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节 魔剑逞威

骨灵 明天 3763 2006.09.07 00:08

    第五十节魔剑逞威

  刚刚触碰到剑把,哈维就闷哼出声,强劲的圣级斗气全力灌注在了接触魔剑的那只右臂上,把整只手臂弄得仿佛烂银浇铸的以一般,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伴随着透体而出的亮银光芒出现。

  实力相对来说完全不够看的灵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几乎是亮银光芒仆一出现他就被这强大的力量震得闷哼一声,连人带剑飞跌了开去。

  强烈的银光肆无忌惮的绽放了好一会才渐渐黯淡下去,在此期间,哈维双目紧闭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右手指尖的那方寸之间的狭小区域,而灵则是抱着长剑半躺在地上,一脸的目瞪口呆,巨大的惊讶加上绝强的气势甚至连起身从新站立都没法办到。虽然灵知道一个站在人类顶点的剑圣是很强没错,之前他也曾估计过圣级高手的实力,可是现在,在他的面前就有一个超卓的剑圣在展现着他的一部分力量,灵惊恐的发现,原来圣级高手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太多了,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几乎让他不能呼吸。现在灵才真正的明白,他现在的层次和真正的高手们差的太多了。

  良久,收敛了力量的“魔之剑圣”哈维才放下胳膊睁开眼睛。

  “好厉害!”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随意的用袖口抹去额角上的微微汗水,有些后怕的说。刚才可真是把他吓到了,要不是手部动作很慢加上反应够快,那后果几乎是不堪设想。

  前次见到那把黑**剑的时候,哈维虽然也觉得他很强大也很诡异,但是那不过是远远感觉到的表面现象罢了,后来因为和灵相认又见到那个人的物品心情激动,最后又被一个藏头露尾的不速之客打乱步骤,所以他并没有把任何精力放在那把黑漆漆的长剑上。

  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他和灵的距离靠的很近,从那把剑刚刚被拿出来的时候,哈维就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压迫感,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像他此刻并不是站在这里而是身处一个巨大怪兽的嘴巴里,那种仿佛全身湿漉漉的站立在冰天雪地种的滋味让他一度一位遇上了天敌。

  仔细观察了半天,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又看到自己的侄子一脸轻松的手持剑尖没事人的样子,哈维这才下定决心试试自己的触觉。就这样,他还是很小心的控制着自己手部的速度和动作,可没想到还是吃了大亏。

  在右手食指的指尖就要触碰到剑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吸力紧紧的抓住哈维的手指,把它狠狠的拽向向剑柄。手指和剑柄在哈维预想和控制的时间之前接触到了一起……

  没有感觉,凉凉的,仿佛这就是一把极为普通的长剑,一把让人一接触到就想把他紧紧抓在手上的好剑。这是指尖皮肤的感觉。但是,有所防范的剑圣从那似乎要把光芒都吸收进去的剑体中读到了另外一种东西。

  漆黑,没有边际,没有天地,没有生命,没有前后也没有左右,整个世界除了真真实实完完全全的黑暗以外不纯在任何东西。在感受到这个令人发狂的世界的一瞬间,哈维就有了转身逃跑的想法,同样,他也这么做了。就在他逃离的那一刹那,掩藏在那无尽黑暗后面的东西撕开了遮盖物跳到了他的面前。整个无光的世界似乎还是那样没有变化,但是圣剑士那敏锐的精神还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种强大到无法想象无可违背的力量正在他前面的不远处聚集。同时那股吸力更是成千百倍的增长,拉扯着玩具娃娃一般的圣剑士向前飞冲。

  这是地狱的大门正在张开么?惊骇到极点也无助到极点的圣剑士下意识的全力催动自己的斗气灌注到右臂当中,可就在斗气刚刚运转了一小半的时候,那股巨大的吸力就像它出现的那样突然消失了。是手持剑尖的灵被斗气外放的力量震飞了开去。

  虽然,那吸力已经不复存在,但是那无可抗拒的恐怖感觉依旧存在着,他仍然紧紧的咬住哈维的指间不肯放手。以往无数铁与血的经验告诉惶恐的剑圣:是下决心的时候了。

  超高浓度的圣级斗气在指尖炸开,那曾和恐怖魔剑接触过的一小块皮肤连着那皮肤下面的肌肉和身体完全的分离了开来,一同离开的还有那无可违背的力量。

  虽然闭着眼睛,但哈维还是能清楚的“看”到来自与他身体的那一小部分在不断的干瘪、收缩,直至变成微不可见的粉尘消失在空气当中。

  浑身肌肉紧绷着的圣剑士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右手食指的第一节缩短了一近一半,那白森森的骨头和肉一起组成了一张狰狞的面孔,就像是那魔剑在向他示威。这点伤痛对独自漂泊了多年的圣剑士来说并不算什么。在斗气的控制下连血都没有流多少。但是右手食指的受伤也给他带来了麻烦。对于一个习惯右手握剑的技巧型魔剑士来说,这个部位发生了变化就需要重新掌握持剑和出招的感觉。虽然在这个情况下仍然没有任何一个接近但还没达到圣级的高手能给他造成麻烦,可是一旦让他现在就加入同级别的较量,这些许的差异就可能造成承受不起的后果。

