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罗剑天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噩梦

罗剑天香 浪子文君_ 2726 2005.07.08 12:44

    “啊——!”我睁开了双眼,已经是清晨了。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原来又做噩梦了,不知道为什么连续一个多礼拜都做同样的噩梦,而且是那样的真实。想着刚才梦里自爆的感觉..呵呵..亏了是

  个梦..可能是因为最近玄远小说看多了吧..不过好真实的梦啊..

  闹钟适时响起,又到了该上学的时间了。自从上个礼拜和班主任大吵了一架后,赌气一个礼拜没去学校。不知今天去会有什么后果,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教室...

  “嗨!大家早上好!”我装作没事人样的打招呼。嘿,没人鸟我。这一定又是那个老张的阴招。早知道他看我不顺眼了,整天在班里说他儿子怎么怎么好..考了什么狗屁大学..也不看看他那是什

  么德行..就看他教书的样子..也不可能教导出多好的孩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肯定是因为没权利开除我,就让所有的人孤立我,好让我自动转学。学生嘛...有几个跟我似的摆明车马炮,跟他

  对着干..想让我走?哼,我才不会让你如愿。我故意大刺刺地走到座位旁狠狠的一屁股坐下,开始自顾自地做起事来。

  ‘陈飞..你上周干吗去了?‘我的好友兼死党郭斌走了过来.冲着我大惊小怪的咋呼着:你还真敢来啊.小心点张猪巴可一直憋着火等你呢....‘

  ‘没事..在我舅舅家混了一周...嘿嘿...上次我摔门走了后..张猪巴都说啥了?.....‘上周1时做全班扫除..他把我自己按一个组..又要扫教师...擦玻璃..摆桌子...拖地..刷黑板..全班的活让我

  一个人包了..还美其名曰.这可是你锻炼身体的好机会....我一气之下..甩门就走...从那后一周没来过....

  ‘陈飞!你一周没来上课干什么去了?!?‘老张(全名张自力)冷着脸看着我嘴角还挂着一丝阴险的笑容.嘿嘿...看你小子这次怎么跑..没个正当理由..这个处分你就背定了!

  ‘我发烧了....前两天刚好..这是我的假条‘说着.我从书包里拿出了早就让舅舅给准备好的病假证明.顺手拿给了他..开玩笑..没点东西..我敢这么来学校吗?这不是明摆着给他拿我的理由

  吗..我挂着一脸虚假的笑容.:张老师..不好意思哈.让您担心了..您放心..我会把上周拉下的功课补齐的.绝对不会拖班级的后腿...您给我画下重点好让我能给自己补补课程啊‘强忍着一拳打在他

  那张猪巴脸的冲动.拿出物理书来递给了他..

  ‘行...那你放学来我办公室吧...现在你先回座位..同学们上课!‘说着他走上了讲台...我回到了自己的作为上..郭斌冲我比了个强悍的手势...

  一天就在这么懵懂中.混了过来..随着下课时间的到来,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只见同桌张扬心不在焉的把所有东西塞进包包里,然后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慌张地四处张望。我已经观察她一

  整天了,从上第一节课开始,她就一直精神恍惚,不停地看着时间,用颤抖的眼神注视着周遭的一切,好象有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困绕着她,就像一个将死的人已经预见到自己何时死亡一样。突

  然,她神经质地抓起包包逃难般冲出学校..我也赶快跟了出去。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今天的黄昏好象特别的短暂,很快就被夜色所替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跟到哪里了,张扬还是一直走,一直走,好象这样就可以逃出恐怖的阴影。我追上去拍了一下

  她的肩膀。

  “喂,张扬,你要去哪里啊?我已经跟你一天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张扬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往前走。借着微弱的月光,我有些生气的朝她望去。

  啊——!那根本不是一张正常的脸!呆滞的眼神隐约中泛着紫光,整个五官扭曲的挤作一团,脸色铁青,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了,好象一个被人操控的傀儡仍然一直往前走。我压抑着内心的恐惧继

  续跟着她。四周开始荒凉起来,偶尔几棵大树在月光中投下的倒影随着风的摇摆就像几个张牙舞爪的恶魔,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突然一个矮小、龌龊的白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一把抓

  住了张扬,伸手一扯.就把她的胳膊撕了下来..就着伤口就吸了起来.然后对着她的脖子狂咬,血顿时喷了出来。张扬开始绝望的哀号着,最后也被淹没在白衣人鲜血四溢的嘴中。

  我呆呆的看着这副血淋淋的场面..双脚连移动的力量都没有了..张扬死了!白衣人掏出一个大大的塑料袋把尸体装了起来。我吓得踉跄了几步,喉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白衣人忽然转过头,两

  寒光朝我射了过来,

  ‘小子..胆子不小啊..今天我可有口服了..一对童男童女够我用上一个礼拜了...‘说着一股血腥的气息把我罩在其中..我只觉得好象是掉入了血池地狱中..满天的血腥味道弄的我都快窒息了..看

  着一步步走向我的白衣人.只见他一张脸孔竟然全都是黑色的鳞片..一双红色的眼睛里竟然是紫色的瞳仁..一条超长的舌头在嘴外边伸缩着..我只觉得全身的血往上撞..一阵眩晕过后..便失去知

  觉了..

  ‘你...你是什么谁???怎么会有魔尊的气息??‘白衣人恐惧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见刚才还虚脱的躺在地上的人.此刻竟然漂浮在空中..黑色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

  ‘你胆子不小啊...一个小小的蜥蜴怪竟敢亵du我的寄居体..嘿嘿嘿嘿...你说想怎么死呢???好久不玩了...今天可要玩个痛快..哈哈哈哈哈..‘只见这个年轻人的头部猛的抬了起来...啊!!他的眼

  睛竟然是金色的双眼中冒着黑色的火光..

  ‘魔尊陛下......饶命啊~...‘蜥蜴怪吓的瘫倒在地...不住的磕头..‘小的实在是不知啊.....饶命啊..陛下..‘

  ‘嘿嘿....这样吧....饶你一命不难...记住..以后在暗中好好保护这个肉体..如果在有什么损失...嘿嘿..你知道血炎噬魂吧....想尝尝滋味吗??‘

  ‘陛下放心...小的发誓绝对不会让您的法身有任何的损坏...多谢陛下饶命之恩....‘

  ‘嘿嘿....我回去了...记得你的誓言...和后果...‘一阵强光闪过...踪迹皆无..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难道又是一个噩梦?我匆匆地赶到学校..张扬果然没来上班。我又赶到张扬的家,门紧紧的锁着。我拼命地按着门铃,房

  间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昨晚并不是一场噩梦?抱着一丝希望我再次回到学校。学校的同学们都三五群围在一起,好象在议论着什么。大家的脸色都很凝重并透露出一丝恐惧,我凑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