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炼金术的成果

骨灵 明天 5913 2007.04.02 07:27

    第三节 炼金术的成果

  月牙匕的练习的是很危险的,这种反手持握的内弯近战兵器很容易伤到自己,左拉总觉得拿着这样的兵器就像是挥舞着前肢刀臂的大螳螂,曾经有过极具潜质的大螳螂在翻转刀臂的时候因为角度过大力量过猛而挑断自己的手筋,但是教官们却依然让学员们一开始就拿真家伙练习,并且这些危险的凶器上还会被抹上让人疼痛麻痹的药物。

  用他们的话来说,没有感受过月牙匕带来的痛苦是永远不能真正掌握这种需要极大技巧的武器的。而事实上,每一个精通这种危险武器的人的双臂上必定会留下大量的伤痕,这些伤痕是他们交纳的学费,同时也是他们练习的见证。

  但是,现在,出了一个例外,以上的规律对三号营地的一个被冠以疯子名号的家伙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个疯子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左拉。

  从三个月的濒死状态清醒过来以后,左拉就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变强了,速度变快了,耐力也比以前好了。虽然在这些方面比以前提高的并不多,但是为了任务必须熟悉自己没一分力量的左拉还是很清楚的察觉到了。现在,他又发现,自己的反应比以前快了,这回可不是快一点,而是至少快了五倍!

  在以前,左拉的实力一直进步的很快,原因无他,左拉一直是练习的最刻苦最疯狂同时也是训练中受伤最多的一个,汗水、时间和鲜血铸成了他的力量和技巧。但是,现在,左拉突然发现,让自己在练习中受伤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个发现让左拉有些开心,虽然他认为之前那些年的训练生活并算不上痛苦,但是没有人会拒绝自己的生活再多甜上那么一些。

  每当左拉的精神都集中在武器上的时候,他就会有一种时间变慢的错觉,他可以看清楚武器尖部的每一个颤动,虽然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并不能完全跟上他的精神,但是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小幅度的改变武器的运动轨迹,让这运动轨迹按照他的意愿发展。比如说,左拉高举长剑然后全力下劈,在一般人的眼里,他长剑的剑尖划过的是一道完整的弧线,但是在左拉的控制下,这条弧线上布满的小小的锯齿。左拉用这招劈过木头,但是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当左拉连续第十次挥舞双匕,把一只路过的倒霉蚊子切成三份后,教官们无可奈何的宣布左拉的进展招式已经完全掌握。那么,接下来的就是远程的了。

  让教官们大掉眼镜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与其说在训练,疯子左拉的样子更像是在玩耍,舔拭过无数人鲜血的月牙匕就像是极为有趣的玩具一样被丢来丢去。开头还是有去无回,但是没两天那个左拉就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让这两个玩具从树枝的缝隙中穿过顺便带回一两片让他心仪的叶子了。桀骜不逊的月牙匕到了左拉手里就像是养熟了的宠物,听话的让所有的教官都嫉妒不已。更有胜者,他们还经常发现那个疯子居然卖弄似的高高跃起,用牙齿接住高速飞旋而回的锋利匕首,那危险的武器连划破他嘴唇的机会都没有,上面涂抹的药物也一次都没有起过作用。

  最后,无奈的教官们发了月牙匕和大量飞针让左拉自己研究,因为,在这些物件上,疯子左拉已经是比他们还要权威的人物了。

  与其说是在研究不如说是在玩,左拉非常喜欢用飞针在远处的靶子上面涂鸦,更喜欢用月牙匕在空中画出大小高低各不相同的圆圈。

  ×××××××××××××××××××××××

  和左拉不同,灵的的确确是在进行研究工作,并且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经过大量的实验,灵现在已经掌握了不少魔法阵的协调搭配关系。

