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骨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节 一个男的救了两个女的

骨灵 明天 4573 2006.01.12 16:52

    

  小白的表现提醒了灵,有情况。

  果然,前面不远处迎面来了一群人。

  灵一行现在的位置是在通往下一个城市的路上,照理说出现一些路人夜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眼前的这些人排成两排把路都完全挡住了。并且,领头一个依稀就是昨天那个被露娜打倒在地的少东。

  发现这一情况的灵连忙扭头向边上的两位女士使眼色,不过他立刻就放弃了这一徒劳的举动——她们趴在缓缓前进的马背上,胳膊搂着马脖子睡得正带劲。

  “停!”伴随着灵这一声大喝的还有飞向两匹马屁股的金属小块。

  被灵“暗算”了的马儿轻松将两位女士从睡梦中唤醒,并且很快让她们醒得不能再醒。

  “你想干什么?”好不容易控制住又蹦又跳的马匹的露那在出了一身冷汗后第一个质问的就是在一边看上去很无辜的灵。

  “呶。”灵耸耸肩,嘴巴往上一翘,下巴朝那些挡路的朋友方向一瞥,很成功的转移了两位从睡梦中被惊醒,嘴角边还残留着可疑水渍的女士的注意力。

  “又是你这个大色狼!”被转移了注意力的女士还是很聪明的,她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位至今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少东,小脑袋瓜一转就认识到对方此时出现的罪恶目的,并且开始从语言和气势上压倒对方。

  “色狼又怎么样?少爷我在维克城可是从小这么干到大的,城主是我爹的换贴兄弟,家里金银无数,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显然经过长途跋涉的无名少东有些精神不振,不过他倒是很光棍,直接承认了自己的优点后开门见山的说出了他那在灵看来不是很过份的要求。

  “想得美,区区一个城主算什么……本小姐……你这种垃圾货色我……”大概是因为刚刚清醒,大脑还没从那一片混沌中拔出腿来,露那说话有些不大利索。不过不利索的只有嘴巴而已,她的身体则是很干脆的拔剑驱马上前,满脸的是莫名其妙的红色。

  把话说一半就突然出手,这算是偷袭么?灵看着正快速拉近与敌人不算短的距离的露那,摇摇头,扭身看看还在幸福的睡梦中的乔可,接着耸耸肩,当他再次转过身去的时候,背在身后的手里突然出现一张墨绿色的长弓。绿角!

  “看来逃不成咯。”灵一脸无奈的看着少东的手下们慢慢向马车围过来。他不是很担心露那的安危,因为根据的的估计露那的实力跟正迎向她的那位是半斤八两,正常情况来说三四十招内应该是分不出胜负的。而真正开打灵也不会怕他们,以眼前这些人的实力,他有把握在不暴露全部实力的情况下解决掉这些麻烦。

  看她忙活忙活也好,灵这么想着。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灵目瞪口呆——第一剑,剑飞,第二剑,人倒,接着兴冲冲奔着去跟同样是非专业的盗贼兄弟交流感情的露那大小姐被人捆了个结识。

  这倒不是灵估计错的双方的实力,在正常情况下,他的结论是不错的。但是那只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而现在的露那大小姐的身体正处在一个不正常的情况之下。

  在马背上僵卧了半天的两位女士从梦中惊醒后立刻投入到与马儿的斗争中去,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身体的不对劲,待到拔出剑来跟着马儿跑上两步,露那立刻就感到浑身的无比酸痛,再颠上一会,更是腿酸手麻,用尽全身力气还是有一只手指接触不到剑柄,一路七拐八扭着身体头昏脑涨的向前冲去。跟敌人两剑交接的时候,她的身体的正处于那种要恢复未恢复的酥麻阶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吃惊的把手中看起来颇有威势的长剑一磕即飞,接着长着大嘴巴用看似随意实际上也是属于下意识的一剑把自己拍下马背,再接着就被早就守候着的现在却同样惊奇但是手下动作还是异常熟练的半专业盗贼们捆了个结实。

