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节 朋友和强盗

骨灵 明天 5485 2005.12.27 09:07

    

  今天,是灵外出游历的第一天,他无疑过得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和那三位“不期而遇”的新朋友相比较来说,他晚起了一点点,采购了小半天,无聊了小小半天,闭了小半天眼睛,然后,一天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过去了。

  而那三位朋友则是比较辛苦,先是趁着天还没亮,早早的赶路来到偏僻的地方,在没有摄入任何食物的情况下在路边窝了大半天,其中意志与意志的斗争费时若干,意志与肉体的斗争费时若干,检讨与自我检讨费时若干。最后不幸遇上不讲理的被打劫者,更为不幸的是失手之后不懂得及时回头放弃那份伟大的兼职,居然带着三个强壮的帮手企图翻盘,结果人被绑了,帮手也被弄去拉车了。最后他们花了半天时间,在锻炼了身体的同时也为帝国边远地区的道路平整上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

  小白?他没什么压力,没什么负担,没有太多的想法,除了稍微活动了两下身体外,过得很轻松很惬意。

  在一人与一狼的轻松惬意之下,所有人都没能在天黑前到达下一个城市,只能在野外享受一天中最丰盛的一餐了。

  “这三只兔子就当是赔罪了。”对于这三个不请自来的“朋友”灵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在三个肚子的不停要求下烤了三只风兔。

  自从吃了那只疑为天神家周围山上的兔子后,灵就有些迷上了这东西,在临行前大量收集,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果然派上用场。不过这回派上用场的是四只风兔而不是三只,因为还有一个肚子在不停的下着命令。至于小白,他不是很喜欢兔子,尤其简易的烧烤架上放着一整头山猪的时候,在他看来,质量远远没有数量来得那么可爱。

  “……”面对着灵这个说是敌友实际上又不应该算是的人物,三位“朋友”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道理上似乎是他们自己讲不过去。

  本来这三位中还是有一个半性别相同的以不讲道理闻名的人物,不过对方的腿边抱着山猪大啃不时还抬头龇牙咧嘴的做出诡异表情的家伙显然是个更加蛮横、不讲道理并且实力比她们强上不是一点半点的狼物,尤其是那森森白牙上挂着的根根肉丝更是让她们心惊肉跳。心中计较一下只得默默的在哭着闹着只恨不能上吊的肚子的胁迫下把兔子接了过来,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大半以后才恢复正常情况下的小口低频率进食方式。边上那位仁兄倒是没那么多想法,一早就接了过去的。

  其实,两位女士是冤枉了可怜的小白的,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赞美自己的主人:看吧,我伟大的主人多好,连烤肉都弄得这么好吃……

  在三位朋友进食的时候,灵才真正有机会好好观察观察他们。

  当中那个手中风兔消失得最快的是个女的,估计在二十上下,头发留的比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短发的灵还要少上那么一节,看样貌要比村子里那些大妈们高明一些,不知道算不算是美女。

  虽然还没有真正见过人类的美女,但是在见惯了黑暗妖精族的女族长的灵的心目中还是有一个大概的美女评判标准的。眼前的这位,比起灵心目中的完美女性,除了个子高了一点,头发短了一点,眉毛粗了一点,眼睛小了一点,嘴巴大了一点,鼻子塌了一点,脸形粗旷了一点,皮肤黑了一点,身形粗壮了一点,娇生惯养了一点,还有吃饭声音大了一点以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符合的了。一时间,灵不清楚到底应该把她归到水准以上还是以下。

  第二个还是个女的,虽然她口口声声叫上面那个为小姐,但是看她的表qing动作起码是那个叫她小姐为姐姐的人的半个二姐。她比上面一位距离灵的美女标准似乎近了一点,但是那是分开来讲的,和在一块儿,好像又是更远了一点,让灵有些苦恼,不知自己的标准哪里出了问题。总体看起来平平常常,那就那样儿。

  第三位朋友就是那第一个接过风兔的好小伙子,他的身材有些削瘦,个子比十四岁的就一米七的灵高不了多少,面容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显得过于清秀了一点,确切的来说,他才是三人中最符合美女标准的一个,除了性别之外,也只有他一个向灵友好的点了点头。虽然他是第一个开动的,但是速度反倒没有其他两位迅速,好半天才啃了半只,而此时其他的两只已经只剩下脚脖子了。他的吃相不甚美观,但比另外两位要好上不少,看在他比较谦逊有礼的态度下,这点小小的瑕疵是完全值得原谅的。嗯,值得原谅。

  两位女士解决完自己的那份晚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那已经沾满了香滑肥油的指尖,看着灵的表情有些怪异。这两个第一次不是为了身材而节食了整天的女人,在挥霍了半天的体力后遇上灵亲手烧烤的极品兔肉,在饥饿与美食的双重刺激之下风卷残云般的分别解决了一整只成年的肥美风兔,却仍然意犹未尽,眼巴巴的看着灵希望他能大发慈悲再赏赐一些,哪怕是两人一只也好。