  代表了灵这段时间研究成果的是一只手臂和一些薄薄的金属片,这只手臂完全是按照大个子雷普特的身形制作的,它以魔法密银为经络,沉重的黑铁为骨肉,坚硬无比的钨合金为表皮,在手指和手掌的部位还雕凿出细致的花纹使它能更容易的握住东西。在每一节臂骨和指骨还有掌心中,都被灵暗藏了名为“心灵印记”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本来是高级魔法师用在魔偶身上的,现在被灵活用到了假肢上。整只手臂都做的很精细,各个关节,特别是指关节都非常灵活,如果是灵自己来操控,甚至可以用来做细密的针线活。当然,以大个子的为人是不会指望自己能够把那细小的绣花针一次次扎进适合的地方的,他的求不高,只要能抓牢比绣花针大上许多的铁棒并且能够抡出去就可以了。

  照理讲,学习了两年光系魔法的雷普特在精神力上还是有一定基础的,但是他仍然不能操纵好新得的金属手臂,同时协调的操纵十七个“心灵印记”魔法阵这种充满技术性的活计对主职狂战士的大家伙来说还是太难了,在他的操控下,做工精致的青灰色手臂就像是一条因为所有感觉失灵而发了疯的蛇,拼命的扭来扭去,可就是达不到目标。后来,灵让大个子把拇指以外的四根指头当成一根来操纵才渐渐有点起色。

  为了把铁臂固定在身上,灵特地为雷普特做了一件特殊的无袖半身铠,金属臂就固定在这件半身铠上,而这件设计精良的半身铠则是负责把金属臂传来的力道分散到大个子的上半身。现在雷普特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套上半身铠,然后兴冲冲的跑到属于佣兵工会的练习场上对着粗木桩练习使用新胳膊。不过,不管怎么看,斯托廷基都觉得那家伙只是在玩,因为雷普特练习的最多的套路就是一膀子过去粗木桩“咯嚓”断上一根,然后那家伙就对着断了的木桩和自己的新胳膊好一阵傻笑,傻笑完了就又是一胳膊抡过去……

  雷普特有了事情做,亡灵法师斯托廷基也没闲着,他要了一份灵给自己做的新装备,也玩开了。

  灵那所谓的新装备其实就是那些薄薄的金属片,也就是集成了四种魔法阵的密银薄片,这种薄片的作用在于能够大大提高使用者的运动速度。在这种金属薄片上,有一个风系的聚能阵,它负责从自然界里汲取风系魔法元素,并把这些魔法元素提供给另外一个风系的储能阵储存起来。当使用薄片的时候,储能阵就把聚集的风系魔法元素提供给释放阵,在释放阵外就会形成强烈的风推动使用者加速前进。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魔法阵是黑暗系的,这是灵在魔域中跟那里的铁匠高手学来的,那本来是用在盔甲和盾牌上提高除黑暗系外其他各系魔法伤害的,灵在经过多次的试验后对这个魔法阵做了一些小小的改进,让它变成了一个能够限制黑暗系以外魔法元素流量的新魔法阵,通过这个魔法阵,灵可以通过调节风系魔法元素的供给速度来自由调节金属薄片产生的推力。其实,这四个魔法阵每一个都不是灵自创的,都是灵根据流传下来的古老法阵改变而来的。比如说,那个提供推力的风系释放阵的原型就是传说中远古时期制造飞行堡垒的基本魔法阵飞行阵,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那么多高纯度的魔法石来给飞行堡垒提供动力了。

  带有魔法阵的炼金术制品的最大好处在于它的普及性,只要有一定的精神力修养就都可以使用这些物品,所以,当灵把他的作品展示出来的时候,最高兴是年轻的亡灵法师斯托廷基,其他的人都有很好的身体底子,只有他这个冒牌的召唤师走起远路来腿摇腰晃,现在有这种便捷的交通工具自然是要高兴的大叫了。