  “小姐!……”伴着一声娇呼,历史再次重演……

  “男的杀了,马车带走。”无名少东见目的达到,精神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一边撅着屁股手忙脚乱的滑下马背,一边还不忘发出命令,看来他是不愿意在待在马背上了。

  看着不断冲过来的打手们,灵撇撇嘴,这下是真的要出手了。

  伴随着小白的低吼声,灵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三支精铁箭,瞬间张弓射出,在对手有反应之前分三个方向深深的插入他们的面前的地面上,接着又是三枝箭搭在弓上对着扑上来的敌人做出欲射不射的样子,同时做好召唤那一打零一个骷髅拳师的准备。

  看着那三枝闪着寒光的精铁箭,正待飞身扑上的众半专业盗贼们发了一声喊,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在拨马回身的时候,有几位马技似乎不是很好的朋友更是飞身直扑大地,其中一位运气最好的连马匹也带着扑了下去,连人带马侧着身子拍在坚实的地面上。谢天谢地,马儿没有受伤,很快的站起来到一边吃草去了,而那位腿骨已经被不均的分为几份的仁兄也很硬气,一声未吭,直接晕过去了。除了这位幸运儿,其他几位倒是没有受伤,很快就揉着脑袋屁股一类的地方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并立刻记起本职工作手持兵刃和灵对峙起来。

  自此,我们的灵以他个人的魅力,让敌人还未动手就非战斗减员一人。

  在这样的近距离,以这些非专业盗贼的实力根本没有避过灵手上的长箭,这也是刚才他们拼命后退的原因。在后台老板的压力下,在同僚们精彩表现的提示下,打手们纷纷下马,放弃了相对来说不灵活的作战方式。

  但是,即使是这样,众打手们还是战战兢兢的不愿靠近蓄势待发的灵,一些实力完全停留在忠实家仆级别的兄弟更是在注意剪枝的同时更注意龇牙咧嘴的小白。一时间除了几个脑袋不够灵活的家伙外,所有的打手们都尽力把自己的身体掩藏在同伴身体的后面,恨不得只露一只眼睛才好。

  对峙的时间长了一点,灵觉得有些无聊,他不愿意先出手,巴望着哪个不长眼的好心人先站出来让他试试箭,一旁的小白也不停的用鲜红色的舌头不停的舔拭着尖利的牙齿,挤眉弄眼的恐吓着那些个胆气不够的家伙。

  “救命啊!……”短短三个字,被露那大小姐处理得激昂高亢,大有直破云霄之势,其造成的后果也相当严重。

  灵吃了一惊,持箭的右手一颤差点就把箭射出弄伤花花草草什么的,而小白则是差点咬伤了自己的舌头。最十恶不赦的是,它竟然让两位双手力道稍显不足的朋友丢掉了自己的兵刃,更加丢掉了他们在同僚之间以及在敌人眼里的脸面的,顿时让两个手忙脚乱捡兵器的可怜人一脸臊红。

  “救命啊!……”又是一声喊,不过这明显是跟风之作,没有了前回的分金断玉功能外还充满了女性特有的娇柔。这是总是迟她小姐一步的小娜的杰作。

  灵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直率的无名色狼少东终于成功稳妥的爬下马背,开始研究起两位女士的服侍和秀发来。

  “救命啊!……”

  “救命啊!……”

  一唱一和的喊叫声居然让灵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他觉得现在的露那和小露要比在乔可面前的那两位要可爱得多了。所以,他决定在那位值得尊敬的率直年轻人在研究身体构造前夕再出手……

  “救命啊!……”

  “救命啊!……”

  ……………………

  就在灵出手前的那一瞬间,一声两位女士期待已久的大喝传来。

  “住手!……”这两个字比那最初的三个字还要激昂上几分,其中的男子气概更是让两位女士听得心儿翩翩飞,不过对其他人来说就没什么大作用了。先前丢人的两位把兵刃握得更紧了。

  随着嗒嗒马蹄声接近的是个骑着纯白色骏马身着亮银骑士轻甲的金发骑士,那英俊的面庞让除了灵之外的男士们感到不爽之外也让两位女士差点把心儿从嘴里吐出来给他看。在差点让人吐心而亡的骑士身后,跟着八名同样身着骑士轻甲却原没有打头那位身上的抢眼的中年骑士,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肃杀之气。

