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节 复活的希望

骨灵 明天 6418 2006.10.18 23:27

    第五十四节 复活的希望

  虽然一接到灵心灵通讯,小白就以他现在能够使用出的最大的速度赶往事发地点,但是他还是完了一步。当他冲入凌乱不堪的小树林的时候,那里能够直立的只有那个黑漆漆的骷髅战士小骨了,而他的主人,那个活泼的少年,却已经静静的趴倒在了地上,那乌黑的眼眸中再没有一丝神采。

  “嗷……嗷嗷嗷……”激昂且充满愤怒的狼嚎从小树林的上空响起,几乎立刻就充彻了整个迪拉姆学院,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头的事情,呆呆的听着这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的长嚎。

  弓箭手学院方向,两个人听到这好像非常熟悉又好像极为陌生的狼嚎,相互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的脸色大变。在离小树林有段距离的偏僻地方,一个身背巨剑的青年男子眉头一皱,加速向学院外飞奔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没有意识的小骨被暴怒的小白迁怒了,强大的风之魔狼王张口喷出一枚硕大的青色风球,把小骨远远的打飞了。

  “轰轰轰轰轰……”一枚枚足有最强壮半兽人头颅大小的风弹接连放出,不断的撞击在已经落地的小骨的身上,把他黑色的身体一下下的打入泥土当中。要不是小骨的身体足够强壮,说不定早就被那威力惊人的风弹轰击成碎片了。

  “灵!……”惊呼声传来,却是斯托廷基和几个熟识的亡灵法师学员赶到了。在看见小白突然冲出学院的时候,心思灵活的亡灵法师就觉得有些不妙,立刻停下他的演讲,拉着几个要好的同学跟着小白的身影跑了出来。因为他们的速度实在是赶不上高速奔跑的小白,所以来的更是晚了不少。

  “灵!……”看到自己可爱学弟的惨状,斯托廷基再次悲呼一声,手忙脚乱的检查起伤者的情况。

  没救了!这是几个亡灵法师学员的共同结论,虽然身体还是温热的,但是他们对人体的了解清楚的告诉他们,这个人的心脏已经被绞碎,再没有活转的可能。

  打发几个朋友去四处寻找可能的凶手,斯托廷基默默的看着已经完全失去活力的学弟,一阵悲怆不禁袭来,晶莹的泪水从他的眼中涌出,慢慢的从那布满黑色斑块的脸上划过,再悄悄的落到地面上被松软的泥土静静的吸收了。

  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这个和灵认识并不是很长的师兄为自己的师弟付出了多少。

  从入学测试的时候开始,斯托廷基就注意到这个有些与众不同的小师弟,后来这个小师弟所表现出的能力让他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才多艺人,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顺利成为亡灵法师学员的人能够轻松考入光明系的治疗师学院。从灵的种种表现看来,斯托廷基开始认为这个小学弟是个千年甚至万年都难得一见的天才,之后灵的出色表现让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斯托廷基很清楚这样的天才学员绝对是各大学院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动用一切关系去争取把这个师弟拉到自己的身边。后来,更是发动一切力量阻拦那些希望更加接近灵的人,无论是外学院的老师还是学员都不例外,正是因为有他在暗处努力,灵的小日子才过的那么轻闲。

  越是熟悉灵,斯托廷基越是觉得自己的眼光没错。天才!并且有异常优秀的召唤素材。这是斯托廷基的一位长辈在听说了灵以及小骨的表现后给出的评价。这位长辈给出的要求就是全力把这个叫做灵的人才抓在自己的手中,在必要的时候全力提供帮助……

  刚开始的时候,斯托廷基心中抱着的想法的确只是想拉拢灵,但是等他和灵接触久了之后,年轻的亡灵召唤师已经把这个很不错的小师弟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一个真正的好朋友。

  而现在,这个年轻的天才,亡灵法师的未来之星,家族要不惜代价拉拢的人,那个可爱的学弟,自己的好朋友——灵正静静的趴在地上,永远都不会再站起来微笑着听自己说故事了……