  不过,以她们现在的微妙身份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向名义上的“受害者”灵索取任何东西,尤其是这位“苦主”刚刚才雪中送炭一般的赐予了两只无上味美的烤兔子,毕竟,在名义上她们两个才是主动挑衅的强盗。

  主动张口索要?似乎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再说看到那个比她们还要早一步解决战斗的小白正张着大嘴耀武扬威一般炫耀着满口白森森的利齿,她们还能多说些什么吗?于是,两位女士打定注意放慢速度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从那仅剩的脚脖子上仔细的剔去一根根肉丝,企图以此来吸引灵的注意力并且进一步博得同情,再进一步就可以夺取他手上那只还没被动过的兔子了……

  这是她们第二次误会可爱的小白了,吃饱了该休息了,打个饱嗝和哈气之间的东西真的有罪么?

  可惜的是,灵看见了她们的动作,也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可是他并不准备再付出任何代价。今天,灵已经付出了三只,哦不,是两只肥硕的风兔的代价了,第三只是用来招待朋友的,他觉得这样已经足够很得体的应付这两个突然就冒出来捆绑在自己车后面的古怪家伙了。

  百般提示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二女恶向胆边生,劈手夺过她们同伴手中的晚餐,狠狠心扯下还未被动过的左侧前肢和后腿,接着就抛回剩下的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部分,闪人躲到一边去偷偷享用了,留下一脸无奈的年轻男子和满脸愕然的灵。

  果然,这两个才是真正的强盗啊!

  看着朋友无奈撇嘴的样子,灵耸耸肩,把完整的风兔撕下一半来丢了过去,又累又恶的度过了难熬一天的小伙子是需要大量营养补充体力的,而灵刚好休息了半天,中午还享用了不错的一顿,用他的话来说,与其让小白那家伙吃撑了肚子倒头就睡还不如便宜了未来的朋友呢。

  年轻男子看着灵善意的笑容愣了愣,随即也笑了,一声轻轻的“谢谢”过后,他开始继续苦干起来。

  果然,很可能会成为朋友呢!灵也抱着手中的半边风兔啃了起来,吃相似乎也不比身边那位好上多少。

  把刚刚抢夺而来的一半风兔手脚分而食之的两位女士又按着肚子等了一阵以后,那种让人无力的饥饿感才慢慢消失,并且似乎有了种涨涨的感觉。这个时候,被美食驱赶到一边的劳累感再次光临了,她们现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由于灵的马车行进速度问题,她们必须在野外过夜了,对于这两个娇生惯养从来没有野外生活经验的小丫头来说,完全不知道有帐篷这种东西一说,自然也就不会带在身边。现在,既然她们要休息,就要选择最舒适最安全的地方,那个马车看来不错,能在里面过夜一定是最好的,只要她们抢在两位男士之前进去并且做出熟睡的样子,想来是没有人会不顾风度赶她们出来的。

  但是,美梦再次破灭了,小白比她们早一步到达,把入口很稳妥的拦住,那甜美的样子似乎是已经睡了很久很久。

  两女不死心的绕了马车一圈,无奈的发现除了现在被拦住的那个外,另一个入口已经被人彻底封死,窗户么,也被窗格完全拦好,断绝了她们最后的希望。

  看着睡得异常香甜的小白,看着车内那隐约可见的舒适小床,短发女孩那消失了小半天的怒气突然冲上了头脑,右手立刻往腰部探去,不料却摸了个空,呆了一呆,才想起自己那柄华贵的佩剑还放在车夫位置上,此刻正被那只大狗压在身下。顿时,她什么多余的愤怒都不见了,拉着另一位女士跑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倚靠着树干休息起来,没一会就被无尽的疲劳拖进了梦乡,在那里拼命的诅咒起某只个头较大的白狗来……

  天哪,我们无辜的小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是第三次被冤枉了。他选择在那里睡觉根本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因为白天的经历让他习惯并且喜欢上了这个位置,仅此而已。两位女士如果想进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有当灵不在场或者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发布命令的时候小白才会按他自己的喜好行事,其他时候做任何事情都要经过他的灵主人允许的。

  在灵的劝阻下,可爱的年轻人并没有惊动那两个闭着眼睛还在絮絮叨叨不知道说着什么东西的不怎么可爱的女士,直接进了车厢,那张舒适的小床对于两个身材都不粗壮的年轻人来说足够轻松躺平了。

