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昨日依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血色

昨日依然 梦想摘星星 3844 2019.03.15 06:51

  平安陵园因为地处郊区的缘故占地极为广阔,全陵的主旋律除了古朴的灰色便是暗淡的白色,虽然绕着陵园外侧围成一圈的绿色树木为其增添了不少的灵动与生机,但整体看来仍然显得十分庄严肃穆。

  不知陵园设计师是真的信奉上帝还是故意恶搞,如果有人从半空中俯瞰下去就会发现,平安陵园呈一个标准的十字架形状,而“十字架”四个凸起的角再加上正中心的方形区域,这五个部分便是陵园的五个区域了。

  各个不同的区域间是没有直接互相连通的路径的,所以如果前来拜祭的人想要从一个区域进入到另一个区域,那就必须要先回到正中心的祭坛处才能通过那里四岔的路口前往目的地。

  不同于其他区域一个萝卜一个坑,一块墓碑一个人的林林总总的布局,位于“十字架”东部的烈士区放眼望去就只有一座高达二十五米的墓碑。

  这座巨大的墓碑静静地矗立在整个区域最中心的位置,上下共分为台座、须弥座和碑身三个部分。台座整体呈海棠花型,被层层叠叠的台阶如众星捧月般拥着,四周还环绕着用汉白玉制成的栏杆;台座上是一层须弥座,镌刻有以牡丹、荷花、菊花、垂幔等组成的八个花环;而碑身上则用刻刀密密麻麻地雕镂着一个又一个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平凡的英雄们的名字,让人不禁为之肃然起敬。碑身的最下端还留有一大片空白,想必是为了方便未来在上面增添名字而设计的。

  除了墓碑之外,烈士区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再无其他的装饰物,这让视野显得十分开阔。平日里的这个区域就如同顾宁所在的北部的衣冠区一般少有人来拜访,沉睡在这片土地之下的英魂就这么安静祥和地享受着生前十分难得的静谧。

  然而,在中元节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日子里,几名不速之客却打破了此地的静谧,一场令无数英魂都不禁倒吸冷气的阴谋就此拉开了序幕。

  现在是早上七点半整,几乎是在顾宁前脚刚迈入衣冠区中后,一名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便恭敬地虚扶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缓步迈上了阶梯。

  前文已经说过了,每个前来陵园拜祭的人无论想要前往哪个区域都要先经过最中心的祭坛处,这两个人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与其他人稍有区别的是,老者在经过祭坛时停下了丝毫不显蹒跚的步伐,伸出手满怀感情地摸了摸别人几乎不会去关注的祭坛,叹息道:“伙计,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老了啊。”

  祭坛为一座U字形建筑,东西长约30米,南北长25米。周围上层是古代最传统用明黄色油漆涂刷的柱廊,柱廊下则是高约5米的台座,台座上部刻有一条巨大的高浮雕壁带,由宽度1米左右的雕刻石板连接而成。

  令人奇怪的是,浮雕雕刻的不是远古神话中的神明们,而是一只只叫不出名字的异兽,它们或拼斗杀戮或仰天咆哮,路过的人们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一股子滔天的凶焰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这也是人们不待见祭坛的原因之一。

  微胖的中年男子听到老者的话后神色立马变得惶恐了起来:“坛主大人,对、对不起,是我看护不周才导致祭坛的破损的。”其实他足足雇佣了四名清洁人员每天啥事都不干就光维护祭坛的清洁了,那些破损的地方完全就是因为建筑材料的劣质所以才在岁月的侵蚀下不可避免地形成的,跟他看护不周实在是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然而,中年男子却是打死也不敢说出心里的牢骚话,要知道眼前这位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和蔼的老人年轻时在组织里可是出了名的残暴与喜怒无常的,有一次更是在暴怒之下活生生地打死了另外一位大人的亲生儿子。虽然因为他的脾气上面的人已经很久不再让他出来办外放任务了,当下这次行动是他这么多年来被任命的唯一一个任务,但鬼知道他在岁月的蹉跎之下的脾气是变好了还是更坏了,中年男子才不想用生命去试探老者现在的状态如何。

  被称作坛主大人的老者温和地笑了笑,看不出真假:“没事,这座祭坛好歹也是我当年设计的,用的材料能坚持多久我心里有数,不怪你。”

  中年男子看着坛主的笑容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很显然,相比于坛主以前动辄让人血溅三尺的性格,现在将所有情绪埋在心底不轻易展现出来的他无疑是更加的难缠了。不过这一切和男子也没多大关系,只要配合坛主完成这次任务,凭着他在行动中做出的卓越贡献,他肯定能获得召回组织本部任职的殊荣,从此脱离坛主所统率的江南市分部和跑腿的命运,过上平步青云的快活日子。

  想到未来生活的种种美好,哪怕是一向心思深沉的男子也不禁喜形于色,就在他沉浸在幻想中不可自拔的时候,坛主结束了自己的回忆之旅。

  他扭过头满怀深意地看了看男子,淡然地道:“你确认要这么做吗?打开通往梦乡的大门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最终很可能是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要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如果现在你后悔了可以跟我说,我让组织去寻两个觉醒了异能并且有血缘关系的童子就行了。”

  中年男子脸色一肃:“为组织贡献一切是我入职后便立下的誓言,我心意已决,您不必多劝了。”开什么玩笑,能够在有生之年得到这么个高升的机会绝对是八代祖坟都一起冒青烟了,他要是不好好抓住那可是会被人神共弃的。