  愤怒。悲伤。这是亡灵法师斯托廷基唯一能够感觉到的。

  就在这个年轻的亡灵法师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身影,全部身心都

  沉浸在自己那灰暗阴霾的世界里时,那些因为演讲者突然跑开而感到好奇一路跟着的亡灵法师学员们到了,他们都被自己眼睛看到的情景惊呆了——呆立的斯托廷基,疯狂发泄着的白色风系魔狼,还有那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躯体。

  “啊……”有人惊恐的大叫了起来,那是刚刚入学和灵同届的新人,他们的精神还没有经受过尸体的考验,看到这样的情景禁不住大叫起来。不过他们毕竟是自愿选择了亡灵法师作为自己职业的人,尖叫声没持续多久就停息了。

  这尖锐的叫声停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最近学院中风头最劲的两位大人物半精灵奈丽导师和“魔之剑圣”哈维突然闪身出现了。

  这两位以往只能出现在消息最灵通的斯托廷基口中的大人物突然联袂出现在他们眼前,这让他们受到的震动绝对不下于自己同学的突然死亡。毕竟,除了斯托廷基和可铃,其他的人和灵接触的很少很少。他们除了知道这个小子不停的大出风头并且还占据了亡灵法师学院中唯一一朵可以被称为美丽的花朵,为此,他们中的不少人甚至还对这个走运的家伙抱有不小的意见。

  但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灵!……”两位大人物的声音甚至比斯托廷基来的还要情深意切,那短短的一个字中包含的情感多的让人有些惊讶。

  这一男一女的声音不但惊醒了发呆中的斯托廷基,连暴怒的小白也开始安静下来,这个时候,没有任何表情的骷髅战士小骨才狼狈的从巨大的深坑中狼狈的爬出来,一步一颠的走到他主人的躯体旁边站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强忍着自己暴动心情的,脸上再也看不见懒散的“青紫剑魔”用颤抖而低沉的声音说。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我只是跟在小白后面来的……”虽然自诩胆大包天,也有幸见过几位顶尖的大人物,但是在面对着暴怒的被称为大陆第一剑圣的身上背负着半个城池人血的剑圣的时候,斯托廷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说话的感觉,大脑中间一片空白。

  前几天只是“不小心”稍微站的近了一点点就被被烦不胜烦的“魔之剑圣”大人随意一击无意中卷进灾难几乎万劫不复,到现在身上留下的痕迹都不见消退。现在几乎是单枪匹马的立在暴怒的强者面前两米处,可怜的斯托廷基一时觉得自己是赤身裸体的一会站在雪地中一会躺在火炉上,脸色一阵阵的发白,整个人都好像要被哈维锐利的目光熔化一般。

  “咦?这是怎么回事……”一脸悲切把灵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的半精灵奈丽突然惊讶的叫了起来,立刻就把全场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听到奈丽惊疑的声音,离的最近的二人一狼都把脑袋凑了过去,这会儿斯托廷基反倒不害怕了,此刻他眼中的只有他的朋友,那个躺倒在美丽半精灵导师怀里的人。

  “你看!……”脸上带着泪痕的半精灵惊讶的指着灵的胸口,似乎有了什么重大的发现。

  “这是……那个挂坠!”哈维也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从小就一直挂在灵胸口的那块中间有“灵”字样的挂坠此刻正散发着奇异的淡紫色光芒,那淡淡的梦幻般的光芒让有幸目睹的三个人一下子就迷失在了里面,只有装着一起看的小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他那狭长的嘴角微微的扯了扯,似乎是在笑。

  在那块浑若天成的紫色挂坠里,好像能看见无法言谕的光泽流动,这奇异瑰丽的画面让被深深吸引住的三人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去触摸,最终还是体力最好的剑圣大人第一个摸到了手。

  “啊……”剑圣大人惨叫,把自己叫醒了的同时还叫醒了其他两位。

  三人中,谁都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有些清凉的挂坠居然有着非常高的温度,哈维的手指触碰到上面的时候稍稍的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就觉得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咬了一口似的,犀利的痛感直接刺进大脑,让他下意识的发出大失面子的痛苦惨叫。