  “我叫灵*斯图尔特,你叫什么?从哪里来?”灵主动打开了话匣子。

  “我……我叫乔可*拉米亚斯,是菲曼郡人。”年轻男子显得有些腼腆,他不知是不适应和陌生人说话还是不适应和其他人躺在一起,不断的扭动身体变换姿势。

  “我也是菲曼郡人啊!这么说我们还是老乡啊!……”灵就这么和这个叫做乔可的小伙子攀起了交情。不过,好像,似乎,大概,他们那还没有出菲曼郡的范围……

  周游本村、邻村、邻镇、邻城整个魔域的灵很轻易的就从乔可那不是很严密的嘴里得到了他想知道的情况。

  乔可三人来自菲曼郡菲曼城的一个贵族世家,严格来说是两主一仆,小姐是乔可的姐姐露娜,少爷是乔可本人,还有一个是露娜的贴身女婢小露。露娜小姐由于家庭管教出现偏差而变得不甚讲道理并且野性难驯,一天到晚想着离家出走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呼吸个一两口据说是最甘甜的自由的空气。

  七八天前,她终于找到机会,会同贴身小婢蛮横的劫持了自己那个最受家主宠爱的弟弟,一路东逃西窜到了戈尔城,估计甩掉了追兵后就迫不及待的扮演起她仰慕的强盗来。没想到第一次出手就碰上了比她更不讲理的某狼,一个跟头栽的着实不轻……

  听完乔可的讲述,灵暗暗叹息,一是为了新朋友乔可,那个婢女看起来至少有半个屁股已经坐到了他的头上;二是为了新朋友乔可姐姐和她婢女的名字,那实在是糟蹋了这两个个好名字。

  很快,两个年轻人就成了好朋友。灵这回算是第一次交到了年龄跟自己相近的朋友,以前那些少则差个三五十岁,多则差个两三千岁,种族相差也比较大,能说的话题也少了许多。而乔可这个害羞的家伙似乎也是交到了他的第一个朋友,兴奋非常。

  不过再大的兴奋也抵受不住更大的困乏,两个实际上还是少年的大孩子很快就睡着了。于是他们中的一个,错过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啊!”小露惊叫起来。

  “啊!……”第二声是属于她主子露娜的,声音远比前一位高亢有力,却没能弄醒熟睡中的乔可。

  据灵估计,应该是遇上什么虫蛇了。听着二女大呼小叫的快速接近,灵没理会她们,因为听声音中气十足也不像有受到实质性伤害的样子,既然没有受伤,那就随她们怎么闹腾吧,只要靠近有小白坐镇的马车,就不会有太大危险的。

  “哗”的一声轻响,窗帘被木棍挑开一道小缝,灵很配合的把呼噜打得震天响。两女没办法,只得委委屈屈的靠着车轮瑟缩的靠在了一起……

  ………………

  半夜时分,一个人影突然坐起,小心的抱着自己身上的毛毯轻手轻脚的下车,在外面胡乱转了一大圈后才终于在车轮边发现了自己的目标。等人影回到马车后,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位置正被一条新毛毯霸占着,狠狠的挠挠头后,很快的接受了现实,拉起毛毯倒头睡去了。

  另一个一直没有起身的人,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正在做着什么好梦吧。

  ………………

  天亮了,灵懒懒的在床上躺了好一阵才伸着懒腰打着哈气爬了起来,身边的新朋友乔可却早就不见了踪影。

  再打一个哈气,灵慢悠悠的下车,随脚踢醒还在絮絮叨叨的二位女士,很善意的提醒她们今天是个不错的好天气。

  等三人把自己收拾完毕的时候,消失了一段时间的乔可才灰头土脸的钻了出来。他肩膀上抗了根木棍,木棍上用青草胡乱绑着两只一看就是被虐待致死的山鸡,他说,那是早饭……

  “早上不适合吃太油腻的东西。”灵的一句话让女士很赞同的同时让另一位男士很尴尬。

  “不过,可以留到中午享受。我烤山鸡的手段也还是不错的。”灵的第二句话让那位男士大受鼓舞。

  “那早饭吃什么呢?”刚受过一次不吃早饭教训的女士指使她的弟弟发言。

  “唔,我有不错的糕饼,还有不错的奶汁,不过只用来免费招待朋友。”灵的脸色有些古怪,他指着两位女士的方向,说:“这里只有一个是我的朋友,你们,还停留在强盗阶段……”

  说完,他不顾两位女士的脸色,装模作样的从马车里拿出一块大桌布在地上铺好,接着又装模作样的在马车里一阵翻找,弄出一大批各色糕饼点心,以及大罐小罐的羊奶、牛奶、鹿奶,把它们在桌布上一一放好,不经意打开的包装让香味填满了附近整个空间。

  “我出钱不就好了……”禁不住诱惑的露娜甩出五六个金币,然后大大咧咧的拉着小露坐下,旁若无人的飞嚼大咽起来。

  六个金币?这可是魔族高手精心制作的啊!无论是从手工还是材料上来说都是上上品了。

  还真是强盗啊!灵上下抛着那六个金币,莫名的笑笑,他可不准备和这两个女人计较。

  不过,那些高手似乎都是灵的亲传徒弟啊……

  一边的乔可想的却是其他事情,他可是在那个马车里待了一整晚的,可他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啊。怎么又跟那毛毯一样突然出现的。

  挠挠头,算了,先接受现实吧。乔可抛开木棍,加入早餐者的行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