体而过,自霄霆背后破出两个血洞!

  鲜血狂涌之中,霄霆却似毫无所觉,双手反而越掐越紧,脸上神情也一派淡漠,更透出一种绝顶冷煞。

  咽喉要害被制,即便有天大的本领也施展不出,天机魔王一张脸憋得通红,勉强提起膝盖猛撞霄霆小腹。

  然而霄霆依旧不加理会,好像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不属于他似的,任何痛楚都已经与他毫无关系。

  天机魔王开始双眼翻白,四肢不由自主的抽动起来,舌头也伸出老长。

  霄霆左手掐住他的咽喉,右手握拳轰然击落,正中他左边肩胛。

  这一拳中蕴含的怒火实非笔墨可以形容,霎时只听喀喇一声,连金甲都无法阻止拳劲,天机魔王立刻骨断筋折,口中也发出一声痛嘶。

  霄霆并不迟疑,又是一拳猛击在天机魔王右肩,天机魔王两肩齐废,剧痛之下竟而当场晕死过去。

  霄霆全无收手之意,拳风呼啸中狠狠打在天机魔王的胸膛、小腹、两胯、双腿,直把他全身捣毁如糜。

  天机魔王真正痛得死去活来,口中也鲜血狂喷,最终随着霄霆放开左手,他也似风中落叶般颓然软倒,再难动弹分毫。

  眼中尽是不甘之意,只听天机魔王嘶哑的声音道:“你……怎可能……不可能!”

  霄霆冷冷的看着他,分明轻蔑的道:“这句话我方才也曾说过,但结局注定你败我胜,你既然非要我成魔,便该有与魔共舞的觉悟。”

  天机魔王感受他气质的变化,不禁苦笑道:“是了……我和‘神意’处心积虑将你栽培成魔,最终却是作法自毙,看来果真天命难违。但你如今已无涤罪天器,即便上了残风之巅,又如何击败教主?”

  霄霆神色渐冷,右手五指缓缓合拢,口中森然道:“以佛克魔既成痴妄,那便唯有以魔克魔,此生我已别无所求,唯与他共赴无间。”

举报

作者感言

昆仑怨

昆仑怨

为了看起来更齐整,统一调整了章节名称,书架删除再重新加入即可更新。

2019-06-06 22:00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