  这段时间“魔之剑圣”大人的确是流年不利,先是被一把怪剑吃去了小半截手指,再是被一大帮无谓的闲人肆意骚扰,现在死了大恩人的儿子自己的侄子还被一个挂坠烧伤了手指惨嚎出声。仔细看看,那可怜的指头已经有一小节焦糊不堪了,上次是食指,这次是中指,看来“魔之剑圣”大人的剑技需要再好好磨练磨练了……

  在哈维、奈丽以及亡灵法师斯托廷基三人中,最乖巧的要数美丽的半精灵了,天生的敏感加上外界声音的提醒,她在触摸到挂坠之前的一瞬间收回了指头。而那个最不乖巧的必定是我们年轻的小伙子斯托廷基了,从上次他“不幸”被卷入某个灾难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小子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美丽的半精灵少女识时务的收回蠢动的指头的时候,他正一边惊讶的扭头看着挑脚大叫的剑圣大人,手指却坚定不移继续前进,终于让身体最羸弱的他抢到了二发的好位置。

  “啊啊啊……”身体实在不怎么强壮的亡灵法师比身手敏捷的剑圣花了更长的时间才想到要把受创的手指移开,这就决定了他要比先行着多废掉一小节指头。另外虽然年轻的亡灵法师身体不怎么样,但是那略带沙哑的嗓门是绝对的大,看来是经常做“演讲”的功劳……

  “哦……啊啊……哦哦……”年轻亡灵法师的精神强度仅仅只会在面对尸体的时候发挥作用,面对这种自己身体上的痛苦,除了大嗓门外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有用。

  “闭嘴!”训斥伤者的人不是“青紫剑魔”哈维,而是美丽的半精灵奈丽,她并不能和哈维一样体会到那种连心的痛苦。

  半精灵眉头微微一皱,水系低级魔法“冰冻”随即使出,把可怜的亡灵法师那受伤严重的手指冰封了起来,大大降低了他的痛苦。

  自然,哈维的手指也是少不了要被冰一冰的。

  为什么灵挂在胸口的那个紫色挂坠会突然发光发热?半精灵和人类剑圣面面相觑,而斯托廷基就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了,那块只是看上去很漂亮的紫色挂坠他也见过几次,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东西居然会有比火系中级魔法更高的温度。

  相对于年轻亡灵法师的胡乱猜测,和灵那所谓的父亲熟识的两人的猜测就有方向性多了,哈维和奈丽回忆了起了当年那个“他”的惊人手段,都认为这块奇异的挂坠必定是他的杰作,并且有超乎想象的能力,两人交流了一会,大致预测了下些挂坠可能的能力,最终的推断结果分别是他们不希望看到的以及不敢相信的。

  不希望看到的是,这块挂坠正把消息传达给那个不知道在何方的“他”。虽然之前的二十年他们都非常希望能够再次见到那个人并且再次追随他,但是眼下这种情况,这个极有可能是“他”血骨的少年已经被人杀害了,并且还是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真不敢想象,要是“他”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无论是哈维还是奈丽都还清楚的记得,当初那个没长眼睛惹到“他”的大型盗贼团是怎么被“他”的三个手下硬生生的打成充满血腥气息的粉尘的。一直到现在,他们都还认为自己加上所有认识的高手摞在一块都得完败在他的一只手下,毕竟,那可是魔兽森林的守护者,那头存活到现在的远古神圣巨龙都得仰视的人。

  他们俩希望能够成为现实但却又不敢相信的是,这块小小的挂坠有着令死人复生的能力,能够让灵复活。哈维和奈丽原本是不会考虑这种情况的,因为那是只有天神才有的能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却不可抑止的在二人的脑海中奔腾跳越,他们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取这样神迹。

  和两位成人相比而言,斯托廷基的想法就比较简单务实了:这样的东西可以照明,点火,用来砸人似乎也不错……

  就在三人一狼祈祷的祈祷,胡思乱想的胡思乱想,看热闹的看热闹的时候,一个胆子大一点的亡灵法师学员蹑手蹑脚的凑到斯托廷基的耳边,小声的跟他说了些什么。

  不知得到什么提示的年轻亡灵法师表情严肃的把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放在灵的额头上,闭上双眼似乎感受起什么,过了一段时间才表情怪异的睁开了眼睛。