  “你们这些强盗,居然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对两位美丽的女士不敬,看我乌而科*毛利内斯来收乌而科*毛利内斯拾你们!”英俊的骑士说出了只能让两位女士兴奋不已的话来,不过他的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大妥帖。

  “上!”不愧是一直被灵所看重的无名率直青年色狼少东,说话都这么干脆。

  终于有机会远离无影箭枝威胁的众打手顿时振作起来,丢下灵和小白以及躺倒在地面上仍旧昏迷着的同伴,翻身上马兴冲冲的向那看上去不是很多的一位数骑士迎去。在他们眼里,明刀明枪应该会比来无影去无踪的长箭好对付得多。

  可是,他们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即使是那些明刀明枪也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二十多位可敬的忠仆们转眼就被九位骑士轻松放翻,其中,那两位丢了大脸后冲在最前面的兄弟都是被那个叫乌而科的家伙解决的。他,也就解决了这么两个。

  被人打翻在地的家伙们立刻翻身起来,第二次挑战八位骑士,结果很快再偿败绩,并且出现了几个重伤者。几个先前被灵错认为是忠仆的家伙们立刻撕掉伪装,丢掉忠实的座右铭,四散飞逃,而剩下有心无力或是有力无心的朋友魏颤颤的在几位骑士的逼迫下和控制着两女的少东几人靠拢在一起。

  “不要过来!我会杀了她们的!”打劫不够专业的少东兄弟这回来了精神,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匕首,横着架在露那的脖子上,另外一位女士自然也有人招呼。

  “放下匕首,我乌而科*毛利内斯以骑士的名义保证让你安全离开!”英俊的金发年轻骑士一脸的虔诚,仿佛他面前的是伟大的天神。

  “不行!不能放他走!”这会儿来了强援的露那大小姐企图变被动未主动了,一点都不把那把掌握着她性命的闪着寒光的锋利匕首放在眼里。

  “就是!”永远慢一拍的小露嘴里这么说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乌而科那似乎带着灿烂阳光的面庞,满脸桃花开。匕首?那算什么!

  “贱人!我杀了你!”无名少东说话还是那么干脆,但是他高高扬起的匕首却始终不落下来,就那么竖着,不知道是威胁露那还是威胁年轻骑士。他的举动影响了身边的手下,于是又是一只匕首高高竖起就是不见落下……

  “当当”两声脆响,却是一直张弓搭箭的灵觉得无趣好歹出了一下手,两只利箭几乎同时击中两把匕首,把它们远远的击飞了开去。八位中年骑士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轻松的把两个弄不清自己位置的人质救了下来。

  幸亏有英俊的年轻骑士站在一旁,也幸亏两位女士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和矜持,无名的少东兄弟和他的手下们终于在毒打下逃得了性命,飞快的爬上马背头也不回的逃走了。如果灵没有看错的话,有一匹马儿把腿放在了不是很恰当的位置,那位开头就一直躺倒在地上的朋友刚刚睁开眼正待嚎叫,就又是眼睛一翻,一声不吭的继续做他的“美梦”去了,当真是个非常幸运的家伙。

  “我叫乌而科*毛利内斯,米什尔郡领主乌玛*毛利内斯是我的父亲。两位美丽的小姐能把芳名告诉在下么?”年轻而英俊的骑士显得彬彬有礼,除了那两个不是很顺耳的名字之外一切都好。

  “我……我叫露娜,她是我的婢女小露……”

  “原来是露那小姐,您的名字真是和您一样美丽……”

  …………

  “娜儿,……”

  “乌哥哥,……”

  灵研究着天色,想要发现这个世道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

  …………

  又是一个傍晚。

  “啊……睡得好舒服!”这个时候,乔可终于从神游中打着哈气回转过来。

  “天快黑了啊,时间过得真快。怎么多了这么多人?”乔可钻出来,先看天,后看地,发现两者都发生了变化。

  “娜儿,……”

  “乌哥哥,……”

  乔可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你们好。但是,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历史的相似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