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夏育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374 2020.01.09 23:47

  朱晓此时已经完全沉迷在修炼之中,根本不知道外界的事情。

  只是一开始修炼的时候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幸好后面这种感觉慢慢消失了,变成了铺天盖地的风属性与沙属性亲和感。

  朱晓感觉身边围满了风属性与沙属性,也可以呼应出别的地方的风属性与沙属性,哪怕十分微弱也可以做到,比之前强上数倍。

  朱晓越来越沉迷在风属性与沙属性的海洋中,不过也慢慢的发现了有些地方不对劲。

  这个沙属性怎么这么奇怪?好像不是沙属性,它完全附着在大地之上,并且就像和大地融为一体一样,不对这是土属性啊!

  我的武魂难不成是三属性?虽然说沙属性是土属性的变异属性,但它们终究还是两个属性,不能混作一谈。应该就是三属性,并且是沙属性中包含着土属性,之前我实力低微,所以一直没有发现。

  现在我突破到了勇将,加上学习了细控灵力之法,实力和观察力都大幅度提升,所以才发现沙属性中的土属性。嗯,肯定就是这样。

  朱晓小心翼翼的体会这土属性,慢慢的开始学习掌握土属性,并逐渐感觉到外界的震动,尝试着控制土属性慢慢地减弱震动,直到震动完全消失,朱晓也就完全的掌握了土属性。

  “呼,这次收获可真多!”朱晓张开眼睛,发现面前竟然占了这么多人,特别是还有一个浑身狼狈的王异在恶狠狠地瞪着自己,感觉有些尴尬。

  “大家大晚上的不睡觉,都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你大晚上的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要我们怎么睡!”朱刚立马上前看朱晓,发现没什么异常便骂到。

  “噢噢,原来是这样,这可真不好意思呀!我也没想到会弄出这么大的东西。”朱晓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

  王异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开口说道:“行了,朱公子现在也没事,我们也不在这里久留了,大家都回去休息。”

  “好。”

  ...

  “朱司马,盖长史派我通知你,羌胡大军撤出冀县包围以后,并没有离开天水郡,转而攻击了赶过来支援的护羌校尉夏育,现在护羌校尉夏育被羌胡大军困在天水郡设置的马苑中。

  左昌刺史已经命令盖长史率军去解救夏育将军,盖长史要求朱司马不必赶回去冀县,直接前往马宛去汇合。”一名从冀县赶过来的传令兵说道。

  朱晓点了点头:“我知道啦,徐质何在?”

  “属下在。”

  “传我指令,传我指令所有人立即集合,即刻准备前往马苑,与盖将军会合。”

  “遵命。”

  徐质走了出去执行命令,传信兵也退了下去,只留下了朱晓暗暗思考。

  历史进程果然还没有变,羌胡大军困住了夏育,然后就是盖勋带兵前去支援,如果自己还不能做出改变的话,盖勋这次支援会以失败告终,并且麾下大军会损失殆尽,只有盖勋、夏育两个人逃了回去。

  这次惨败极大程度上影响了平定羌胡叛乱的进程,盖勋这个在羌胡叛乱前期大放异彩的名将,中后期因为这次失败彻底沦为了花瓶,因为手底下没有军队,再也没有带军抗击过羌胡,只是名义升迁为天水郡太守,做了做后勤。

  而这次惨败的另外一位主角夏育也是一个名将,他活跃在西凉最辉煌的时候,凉州三明时代(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熲字纪明),而夏育就是段熲手底下最杰出的两名将领之一,经常与另一位名将田晏在段熲指挥下一起CP出道暴打羌胡。

  只不过后来升任为破鲜卑中郎将的田晏因为犯了法,想将功抵过,贿赂当时的大宦官王甫,撺掇汉灵帝出兵鲜卑,汉灵帝还同意了。

  以夏育从高柳县出兵,田晏从云中郡出兵,匈奴中郎将臧旻与南匈奴单于屠特若尸逐就单于从雁门郡出兵,三路同时讨伐鲜卑。

  结果三路共讨鲜卑气势浩大,让鲜卑早早的就发现了,做好了防御准备,反观汉朝三路大军仓皇出击,准备不足,毫无意外地打了一个大败仗,还折损了一个辽西也使太守赵苞,值得一说的是这个赵苞是十常侍赵忠的族兄。

  失败后臧旻、夏育、田晏都被罢官削爵免为庶人,直到这次羌胡叛乱才重新启用夏育。

  可怜的两名名将,他们的失败是非战之过,对手是五万羌胡大军支持的韩遂,而他们两部加到一起还没有一万人。双方力量悬乎实在过大,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朱晓死死地盯着面前铺开的天水郡地图,越想越头疼。

  “算了吧,走一步看一步。好不容易才从山贼翻身成军司马,可不能就这么放弃。”朱晓叹了叹气。

  ...

  天水郡,两百人多的队伍正在有序的前进,看来朱晓这十几天的训练还是有点效果,起码行军不会乱。

  “臭小子,徐质那群游侠儿真有点本事,那骑术在西凉大地也是难得一见。”朱刚说到。

  “嗯,凭他们的骑术绝对是做斥候的不二人选,不过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朱晓皱着眉头说。

  “有什么不对劲?难不成你还会以为徐质会投靠羌胡不成?”朱刚无所谓地说道。

  朱晓也具体说不清什么不对劲,只好做罢。

  正午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上,给寒日中的人们带来了一点温暖。

  朱晓看着太阳突然瞪大了双眼,着急地说到:“我想起来了!徐质他们多久没回来传消息?”

  “着什么急!没遇见什么特殊情况,为什么要跑回来汇报?咱们以前都是这么干,从来没出什么乱子!”

  朱晓一拍大腿,苦恼的说道:“三叔这怎么能跟以前相提并论,我们以前面对的要不是那些光吃军饷不干活的县兵,要不就是管理松散的中小型羌胡部落!而我们现在却要面对的是五万羌胡大军,稍有不慎那就是万劫不复!

  该死!我明明早就确规定,要及时回报,要及时回报!及时回报了,我们也不用像个瞎子一样乱着急。

  也怪我及时制止他们。不过他们之前也虽然没有及时回报,但从来没有间隔过这么久,他们可是早上出去的,现在已经大中午了!我就应该一开始严厉打击他们的不良的风头,真是酿成大祸!”

  现在朱晓对自己为了拉拢徐质,而对徐质他们松散的作风睁一只眼闭一六眼的行为感到无比后悔,果然舔狗不得好死。

  朱刚听后也收了收脸上的不以为然,不过还是有点犹豫的说道:“那也只是人数上有变化,本质上他们还是贼鼠一窝,改不了本。”

  “三叔你还在糊涂,别说五万羌胡大军曾经严密组织包围过冀县,就是五万头猪它没点秩序,也早就跑光了。怎么可以再轻视他们!”

  “那这可怎么办?”朱刚彻底慌了神。

  “还能怎么办!加速行军!三叔你先带五十骑先行,无论遇见任何情况迅速回报,我在后面带军紧随。”

  “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