  “好吧,那我们开始吧。”坛主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对于这个任劳任怨安分守己的老部下坛主其实还是满有好感的,所以才会慎重地警告他不要因为组织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破坏掉自己现有的幸福。但现在看来中年男子明显已经陷入一种不听人劝近乎癫狂的状态,坛主估计自己再劝说下去可能都会被他当成是想抢他功劳的老不要脸了。

  得令后的中年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狂热,他径直走向了祭坛的一段浮雕旁,双手半举,富有韵律地对着浮雕上刻画的异兽连续虚按了几下,一阵普通人无法感知到的元力波动顿时呈扇形从中年男子的虚浮的双手下向前展开。

  这阵波动十分微弱无力的样子,但在冥冥中一股莫名力量的加持下竟奇迹般地没有断绝。只见它颤颤巍巍地向前试探着,在触碰到男子面前的浮雕后好似欢呼了一声,嗖的一下就钻进了这段浮雕刻画的异兽的眼睛里。

  这段浮雕上的异兽外形与祭坛中的其它异兽一样生的凶恶可怕:它有三个头,长着蛇的尾巴,头上和背上的毛全是盘缠着的条条毒蛇。此时的它正狰狞地抬着自己的三颗头颅仰天咆哮着,让看到它的人们望而生畏,情不自禁在气势上就低了一头。

  而当那股波动分成六束分别钻入异兽的六只眼睛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异兽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血红之色,然后它居然自己走下了浮雕!

  没错,一个高达五米全身由混凝土刻成,按理来说只是个平面图形的“画”居然以一种被屎意驱使而冲入厕所门的姿态自顾自地走下了浮雕!它甚至还给自己手动补了个3D形态的模样!这幅画面要是流传出去绝对会让百分之八十的科学“砖家”们脑袋当机,剩下百分之二十则会深感自己这么多年来学的是个狗屁然后一时想不开心肌梗塞致死。

  不过很显然,中年男子和坛主这二人组并不是什么科学狂人,他们一脸淡定地看着异兽抽风般把自己身上的混凝土抖下,露出原本黑色的皮毛,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开心。

  将自己的形态模样恢复正常后,异兽便把凶恶的目光投向了二人组,看到二人组一副脑满肥肠十分美味的样子,三只头不禁同时流下了饥饿的口水,眼瞅着就要扑上去和两人来一场面对面的激情对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坛主突然掏出了一块赤红色的玉佩。那玉佩的正中央飘浮着一个淡淡的奇怪虚影,仔细一看这虚影竟与眼前的三头异兽有几分神似。此时,感应到异兽存在的虚影忽然像心跳一般有节奏地一明一灭了起来。

  随着虚影明灭的频率越来越快,三头异兽眼中突然绽放出了耀眼的红芒,那红芒在半空中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复杂法阵,法阵在成型后霎时间便急剧收缩化为一个血红光圈套在了异兽中间头颅下方的脖子上。

  被光圈套住脖子的异兽就像是被抓住七寸的蛇一般一下子就萎靡了下来,甚至还深深低下了自己的三个脑袋讨好般地向坛主吐了吐舌头,从狰狞怪兽到看门家狗的画风转换简直毫无违和感。

  坛主笑着摸了摸异兽的大脑袋,然后随手便把玉佩抛给了中年男子。以坛主的实力哪怕没有契约之魄,他也不会惧怕如今只余一缕残魂实力大降的异兽,所以玉佩就留给中年男子来以防万一好了。

  在中年男子视若珍宝地收下玉佩后,坛主又掏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圆球并把它当作食物喂给了旁边正装成乖宝宝的异兽:“结界就交给刻耳柏洛斯去布置,现在,我们去它当年穿梭到现世的裂缝那里看看吧。”

  ............

  稚嫩的大笑声余音袅袅,在被玻璃穹顶覆盖着的衣冠区里传得很远。

  “吴晓宇,你又欺负弟弟!”两个小屁孩的妈妈闻声回头,在看到坐在地上的朝天辫小孩后脸色一沉,声色俱厉地对西瓜头小孩吴晓宇喝道。

  吴晓宇得意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他低下头嗫嚅道:“我们只是切磋一下而已嘛......”

  在妈妈越发严厉的目光下,吴晓宇有些支撑不住了,他上前一步拉起在一旁装死的朝天辫小孩,求助地望了望他:“对吧?我们只是切磋一下对吧,晓明?”

  吴晓明被坑弟的哥哥强行推到了C位上,不得不用软软的童音硬着头皮答道:“对的对的,我们只是在切磋而已。”说完他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妈妈。

  哇,妈妈的眼神变得好可怕哦。

  受到惊吓的晓明立马也学着晓宇哥哥的样子像只鹌鹑一般低下了头。

  而旁边目睹了一切前因后果的顾宁非但没有闷骚地嘲笑两个熊孩子,反而还略带羡慕地看着他们两个。

  我也想被我妈管教啊……顾宁惆怅地长叹了口气,自从十岁后,他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了,每看到其他孩子与他们父母其乐融融的景象,顾宁总是会不可避免地在心中酸涩起来。

  我不是孤儿,我也有父母的,只是......他们现在身在何方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宁其实早就接受了那个最最残酷的现实。只不过在他内心的深处,总还保留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父母他们其实活着,只不过被困在某个地方了而已。

  忽然,一阵莫名的悸动打断了顾宁纷乱的思绪,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望向了天空。

  几秒后,浓郁鲜红到让人呕吐的血色霎时间便占据了顾宁视网膜的所有角落。

  天空被血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