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节 战后

骨灵 明天 3968 2005.09.02 05:19

    小小的火球接触到那个充满了粉末和冰尘的风系魔法乱流,立刻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在半空中那原本灰暗浑浊的巨大气团立刻变成了一团火球,并且瞬间就扩大到原来的百倍千倍……强力的冲击波几乎把战场周围所有的树木都连根拔起,高大植物根系被强行拔离地面时所带出的大量泥土把原本绿油油的地面完全掩盖……

  狂风在耳边哀嚎,脚下的大地在震颤,巨大的力量摧枯拉朽般的击倒了战场附近几乎所有直立的东西,但是我们英勇的战士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光系中级魔法“圣光壁”!每个人都呆呆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周围的流动着柔和白色光芒的透明半球形护罩,心中的满是震撼。

  冲击波过去,整个战场及其周围变得极为怪异,一个几近完美的占地广阔的巨大黄褐色圆形场地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这个圆形被人硬生生的切去一块,在那被切去的一块中,依然是树青草绿,四匹健壮马儿正在悠闲的吃着草,一个俊朗的年轻人正静静的看着圆形的中央。在那里一个残破不堪的巨大岩球正在不断开裂,接着一个高大的褐色身影从里面露了出来,重重的趴倒在地上,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魔法结束,半球形护罩消失,一直坐倒在地上的墨菲斯不知从那里借来了力量,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疯似的踉踉跄跄的跑到不远处用双手在地上不停的挖掘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想找的东西:那半截断剑。

  借到力量站起来的并不止有墨菲斯一个,已经过度消耗力量的风之魔狼王闪电也挣扎着,跌跌撞撞但又十分坚定的一步一步朝着他心中伟大主人的方向走去。

  手持着半截断剑的墨菲斯继续凭借着那股力量跑了起来,虽然身形很不稳定,但的的确确是跑了起来,他的目标就是那头把父亲留给他的代表着父亲和先祖们荣耀的宝剑弄坏了的可恨魔熊。

  身为帝王级魔兽的大地魔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容光,他再也没有力量支撑自己沉重的身体,只能睁大眼睛努力的看着那个渐渐接近的人影,眼角边留下一条晶莹的细线……

  墨菲斯终于来到了趴倒的大地魔熊身前,他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断口向下高高举起,在到达最高点时,他突然又停了下来。

  眼前曾经不可一世的恐怖魔兽究竟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啊!眼耳口鼻都因为身体受了强大的冲击而流出了鲜血,除了头部外,四肢和整个后背上到处都是伤口,原本顺滑的皮毛一大块一大块连血带肉的翻开,不断流出鲜红液体的伤口都被黑褐色的泥土灰尘填满,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宽大的后背上零零碎碎的插满了金属碎片,那最长的,插得最深得赫然是墨菲斯的另外半截断剑。

  看着那半截几乎已经全部刺到魔熊身体里断口处仍然闪着寒光的断剑,墨菲斯停住了。他低头看向魔熊那已经没有什么光彩的眼睛,里面没有悲伤,没有祈求,有的只是一种英雄末路般的漠然和坚定……

  失败者的生命是胜利者最好的礼物,这是生活在黑暗森林深处生物们的游戏规则。

  墨菲斯再次抬起头,望向那深深插在魔熊体内的断剑。父亲的荣耀啊!先祖的荣耀啊!骑士的荣耀啊!…… 驴脸青年第一次感受到骑士精神的伟大力量,他高举的双手缓缓放下,随手丢掉手中的断剑,归还借来的力量,慢慢的坐倒在地上,斜斜的倚靠着巨大的熊头,双眼轻轻闭上,一连的平静,没有一丝一毫波澜的,完全的平静……

  魔熊的眼睛也慢慢闭上了,再眼皮合上的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水流冲破了防守,冲散了他眼角的斑斑血迹……

  这个时候,高傲的魔狼之王才走到他心目中的那个人面前,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就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趴倒在地上,不再挣扎。

  在剩下三人的目光注视中,灵慢慢的俯下身子,用手轻轻的***着魔狼那有些凌乱的毛发,手指悬在半空,对着他的额头,慢慢的绘出一个闪着金色光芒的图形,那是契约的魔法阵。

  随着金色图案慢慢的沉入闪电的额头,他的身体渐渐发生了变化,身体在慢慢的变大,毛色也在慢慢的改变。终于,一阵带着重生喜悦的嘹亮而高亢的狼嚎响起,已经变得一人高的闪电已经站起,强壮的四肢坚定有力的支撑在地面上,长嘴向天,向着无尽的虚空抒发着自己的感情。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通体雪白的上位八级高阶风之魔狼王了,现在,他是灵的幻兽,高傲而强大的新生魔狼之王闪电。原本的白色狼毛已经变成了跟他的灵主人双眸相同的高贵而神秘的深紫色,只有胸口和脖子交界的地方才有一圈银色的长毛,在胸前组成一个类似于心形的图案。

  哈维、奈丽和中年人呆呆的看着。

  因为布满灰尘而变得昏黄的天空,被泥土整个覆盖的庞大战场,哭泣的巨大魔兽,平静安详的年轻战士,对天长啸的紫色威武魔狼,同样一连平静的似乎介于存在和虚幻之间的紫眸青年……

  他们知道眼前这幅画面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灵魂的的深处,在这一生中,休想有一刻能把它忘记。

