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盖勋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118 2020.01.03 21:44

  天水郡,盖勋大营

  “禀告将军,外面有一支数百人的游侠求见将军,带头的说有要事相告。”

  盖勋放下手中的兵书:“数百人应该是附近的绿林,不过他们竟然有要事相报,有趣!让他进来吧。”

  “诺。”

  朱晓在守兵的带领下进入了盖勋所在营帐,抬头看见了一个儒雅的中年人坐在营帐中央,不用猜这就是盖勋。

  朱晓向盖勋弯腰抱拳:“在下武威郡朱晓见过盖勋将军。”

  盖勋点了点头:“你有何事要向我汇报?”

  “在下要禀告将军的是破敌之策,在下是安定郡西凉双雄的手下,我家两位首领商量好一个破敌之策。就是由盖勋将军正面吸引羌胡大军的注意力,而我家两位首领绕后偷袭,与将军前后夹击,使羌胡大军首尾不得相顾,必破羌胡大军!”

  朱晓话音刚落,盖勋就直接怒拍桌子:“简直荒谬!羌胡大军如今已有五万之众,韩约、边允又是饱读诗书之人。兵马足够,统帅精明,怎会给李傕、郭汜偷袭的机会!更不要说朝廷早就宣传要派大军讨伐羌胡,就算是傻子也会有防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打算,不过就是畏惧羌胡势力,不敢正面交战;以背后偷袭的幌子,跑到三辅依附朝廷大军!”

  “盖勋将军此话太偏激了吧!将军说我们畏惧羌胡?那我们又为何当初要自发组织反抗羌胡?逆来顺受不就行了吗!

  我们可是千里迢迢而来准备相助将军,没想到的是,不但没有得到将军的夸奖,将军反而如此恶言相向!这恐怕太伤人心了吧。”

  听到朱晓这么说,盖勋脸上的怒火才消一点,不过依然没给朱晓好脸上。

  “就算真的是为了从背后突袭羌胡,难道你们就没有去解情况,结合局势再定谋略,你们这是纸上谈兵,兵家大忌!

  算了。

  本将军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前方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你们不一样。”

  “将军此言差矣!将军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我们也是生在大汉,长在大汉,自然也会为大汉流血流汗!

  还有就算我们的计谋没有成功,但是我们有尝试,有为大汉尽自己的一份力,况且就算两位首领带兵前来,我们依然处在劣势,到那时难道将军就有办法解冀县之围了吗?

  我看将军未战先言败,才是兵家大忌。”

  盖勋一愣:“好小子!你敢跟我这么说话,有胆识!难怪敢来这陪我。对了,你叫朱晓,还是武威郡的,你跟那个武威郡最先起来反抗羌胡的朱国是什么关系?”

  “是先父。”

  “哦,原来是你的父亲。行,老子英雄,儿子也有胆识。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不过你记住在军营中,就要讲军规,下不为例!”

  盖勋端起案板上的茶,轻轻地喝了一口,调整着自己的心情。

  而朱晓也不打算接着纠结下去,顺着盖勋给的阶梯下来。

  “谢将军!在下粗鄙之人,不懂规矩,之前多有冒犯啦。”

  “嗯。”

  盖勋靠在椅子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继着说道:“罢了罢了,不管你们什么打算啦。李傕、郭汜好歹也纵横西凉这么久啦,真当事不可为的时候,他们也绝不会冒险。

  不过我倒想听听你对眼下的局势,有什么想法?我现在又应该怎么办?”

  朱晓嘴角露出了隐晦的笑容,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又到我开挂的时间了。

  “将军,我倒真有一些想法。羌胡之前推举出边允成为首领,就是为了正名,证明他们不是以上犯下,而是为了铲除奸党,想得到大义,拉拢人心。我们就可以在大义上花点心思。”

  盖勋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嗯,接着说。”

  “铲除奸党不管是真是假,退一万步说也轮不到他们管,他们其实还是算以上犯下。而将军是大汉名士,边疆大将,深受西凉各地百姓的拥戴,将军携大义质问边允,肯定让他们军心大乱,不战自退!”

  “这么简单?北宫伯玉、李文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们怎么可能这就轻言放弃了!你还是想得太简单!”

  “不!我有三个观点可以证明他们绝对会不战自退。

  一:边允是北宫伯玉、李文侯一举推选出来的,如果就因为将军的一两句话,就让他们放弃苦苦追求的大义,那他们之前做的岂不是无用功,并且还把一个汉人放在自己的头上,这不就显得不伦不类;

  二:我只觉得他们这次会不战自退,但从来不认为他们会就此放弃,他们可以先避开将军,拉拢人心,下一次卷土重来的时候,就会以这次主动避让证明自己真的只为了铲除奸党,到时就算把他们定义成以下犯上,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三:边允、韩约如果不想只做一个傀儡,他们绝对会全力劝退北宫伯玉、李文侯,毕竟羌胡肯定只会向着北宫伯玉、李文侯的,而边允、韩约现在就是无根之木,而这个根就是大义,只有他们高举大义,才能拉拢西凉百姓的心,才会有更多的汉人去帮他们。

  以上三点,我敢断言只要将军出马质问他们,羌胡必退。”

  盖勋的眉毛深深皱了起来:“按你这么说,与冀县之围相比,放任韩约他们抓住大义才更加严重,很有可能会让这次羌胡叛乱演变成长久之患。”

  “将军多虑了,朝廷大军只需一段时间便可到达,平定羌胡叛乱只是时间问题,怎么可能造成长久之患。

  再说我们现在还有选择吗?冀县之围更加紧迫,朝廷大军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让羌胡攻破冀县,让官家名声扫地,韩约他们照样可以拉拢人心。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也是,难道只是我多虑了?”盖勋闭着眼喃喃自语。

  朱晓看着面前的盖勋,他眼角有数不清的皱纹,心中叹了一口气:将军你没有多虑,历史上这场羌胡叛乱会持续五年之久。但就算我告诉你也没用,我只是提前告诉你,在历史上你之后会做的事情,而把事情推到那个地步不是你。

  况且如果没有五年的羌胡叛乱,我又能去哪里攒功勋?不能攒功勋,我就只能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山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