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先行卒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210 2020.01.20 10:06

  “朱司马,朱刚屯长虽然看起来伤势很重,但是都没有伤及要害,只需每天上点疗伤草药,多加休息,一个月时间便可痊愈。”军医看完朱刚说到。

  朱晓这才松了一口气:“三叔无大碍就好,一个月就一个月,来人送三叔去王家庄疗伤。”

  朱晓说完就把目光转到一旁的徐质身上,徐质站出来说道。

  “朱司马在下不听军令,擅自行动,导致犯下大错,甚至连累朱刚屯长,早以无话可说,只求朱司马军法处置在下。”徐质已经深深地把头低下,不过在低头后,就看见地上的某样东西,情绪变得更加激动,浑身都在发抖,双拳紧握住。

  朱晓哼一声,没有理会徐质,反倒是转过身去,俯下身子,蹲在了一名已经战死了的游侠儿,用手轻轻的关上了游侠儿死不瞑目的双眼。

  战场上哪有不死人,虽然朱刚及时带人支援,但是之前良久的僵持战,已经让不少游侠儿命丧黄泉,徐质身边十几个游侠儿,现在只剩七八个了。

  朱晓冷冷的开口说道:“那你还真是该死,因为你连到底连累了谁都不知道。唉,也不知道他们还有亲人吗?如果还有你怎么敢回到家乡,向他们的亲人交代?如果没有亲人,你倒是断了别人家,哼!”

  徐质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涩地看着之前跟他戏闹的游侠儿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脸庞划过那两行泪水。

  徐质不在言语直接抽出自己腰上的佩剑,向自己脖子上划去。

  不过朱晓并不想痛失这员大将,之前只是为了打压一下徐质散漫的作风。所以连忙也掏出佩剑,把徐质的佩剑劈歪了,救下了徐质。

  徐质不解的看向朱晓,还没当他开口问,身边就冲出来一名游侠儿跪在了徐质面前,痛哭流涕:“徐大哥切莫轻生,你若轻生,兄弟们的仇谁又能报?”

  徐质听后,与他相抱在一起,一块痛哭流涕:“并非是我想死,而是我犯下的错已经让我无颜苟活于世!二狗你不要拦我,还是让我去吧!”

  “哦,无颜苟活于世?所以你就有脸下去见你那些兄弟啦!”朱晓说道。

  “我...不,我没脸见兄弟。”徐质被问的发愣,最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旁边的游侠儿也赶紧趁热打铁:“对,徐大哥我们没有给兄弟们报仇之前,哪里来的脸下去见他们!再说,这次失误归根到底也不是徐大哥你的错,要不是我之前一直怂恿徐大哥没有碰见情况就不用回去汇报,我们哪会弄成这样子!最该死的也应该是我。”

  朱晓在旁听到后,一挑眉,转过头去仔细看着面前的这个游侠儿,他就是之前一直跟石头唱反调的游侠儿,如令石头已经战死沙场了,之前朱晓亲自关上双眼的游侠儿就是石头。

  朱晓记住他的长相后,心中便有了打算,害群之马留不得,你若有徐质一般强悍的实力,我或许还会心软,但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侠儿,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一旁的徐质和那个游侠儿并不知道朱晓此时心里的打算。徐质开口说道:“二狗你是年轻气盛,不懂,所以才会那么认为。但是我不一样,当初离开家乡的时候,父老乡亲们把你们托付给我,我却因一时的疏忽葬送了这么多兄弟,我必须给兄弟们偿命!”

  “你的一条命可真值钱!这里已经躺下了这么多,你却打算一死了之,我看你死十遍都不够!”朱晓接着冷冷的反驳。

  徐质听到后彻底呆住了,愣了半天才开口说道:“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徐质你不听军令,擅自行动,触犯军法,本是死罪。但因大战在前,正是用人之既,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以后每场战斗你为先行卒,战必先!什么时候杀够一百名羌胡后,才算赎罪。你的其他兄弟也有盲目跟风,不加劝阻之罪,除重伤不能上战场者,其他人跟你一样为先行卒,不过他们杀满十名羌胡便可赎罪。”朱晓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徐质听到后陷入了沉思,反而是一旁的二狗立马回到:“没问题,我一定要多杀羌胡,为兄弟们报仇雪恨。”

  二狗这么一带头其他的游侠儿也纷纷表示同意。

  徐质看着众位兄弟面上坚定的表情,最后叹了叹口气说到:“在下遵命!”

  ...

  随后朱刚被送走以后,徐质又被贬为先行卒,朱阳、韩德又不在身边,朱晓可以说是手上已经无人可用,让朱晓感得有点危机感,只好用跟随父亲征战多年并幸存下来的一名悍卒老兵,让他带人侦查情况,尽量避开羌胡,无论是大部队的羌胡军队,还是小部队的羌胡侦查小队,通通避开,一心只想着赶快和盖勋和汇合。

  这一命令徐质倒是没有什么反对,听从朱晓的命令,不着急为兄弟报仇,让朱晓刷新了对徐质的认识。

  反倒是那个二狗早就不满,甚至公开质疑过朱晓为何一直避战,让他不能为兄弟们报仇!结果由徐质亲自动手执法,把二狗打的个半死,才让他安分下来。不过并没有改变朱晓打算,有些人是自己铁了心找死的话,谁也拦不住的,有时候甚至会连累拦的人。

  另外在赶路的过程中,朱晓一直倍感压力,竟然在与盖勋汇合前一天水到渠成地突破到了勇将中期。这也是多亏了九天雪莲水,之前突破勇将,就直接到了勇将前期巅峰,离勇将中期已经不缺灵力的积累,只差功法的顿悟,朱晓就是在压力下,一心研究改良风沙之箭,然后就突然灵感一来顿悟了,突破是水到渠成的。

  在这个时代,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限制普通人的永远是遥不可及的顿悟,而限制天才的却只是只需要时间积累的灵力基础。

  徐质看见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朱晓如今已经反超自己,心中颇是五味杂陈,不过想起之前战死的兄弟,立马又重新打起了精神,开始了更加艰苦的修炼。

  ...

  经过连续几天的赶路,朱晓总算远远的看见了盖勋的部队。

  “太好了,前面就是盖将军大营,我们总算找到了大部队。这下总算可以不用再过之前那种躲躲藏藏的生活了!”二狗抢先一步,兴奋地说道。

  朱晓现在已经不想跟这个死人多说什么了,只是象征性的维持军法,怒斥了他几句。

  不过徐质一脸难看的教训着二狗,但是看二狗的表情应该是丝毫没有放在心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