  发觉身边的两位大人物脸上的表情奇怪混杂着希冀,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斯托廷基有些犯晕,他唯唯诺诺了好久才组织起语言:“哈维大人,奈丽导师,你们是知道的,我和我身后的这些人,还有导师你怀中的灵都是亡灵法师学院的学员。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大部分三年级的学员和一些天资较好的二年级学员因为长时间接触尸体,都会对已经死亡的生物产生一种很特别的感应,我们基本都是用这种感应来寻找素材的。但是,刚才我的这些同学们发现除了那个黑色的骷髅战士外他们并没有感应到其他的死亡生物,所以我也仔细的探察了一下,结果发现,现在的灵身上不但没有一丝一毫那种晦涩的死亡气息,而且他的体内似乎还存在着旺盛的超乎想象的生命气息。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因为根据我们的经验来看……”

  “你是说,灵他并没有死?”哈维和奈丽二人异口同声的打断了斯托廷基的话,他们觉得,原本是妄想的事情似乎正在发生。

  “也……也不能这么说,从肉体上来看,他的确是不可能活着了,因为他的心脏和……”看到两位大人物脸色不善的斯托廷基恍然大悟,他们本来对这个也是行家,当然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听他罗嗦,所以他不得不改变了自己多年的习惯,直接讲到了最重点的东西,他抿了抿嘴说:“但是,他的灵魂好像并没有死去或者转化为亡灵,而是仍然停留在这个身体里,而且,他的身体好像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治疗着,你们看,这些伤口都变小了不少……”

  确定了亡灵法师说法的两个人仿佛孩童一样欢呼了起来,哈维更是一蹦三尺高,要不是奈丽怀里还抱着灵的身体,她也绝对不会只跳个半尺那么低的。

  看着那些惊心动魄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减小,哈维和奈丽相顾骇然,原来那个人真的拥有神的能力,并且在二十年前就有!

  一边的斯托廷基和他们不同,他的眼中全是羡慕和崇拜——永生不死和复活,这是所有亡灵法师万年来的梦想。

  既然灵可能会恢复,又帮不上什么忙,保姆的工作交给了女性,那么复仇的工作就由男子来完成吧。

  不过,现场的打斗痕迹都被那些亡灵法师学员们无意中破坏的差不多了,而那些伤口又自发的改变了形状,弄到最后,哈维得到的唯一结论就是,杀人者是个速度见长的迅剑士,使用的武器是一把细长的刺剑。

  连天来的郁闷和怒火几乎烧坏了哈维的脑子,在得到这几乎没有任何作用的结果后,他终于爆发了,不是对着那些心惊胆战的有着灵同学身份的亡灵法师学员们,而是那片实在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的小树林。

  银光喷涌,电闪雷鸣,然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亡灵法师学院和召唤师学院共同拥有的私密小树林了……

  ××××××××××××

  深夜,在灵的小屋中,奈丽认真的做着保姆的工作,她用湿毛巾轻轻的擦去灵脸上的血迹。映着淡淡的魔法灯光,少年那安详但有些苍白的面庞是那样的熟悉,少年胸口挂坠上闪烁着的迷离紫光更让她感到陶醉,痴痴的,她的心中又出现了那个人的影子。

  一阵突如其来的倦意袭来,强大的圣级魔弓手就像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婴孩一样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抵抗整个精神就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美丽的半精灵少女伏倒在床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趴在一边早早睡觉的小白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突然睁开大眼望向灵,几乎是同时,躺在床上的少年的眼睛也睁了开来,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原本深邃的黑色瞳仁已经被更加不见边际的弥漫的紫色代替。

  慢慢的坐起身来,拥有紫色瞳仁的少年看了看一副激动样子的小白,又看了看趴在身边的奈丽,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又碰见他们了。”

  掀开被子,随意的看了看胸口那仍然还有血印的伤处,紫眸少年仿佛是对小白,又仿佛是对自己说:“果然,给他的身体还是太弱了一点。看来有必要加强一下。”

  再随手招出黑色的骷髅战士,把那把魔剑也摸出来端详,少年的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紫光闪过,一人,一狼,一骷髅都消失无踪,整个小屋里,只有美丽的少女在做着属于她自己的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