  带着兴奋劲儿,年轻但是身家颇丰的亡灵法师白皙的手臂一挥,说是今后各人金属薄片上魔法阵中需要更换的魔晶石他全都包了。但是后来,当灵把金属薄片拆开简单介绍内部结构以及使用方法的时候,斯托廷基脑门上的汗立刻就开始往出涌了。三枚个头不大但是相当纯净的风系高级魔晶石,这么纯净的风系魔晶石虽然比较难找但只要有钱还是能收到的,但是最后那颗黑漆漆的一看就是到不是普通货色的明显是黑暗系的魔晶石,这种黑暗系的魔晶石出产极少,据说大陆上最大的几条出产黑暗系魔晶石的矿脉都被封闭在魔域之中,在市场上黑暗系晶石是绝对的有价无市。现在,根据灵的说法,一套金属薄片有足足十片,算上剑圣大人就是一次需要更换五十枚黑暗系的魔晶石,这样的数量,即使是最差的低级魔晶石斯托廷基都没办法凑齐,能有十分之一就该偷笑了。

  大个子雷普特本不以速度见长,现在他的精神力用来控制金属手臂已经很勉强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能力使用这种东西,所以他很干脆的选择了放弃找粗木桩甩膀子去了,这让亡灵法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要是真全部用上了,这个大个子的魔晶石一定换的最勤。

  兴冲冲的按照灵的说法,斯托廷基把八块金属薄片镶嵌在贴身内甲上,又把另两块固定在了鞋子里,抢着第一个开始了试用。

  说实在的,灵的设计真的很不错,这种金属薄片的确是肉体弱小的魔法师们的福音,但是有个前提条件,他们得有那个实力享受这种新产品才行。

  论实力,斯托廷基自认为在亡灵魔法上即使是学院的导师也只不过高他一线,论天赋,他也仅仅佩服灵一个,但是,现在,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高级亡灵法师水平的家伙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在精神力的微操作上,他还只是个学前儿童在身体的控制上,而在身体的控制上,他根本就是一个低能儿。以斯托廷基的精神力,启动金属薄片上的释放阵同时操纵黑暗系的控制阵法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让他同时控制双脚以及内甲上的一个甚至多个金属薄片上的魔法阵的时候,他就力不从心了。要保持双脚魔法阵的恒定输出,并且要让这输出的力量刚好能让身体微微浮起,然后就可以开启背后的魔法阵让风力推着自己前进了。以斯托廷基的能力,最多同时控制三块金属薄片运行,这样的后果就是他贴地飘飞的时候只能朝一个方向前进,速度越来越快并且没有刹车。

  也许是和木桩有仇,斯托廷基在那个并不算小的训练场地里总是认准了同一根粗木桩撞,并且一次比一次撞的凶狠。在第十四次猛烈撞击后,憨厚的大个子再也忍受不住,他善意的冲着四脚朝天眼冒金星的亡灵法师轻轻一笑,随意的朝着那根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亡灵法师的木桩一膀子下去。那根粗木桩明显有些外强中干,很干脆的齐根断开了。于是,在大个子把前一个仇人远远扔开后,斯托廷基就有了第二个木桩仇人。

  在眼睁睁的看着第七个“敌人”被大个子消灭之后,有些羞恼的亡灵法师尝试起同时控制四块金属薄片,在他看来,至少刹车还是必要的。

  于是,真正的惨剧发生了,斯托廷基在醉心于控制推进器和刹车的时候,他两只脚下金属薄片开始造反了。如果当时两个金属薄片关系要好那也就罢了,最多让可怜的亡灵法师摔个屁股墩儿或者来个脸贴地,但是很让人惋惜的是,那两块金属薄片好像仇人一样远远的前后分开了,这个重大变故让斯托廷基完全不能适应,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双腿有一天会分开一百八十度变成一字型……

  后来,躺在床上不停颤抖的亡灵法师玩命的赞美幸运之神,要不是有灵这个治疗术着实不错的兼职治疗师在场,光凭雷普特那个严重偏科的半吊子,估计他这辈子就别想再用自己的双腿站起来了。