  大战结束,虽然大地魔熊没有死,但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所以一行人都算是轻松了下来,再加上三个受了重伤的家伙需要修养,所以灵一行就在附近安营扎寨,受伤的养伤,没有受伤的除了首领古灵外统统去打猎,伙食、外快、训练三不误。

  三个躺着的家伙中,受伤最严重的是驴脸骑士墨菲斯,但他也是恢复的最快的一个,被魔熊的巨掌拍飞了几十次最后已经奄奄一息的家伙没到两天就活崩乱跳的跟着小小的队伍打猎去了,把个受伤最轻的中年大叔圣剑士刺激的不轻——他自己的内伤才刚刚稳定下来……接着让他觉得很郁闷的是那头魔熊在躺了四天以后也能到处转悠了。

  三个受伤者的外伤在大战刚刚结束时就被灵治好了,把他们弄倒在病床上的是严重的内伤。剑圣大叔受的内伤最轻,那是开头跟闪电战斗时受的振荡后来又过度消耗斗气加上大地魔熊的风刃爪撕裂和拍击的伤害。魔熊受伤也挺严重,别看他外表伤得厉害,其实那对这种无数场战斗中活下来并成长的帝王级的大型魔兽来说,并不是致命的,真正严重的时风系魔法乱流中先被震荡紧接着又被爆炸以及撞击地面时的冲击震伤了内腑,不过对于他仅次于墨菲斯的恐怖恢复力来说需要的不过是大量的肉食和几天时间罢了。本来受伤最为严重的是墨菲斯,在灵亲手制作的内甲的保护下,没受什么外伤,但是被巨熊的蛮力狠狠拍上几十巴掌的冲击,几乎让他五脏六腑都支离破碎。不过这对他来讲也不算什么,整个身体几乎变成粉末的恶劣情况都熬过来了,这点算什么呢!乐观的家伙在躺在床上修养的短短两天时间里还在不停的向可怜的剑圣大叔鼓吹灵头儿手制内甲的厉害,如果不是那位大叔不能动弹的话,估计那内甲早就改名换姓了。

  说来也奇怪,经过这场大战,墨菲斯那干瘪的身体像是吹气球那样很快就膨胀起来,虽然那气球比较小,但毕竟是膨胀起来了。打个比方吧,如果原来墨菲斯的身体是一小把干草,现在就已经成功的进化为一把骨头了,他现在即使是脱去内甲,在别人的眼睛里也不过是一个稍显得瘦弱的年轻人罢了,跟原来的凄惨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让从小可怜到现在的年轻人喜极而涕的同时,也让年轻三人组对古灵的崇拜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不愧是灵头儿,居然在那么早就发现了墨菲斯那及其优秀的狂战士潜质!

  大地魔熊在刚刚能够下地走动的时候就丢下还不能动的剑圣大叔去找那个能跟他角力的家伙玩了,在他心目中,只有力气够大的家伙才有资格跟他在一起玩耍。在他身后,身为站在人类力量顶点的,全大陆不超过十个剑圣中相当难缠的家伙,中年人大叔像一个刚刚被抛弃的婴孩那样哭了,他还得这样孤孤单单一个人躺在那里至少二十天……

  出去寻找墨菲斯的大地魔熊也不舒服,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只是因为实在不喜欢呆呆的躺在那里才出来找找乐子的。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那个最瘦小却能把他扔上天的人类,他很喜欢那个家伙。魔熊抬起头来看看天色,嗯,还真是个好天气啊,病房外面的空气都要新鲜上好多……

  本来,刚能走动的魔熊在巨大营帐外面的心情还是很好的,他甚至觉得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空气,如果再加上那个小家伙一切就可以称之为完美了。不过他刚刚走上两步就遇上了已经欺负马匹和附近低级魔兽欺负的有些发逆的闪电……

  魔熊茫然的望着眼前的威武魔狼,心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一种感觉,一种深刻的,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那是下位魔兽面对上位者时才应该出现的东西。魔熊愕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趴在了地上,高傲的头颅也低了下来,那完全是朝见黑暗森林之王时才会做出的动作。

  看着眼前的这条狼,虽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魔熊很清楚他就是四天前那条烦人的白**狼,那条虽然给了他致命一击但是仍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魔狼,高傲的魔熊认为,如果没有那个小家伙把自己扔上天空,这条软弱无力的小小魔狼根本不能对他造成伤害。可是,现在是怎么了?为什么仅仅四天不见那个家伙散发的气味中就带上了似乎无穷无尽的力量和无边无际的霸气,这种霸气和力量连森林深处统御所有大地魔熊的熊王都没有啊!四天前,这还只是个对自己构不成威胁的苍蝇,而现在,高贵强大如自己也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臣服于他,难道说他就是新一任的王者么?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几乎哈他差不多高的魔狼之王,那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人,他的瞳仁是深紫色的,跟魔狼毛皮的颜色很像,但是更美丽,更深邃,更能让人深深的陷进去。

  如果说刚才见到魔狼之王的时候是心灵的被动震颤,那么当这个年轻的人类出现时,魔熊所感到的就是整个灵魂的主动颤抖,不过他很喜欢这种颤抖,这让他觉得很舒服,有点像严寒的冬天之后第一缕温暖的眼光照射在他肚皮上的感觉,不过,现在要深刻的多,也舒服的多,让他在感觉到浑身懒洋洋的一点都用不出力气的同时,身体里里偏偏又好像充满了力量。这感觉很矛盾,很惬意的同时又说不出它的味道。

  大地魔熊管不了那么多,也不像管那么多,他只知道,现在出现的,才是真正的王者,不朽的伟大的无可比拟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