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屈服的羌胡部落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185 2019.12.27 19:22

  “无耻胡狗,你们韩爷爷来了!”韩德从后面杀了出来,直接拦下了强兵后期的赤龙。

  “你个区区的强兵中期,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啍,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强兵后期的实力。”

  赤龙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势,持枪与韩德缠斗起来。

  “呵,胡狗你就算是全盛时期,老子也是丝毫不惧!更何况你现在这幅落水狗的模样!”

  接着韩德的大斧大开大合,而赤龙原本想凭借自己的速度与韩德缠斗,无奈韩德不仅进攻游刃有余,防御也是滴水不漏。

  二人缠斗了三四十个回合后,赤龙因为伤势已经慢慢的支撑不下去。

  “不过瘾!不过瘾!早知道就去找那个强兵巅峰的老头去了,你这个强兵后期一点都不过瘾!”韩德不满的嘲讽道。

  而赤龙因为不断加重的份势,原本涨红的脸开始迅速惨白下去,没有力气回应韩德啦。

  “是时候结束了!开山碎石。”韩德身后出现一把土黄色的巨斧,重重的向赤龙劈过去。

  赤龙持枪放在身前格挡,巨斧虚影碰到赤龙的枪以后,立马化作成了点点星辰,宛如夜空中的萤火虫。

  赤龙看见面前一团一团的土黄色光团,瞬时感觉不对劲,马上就调转马头准备逃跑。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土黄色光团迅速变成了一块块的尖石砸向了赤龙,把赤龙连人带马砸成了肉泥。

  韩德接着把大斧放在肩上,有点喘气地说:“真是不堪一击的对手,二当家要不要我再帮你解决一个!”

  朱刚被韩德气笑了:“好你个小子,要不是我之前把他打伤,就凭你的实力最多跟他打个平手,现在是怎么敢嘲讽老子的!你给我好好待着,看我如何杀鸡屠狗!

  斗战狂棍!”

  朱刚身后的巨猿虚影瞬间就和朱刚融合成一体。朱刚此时身上的肌肉瞬间暴涨,身形大了几分,特别是健二头肌都快比得上普通的铁锤,全身上下充满了爆裂感。

  朱刚接着把齐眉棍挥得眼花缭乱,肉眼只能看见一道道棍影。

  朱刚直接逼近重伤的赤狼,赤狼见状只好慌忙地用双刀抵挡。

  乒乒乓乓的几声后,只见赤狼的双刀直接被打飞,赤狼本人也直接被朱刚打中手臂落马,马踏而死。

  中年男子此时龇牙咧嘴,显得十分狰狞。

  “不!”

  “哼!别着急,现在就是你了!”朱刚回抽齐眉棍扫向中年男子,同时千百道虚影这一刻也瞬间和齐眉棍融合成一体,以不可阻挡之势逼近中年男子。

  咔嚓一声,中年男子手中的大刀直接就被打碎了,中年男子也直接被朱刚横腰打断。

  上半身掉落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在地上挣扎着,看着自己变成两半的身体,颤颤巍巍的指着朱刚:“这.不..可...”还没说完,就倒地断了气。

  李傕满意的笑了笑:“兄弟们,看来这个羌胡部落,快被朱刚兄弟杀破了胆,走近一点,让我好好见识一下!”

  李傕接着带着人都来到了羌胡大营面前,看着城墙上畏手畏脚的羌胡战士,不屑的说道:

  “让你们管事的出来说话!”

  而城墙上的羌胡战士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最后由一个比较年长的羌胡战士站出来说:“你们何必假惺惺!我们的族长已经死在了你们的手下,有胆子的就攻城啊!我就不信我们五丈高的城墙拦不住你们!”

  “什么!你们族长已经死了,这么不堪一击的吗!”

  “哼!”年老的羌胡战士不再理会李傕的嘲讽。

  “不说话了?你不会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治得你们了?我告诉你们,我根本不需要攻城,我就一直在城外呆着,你们谁敢出来,我就杀谁!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度过这个冬天!哈哈哈!”

  年老的羌胡战士这么一听,脸色一下就变得很差。胡人很少有存粮过冬的时候,只有极少数的全年风调雨顺的情况下,才有余粮。

  但很明显多灾多难的中平元年,根本不可能是极少数。之前北宫伯玉、李文侯侵略西凉,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当时因为是北宫伯玉、李文侯带个头,所以也是他们吃的肉,就算是剩下的汤也被众多的中小羌族部落瓜分,赤色部落根本没有捞到多少。

  这就意味着他们如果不能出去劫掠汉家,是不可能撑过这个冬天的。

  这时不仅仅是年老的羌胡战士慌了神,其他人瞬时也慌成了一团。

  年老的羌胡战士想了想,咬咬牙,大力拍了一下城墙:“都给我住嘴!大敌当前,你们还想继续乱下去不成!好等着他们上来割咱们的脑袋。”

  这一下子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貌似这个年老的羌胡战士在赤色部落中具有一定的声望。

  见到众人安静下来的年老羌胡战士,转头继续对李傕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无冤无仇,又何必赶尽杀绝?”

  李傕听到这句话,当场笑出了声:“哈哈哈,无冤无仇?赶尽杀绝?你们配说这句话吗!不要告诉我北宫伯玉、李文侯带头侵略我大汉边境的时候,你们没有跟着一起来!我今天就是来有仇报仇的!”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有种去找北宫伯玉、李文侯,欺负我们算什么本事!”

  “我有没有种?哈哈哈!那我问你,你有没有种?你有种出来把我打退了,你有种出来砍了我的脑袋,你有种出来把我们杀的个片甲不留呀!”

  年老的羌胡战士愣愣的站在城墙上,其他的人更是低下头不敢直视李傕。

  李傕看着鸦雀无声的众人,便接着说道:“虽然你们该死,不过我还是准备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打开城门,只要你们臣服于我,以后听从我的指挥,你们的部落就可以活下来!”

  年老的羌胡战士脸上出现了挣扎的神情:“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打开城门,你又突然反悔,我们的部落就会瞬时间变成血海!”

  “哦!那你跟我赌呀!跟我赌你们的部落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赌当你们的族人忍受不了寒冷和饥饿的时候,会不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赌就算我不出手,你们的部落会不会变成易子而食的人间地狱!

  我就问你,你敢吗!

  你敢和我赌吗!”

  年老的羌胡战士舔了舔哆嗦的双唇,最后无奈地说道:“去吧!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

  说完便直接坐在了地上,眼神有点空洞的看着天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