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夜月狼魂刀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363 2020.01.20 18:23

  湟水之上,一艘艘载满着汉家士卒的船正在缓缓行驶。

  “徐质你眉头紧锁,难不成在想哪家的姑娘?”说话的是韩德,自从汇合以后,徐质凭借自己过人的勇武和爽朗的个性很快的融入进来了。其中特别是和韩德关系好,毕竟两人都是用斧的高手,经常会切磋,打了几架感情就迅速升温,这就是武人的魅力。

  徐质摇了摇头:“韩德我是在担心此行,你也知道是我之前就遇见过一支羌胡侦查小队,那一仗打得十分激烈,就连朱刚屯长也因此重伤返回王家庄休养。唉,羌胡能树立现在我大汉西北数百年,看来也是有点本事。”

  韩德听到这话也沉默了下去,自己换修功法以后的确突飞猛进,一路突破到强兵巅峰,但是依然不如朱刚,而如今朱刚都重伤了,自己如果遇见以后只会更加不堪。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羌胡中勇将是一抓一大把,那么当初怎么可能等到盖勋将军赶到,他们早就可以攻破冀县。上次应该只是意外,对了,你们碰见的到底是谁?”朱晓也走过来开口说道,之前因为关注朱刚的伤势,随后又着急赶路,再加上旁边一直有二狗这样糟心的东西。

  如果不是徐质今天突然开口说到,朱晓都差点忘记问了。

  “那两人通报过姓名,好像叫越吉和雅丹。我在西凉做了这么久的游侠儿都没有听说过。”

  “哦,是他们呀,盖将军说过。你没听说过也很正常,他们不是活动在西凉的羌胡,他们来自漠北,是这次要讨伐羌胡三大首领之一的彻里吉的左膀右臂,剩下整个羌胡能跟他们并肩的恐怕只有迷当手下的俄何、烧戈两人,滇吾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手下大将。”

  朱晓开口说道,只不过这些信息当然不是盖勋说的,盖勋可没有这么详细的资料,他也只知道带头的两个漠北羌胡的名字。不过朱晓也没有告诉盖勋这些,因为这些资料都是从史书上看来的不好解释。

  徐质听完后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多虑了。我说羌胡怎么会随便别跑出来一个勇将。”

  韩德拍了拍徐质的肩膀:“徐质我看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也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有公子在会考虑的,要知道公子可聪明了!在北地、安定的时候就耍的羌胡团团转,就你的大脑袋想破头也想不出来的事,公子几下就说明白了。所以还不如跟我接着练练武,以后好在战场上多杀几个羌胡。”

  “好,不想了!走,我们练练去!”

  说完徐质和韩德就肩并着肩走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开始了切磋。徐质把灵力控制在强兵巅峰,展开斧法上、武魂运用上的切磋。

  朱晓不再理会这两个武痴,转过身去找到朱阳问到:“二叔,我们现在在哪里呢?”

  “我们马上就要到狐槃了,到时候离畜官就不远了,最多一天的路程。”

  “这就到狐槃了,哪麴义行军到哪里了?”

  “麴义司马比我们还先行一步,现在恐怕已经赶到狐槃。”

  朱晓大吃一惊:“什么鬼?我们坐船的竟然没有他们走路的快?没搞错吧!”

  “当然没有搞错,咱们的确是坐船,但是这个季节又没风,船走不快,再加上之前找船也耽误了一点时间,的确慢于麴义。

  侄儿你这么紧张干嘛?其实我们都是盖将军的麾下,羌胡之乱也远远没有到平定的地步,现在没有什么必要争功的!”朱阳煞有其事的充当着人生导师,想着带着朱晓走回人生正道。

  不过朱晓反应这么大自然不是为了争功,而是因为狐槃这个地方,历史上盖勋就是在这里战败的,当然会使朱晓十分紧张。

  朱晓脸色一沉:“二叔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狐槃是前往畜官最后一个地方,如果羌胡有什么歪主意,他们肯定会在这里动手!我们必须要万加小心。”

  “哦哦,明白。”

  ...

  另外一边,麴义早就带人进入了狐槃。

  “大哥自从进入狐槃以后,羌胡果然就不安分起来了,明里暗里地一直监视着咱们,不过又不敢动手,真是烦躁!”说话的是麴义族弟麴锋。

  “早料到如此,羌胡不可能放任咱们不管,却又怕主动出击会暴露弱点给紧跟在后面的盖将军,所以现在就一副要打不打的样子,真是可笑!”麴义毫不在意地仰头大笑。

  “猖狂!死到临头了却不知道,还敢在这里口出狂言!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有几笔!”麴义刚刚说完,两旁的树林中就传出来这句话。

  麴义看了过去,看见两旁的树林中走出两名胡将,身后也跟着不少着羌胡士卒。

  两名胡将其中一名身披花纹虎皮,内有黑班猛虎甲,手持虎头狼牙棍,人骑黄斑追风马。

  而另外一名身披玄黑狼皮,内有白甲雕纹铠,手持狼爪三叉刀,人骑无暇白兔马。

  两人气势汹汹不断向麴义逼近,不过麴义丝毫不慌不忙,甚至就连身旁的麴锋都打了一个哈欠。

  两人见状显得有些恼羞成怒,虎皮胡将开口说道:“漠北迷当大王帐下俄何,现在我打算给你们一个机会,派出一人和我一战,如果你们赢了,说不定我可以放你们走!”

  “哼,西平麴义在此!要战便战,让我先收拾一个带头的也行,反正你们早死晚死都是死。”

  俄何顿时气红了脸庞,恨得直咬牙,冲了过去,手上的虎头狼牙棒被挥舞的虎虎生威,虎头狼牙棒上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一条花斑大虎。

  麴义倒是不慌不忙的冲了出去,就连自己腰上狼头大刀都不急着抽出来,一直等到俄何快冲到自己面前,才迅速抽出狼头大刀。

  只见一道黑光大放光彩,并且还在不断变化,最后竟实质性的化为了一条黑狼死死地咬住了俄何的虎头狼牙棒。

  俄何紧咬牙齿,豆大的汗水哗哗的流下,使劲全身力气竟然还是无法抽回自己的虎头狼牙棒,惊恐万分。幸亏麴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戏谑的看着俄何。

  身后的烧戈看出了不对劲,有些惊恐的说道:“这个难不成是神兵?汉狗无耻!你们竟然用神兵欺人,算什么好汉!”

  “我呸!神兵也是自己实力的一部分,要怪也只能怪你们没有。退一步说,我家大哥的武魂可是弓,你们有种别打近身战,跟我家大哥比比弓术!你们敢吗?”麴锋反驳道。

  烧戈听罢,知道让麴义放弃神兵是不可能的,便直接冲了上来准备和俄何联手对付麴义。

  “哼!神兵有什么了不起,最后取胜的关键还是本人实力,神兵就算厉害,给了个废物,废物依然是废物!”

  麴义听到后脸色一沉:“废物?废物是说我吗?好久没见过这么猖狂的人了!麴锋你不要动,我要好好这两个`天才′!让他们成为我夜月狼魂刀的祭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