  万幸的是,哈维现在失去的还只是这无关大局的一点点东西,要是斗气运转的再迟一些或者和剑柄的接触面积再大一些,那么会发生的事情就没人可以保证了。失去一只手指?失去一只手?失去一只胳膊?还是干脆一次性把能够失去的统统失去?……

  再次长长的呼了口气,在呼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改为短促的吸气——哈维发现,他刚刚聚集起来的斗气有至少四分之一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那小小的断肢行为显然无论如何都用不了这么多的力量,更为严重的是,圣剑士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累了,连脑袋也隐隐的痛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那把剑在那短短的一瞬间造成的么?他在那一瞬间就吸走了那些力量,也许还有什么别的。

  看着有些僵硬的站起身的灵,哈维那原本总是挂着慵懒笑容的脸上一片严厉,他沉声说:“这把魔剑太危险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使用。而且,你必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他安置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有这么一把可怕的魔剑。”

  “是的,哈维叔叔。”说实话,直到现在灵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做出肯定的回答,即使是哈维没有提起,他也会在弄清楚魔剑的悬虚摸清楚他的底线之前好好的封印他的。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灵想不通自己剑圣叔叔那奇怪的举动,难道这剑柄上淬了毒不成?不过这把剑从铁块时代起除了灵自己和小骨有机会触碰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精神集中在圣级高手那举手投足间强大威能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哈维的伤势,这也难怪,失去的那部分血肉已经被吞噬的无影无踪,具体的受伤过程都被挡在强烈的银光之下,灵就是有心想看也看不到啊。更何况,这年头那有正常人总喜欢盯着同性生物的手指头看的!

  为了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把剑放回私人空间之前,灵特意把长剑倒了过来,由手握剑尖改为手持剑柄,但是很遗憾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恐怖的怪物到了他的手上仿佛就像是胆小到了极点的小老鼠,怎么捣弄都不肯露出头来。

  这边灵在装着七手八脚的收拾长剑,而那边我们的剑圣大人已经看呆了眼——这小子糙手糙脚的摆弄的那把可怕的魔剑居然屁事都没有,好像那东西是他家里养的似的。

  有着“青紫剑魔”别称的“魔之剑圣”哈维大人猜对了一大半,虽然那把剑不能说是灵家里豢养的(人家都是自己找食滋补的),但是他的确又可以说是他“生”下来的。灵这个半大小子就是这个让剑圣都对付不了的玩意的缔造者,或者说是缔造者中功劳相当大的一位。破门而入的那几位加上小骨都可以说是出了很大力气,甚至可以说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他们中的前几位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最后那位又从来没有活过。所以,灵这个参与了伟大的创造工程的唯一活物已经当仁不让的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

  “为什么你拿着他会没有事情?!”吃了苦头的剑圣哈维大人心中的惊讶不是一点半点,他根本想不到居然有人无视那魔剑的力量。

  不信邪的剑圣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比如吧剑放在地上然后往上扔能够找到的包括衣料在内的一切物体,结果发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事实:所有有生命的物体碰上去都会被吞噬的一干二净,所有的非生命物质也会被不断的侵蚀(以上的两个所有不包括灵以及和灵有着直接接触的东西在内)。也就是说,这把生命与非生命基本统杀的魔剑连灵衣服上的线头都不会破坏……

  “认主了,一定是灵物认主了!……”事件已经超过了剑圣大人的可知范围,他只能给出这么个莫须是的结论来唬弄自己。

  这一点,灵不同意,他在学术和认知方面谁的面子都不卖,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根本没有哪怕一丝一豪的认住迹象,他本人一点点的感觉也没有,也没办法和所谓的“剑灵”沟通。凶恶的魔剑在他手里像烧火棍多过像剑,那基本上就是一件可以用来劈砍东西而又不会弄伤自己的利器而已。

  为了佐证他的观点,灵还详细叙述了他自己的奇怪体质,并推测还是他的体质比长剑的更胜了一筹。

  出人意料的,哈维对灵的体质问题没有提出任何置疑。

  “我认识一个体质奇怪的家伙,明明是个干瘪的不得了的人却在几天之内吹气球一般的涨大了起来,长出来的都是比钢铁还要结实的肌肉,力气也莫名其妙的大了上百倍……”说到这里,剑圣大人露出恐惧的神色,他死死的盯着灵的身体,接着说:“那家伙是个成年人,还哀嚎了好几天。你说你从婴儿起就这样……那么……”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