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吐血啦!停在武汉没有动了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202 2020.01.13 20:27

  中午就到武汉了,然后竟然没有动了,搞不懂什么意思,京东上有提示推迟一天拿货,看来只能再等一天。

  另外一边,徐质一群人执行者侦查任务,正走在山林荒野之间。不过他们显得有些闲散,不是几个人围在一团聊天,就是一些人在弯弓射杀野兽,甚至还有些人无聊到用自己手上的武器时不时挑起地上的石头玩。

  “大哥,我们这么久都没回去了,要不派个人过去通知朱司马一声,毕竟朱司马多次交代要及时回报。”一人走到了徐质的身边说道。

  旁边立马也有人反对道:“石头,要什么紧啊!咱们又没碰见什么情况,干嘛花那功夫跑过去!这就是没事找事。再说了交代是交代过,但是我们之前都是这么搞,朱司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走过场罢了。”

  “可这样不太好吧?”石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你就是太多闲了。别当人人都和你一样闲,整天想的这么多。”那人还是毫不在意地反驳。

  石头依然不服气,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徐质挥挥手制止了二人的争吵:“行了,别吵了!石头说的没错,现在我们已经参军,还是要按点规矩办事。朱司马之前没有追究,是给我们面子,我们也不能拿这个有恃无恐,自己的面子不能老靠别人给。所以石头就你回去一趟,通知一声朱司马吧。”

  石头还没有答话,另外一人从远处飞驰而来,大声呼喊到。

  “大哥,好消息!好消息!我在前面看见了一支羌胡小队,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人。我们去把他们一窝端了吧!”

  之前反对回去汇报的人眼前一亮,兴奋的说道:“大哥,这才十几个人,可算送上来的功劳呀!还回去个头呀!咱们现在的确是参军了,不过也不能光考虑守规矩,还得考虑挣功劳呀!”

  徐质也显得有些意动,对着赶过来的人问道:“小虎子真的只有十几个人吗?”

  小虎子兴奋地点了点头:“大哥绝对只有十几个人,我数的清清楚楚!他们在一片树林里面休息,咱们快去吧,别等下让他们跑了!”

  听到这里就连石头也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他们之前可是一群桀骜不驯的游侠儿,现在只是从游侠儿变成了大头兵,但桀骜不驯可没有改变。

  在他们眼中数量相当的羌胡小队都是待宰的羔羊,毕竟他们可是有徐质这个勇将级别的强者坐镇,寻常的羌胡小队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徐质最后在众人期待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那行吧,先把他们除掉,再回去向汇报朱司马汇报。

  兄弟们准备一下,像我们之前那样配合,去解决那群找死的羌胡。”

  众人听到徐质终于同意下来后,一阵高呼,欣喜若狂,仿佛已经看见了功劳在向自己招手。

  而羌胡小队一边

  带头的是一个九尺壮汉,光从外表身材上看竟然比王双还要魁梧两分。背后别着两柄大锤,腰悬宝雕弓。

  “现在军营里面真是烦躁,真不懂北宫大王、李大王干嘛要让一个汉人骑到我们头上,还弄出了那么多规矩,害得我只能跑出来,才能放松一下。”壮汉不耐烦地抱怨着。

  “是呀越吉大哥,北宫大王和李大王这一举动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听说不光咱们不满,就连咱们的迷当大王也不满,同时还有彻里吉大王同样不满。两位大王好像都在商量如何赶走汉人!”

  “那可再好不过!省得回去过那些压抑的生活。”越吉露出了开怀的笑,不过这时越吉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看一下那附近的树林,然后大喝一声。

  “哪里来的鬼东西,敢在我面前躲躲藏藏!还不快滚出来!”这声咆哮如同九天之雷鸣,甚至都震开一些落叶,以越吉为中心传开。

  而躲在树林之中的自然就是徐质等人,徐质脸色凝重地说道:“兄弟们万加小心,那个拿锤子的家伙看来有点本事!等下就把他交给我,其他的你们来处理!”

  “明白了大哥!”

  随后徐质等人便也不再隐藏,走了出去。

  “兀那蛮将,天水郡徐质在此可敢于我一战!”

  越吉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大锤,不屑地笑了笑:“汉狗你即然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来,快跟你越吉越爷爷过过手。”

  徐质不再言语,直接拿起自己的开山大斧,冲向了越吉。

  “锐不可挡!”徐质手中的大斧突然金光四射,虽然没有朱国手上大斧的烈焰,也没有韩德手上大斧的沉重感,但有一种可以撕裂一切的锋利感,仿佛可以劈开世界万物。

  “雷震九天!”越吉的大锤上突然布满了蓝色的电流,在蓝色的电流的装饰下大锤似乎变成噬人的猛兽,让人不敢直视。

  乒乓一声,两马交错,徐质的大斧直接在越吉的大腿上砍出了一条伤痕,甚至砍碎的铁渣极速飞出,在徐质的脸划出了一条伤痕。

  越吉心疼的看着大锤上的伤痕,瞬时暴怒:“气死我了!我今天要活活打死你,不把你折磨的不成人形,难解我心头之恨!”

  “哼,那你尽管来呀!我倒要看看是谁生谁死!”徐质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可没有表面上那么好。

  表面上刚才的交手是自己占的上风,而其实自己没有对越吉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但越吉的电流顺着武器传到自己的身上,现在感觉浑身麻麻的,只能强行用灵力震开电流,消耗比越吉大多了。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能速战速决,一定会被耗死的。

  越吉立马又冲了上来,不打算给徐质更多的恢复时间。徐质只好摇摇头,把心中多番想法都甩了出去,全心全意的对付越吉。

  乒乒乓乓之声开始不绝于耳,越吉每次凭借自己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的把大锤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砸下。

  徐质也留了心眼,从来不与硬拼,每每从旁劈来,把大锤劈开,然后再借助马力,绕着越吉不断游走。只可惜每次交手,都会受到电流的侵蚀,徐质迅速地感觉双臂无比的麻疼,额头上抖大的汗滴哗哗落下。

  就连在后面看戏的众人也看出了徐质不是面前胡将的对手,急忙冲了出来,想帮助徐质一起对付越吉,但越吉带来的人也不是摆设的,也冲了出来,厮杀到了一块。

  战场上瞬间厮杀成了一片,混乱不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