  鉴于可怜的亡灵法师发生了重大的伤害事故,灵特意为他改变了设计——取消了双脚分开的方法,改为一个可以足以容下两只脚的圆盘,上身内甲的八块金属薄片缩减为四块,取消了前、后、左、右四块,在要向这四个方向飞行的时候只要同时启动两块金属片即可,最后一点也是最大的改进,灵取消了黑暗系魔法阵的自由控制能力,让除了脚下圆盘外的金属片只能恒定的释放风系能量。有了这几点改动,即使是初学者也能很容易的控制了。

  但是,斯托廷基还是有些后怕,他借着伤者身份得寸进尺的向灵提出要求,他希望能有一块门板大小的飞行器,上面要能够装一个沙发……

  灵告诉他,可以满足要求,但是魔晶石要自己解决,据估算,这样的东西一天就要换一次魔晶石。还没有停止颤抖的斯托廷基摸摸自己口袋,无比痛苦的强迫自己忘记了这个美好的想法。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使用者都像可怜的亡灵法师那样不停“树敌”的,美丽的半精灵少女也非常喜欢灵的这项发明,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她很快就能像模像样的在离地几厘米的高度上翻转腾挪了,让那时还在幸福的撞着树桩的斯托廷基大为羡慕。奈丽之所以能很快的找到窍门,这和她本身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在这样的飞行运动中,除了精神力的控制外,最重要的就是身体的平衡,而半精灵少女是个达到圣级的弓箭手,要知道弓箭手这个职业是最强调身体平衡的了,只有在身体平衡的时候,射出的箭才能按照预想的路线前进,另外,半精灵的血统以帮了她不少忙。最重要的是,这种移动的方式和半精灵圣射手擅长的导引箭很相似,只不过一个移动的是箭枝,一个移动的是自己的身体。只要把自己看成是导引的箭枝,奈丽很快就能找到移动的感觉。

  至于灵,那就不用说了,这东西根本就是他按照自己的能力量身定做的,以他精细到不可思议的精神力去控制区区十个金属薄片上的二十个魔法阵,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往嘴里一倒“哧溜”一声就到肚子里了。有了这些金属片,即使是一般强弓射出的劲箭都别想追上全力前进的灵。若是在加上手脚不时的在各种物体上借力,灵的运动就更迅捷也更难测了。现在,灵才真正有了向同时拥有高级力剑士力量和迅剑士速度的哈罗德叫板的实力。

  看到灵和奈丽都能漂浮在地面之上移动,大个子雷普特终于有了一些羡慕,身体笨重的他连跳都跳的不是很高,更不谈像这样“飞”了。

  在一膀子抡断一根倒霉的木桩之后,雷普特提问了:“这个东西能让我飞上天空么?”他用手指着高空的鸟儿,满眼的希冀。

  “可以,绝对没有问题……”灵的前半句话让憨厚的大个子欣喜异常,但是他的后半句话让雷普特完全打消了高空飞行的念头。

  灵是这么说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以中级级魔晶石(灵的标准来自魔域,和斯托廷基的不同)的能量来说,你最多飞到两百米就会往下掉。但是,只要你能够动作迅速点,赶在身体落地之前把鞋子脱下来,拿出里面的金属片,打开它们,用正确的手法取下没有能量的魔晶石,然后在口袋里找出同样的,再以正确的方式装好,最后把金属片放回鞋子里,穿好鞋子,掌握平衡最大限度启动魔法阵就不会受伤……你要是图省事就直接换魔晶石能量充足的金属片,或者你直接换鞋子也没有问题……”

  大个子雷普特憨憨的蹲下身子把自己的两只鞋子脱下再穿好,然后仍了一块石头上天看着它飞上去又落下来,在然后,他就放弃了。

  一个快的看不清的人影在训练场上到处乱窜,一个火红的身影在高速度的腾挪中不停的射出一枝枝长箭,一个大个子吆喝着挥动着青灰色的粗壮手臂,还有一个面色苍白的黑袍法师站在一个餐盘样的东西上面一连幸福的慢悠悠的飞着。

  这些就是跟着哈维回来的两个牛头人在佣兵工会后院第一眼看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