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武魂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登徒子?

三国之武魂时代 诛晓 2203 2020.01.01 22:53

  啪的一声!还没当青年人说完,柱子叔一巴掌就直接扇了过去。

  “你个瓜娃子在想什么!你当你爹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你爹杀了几十年的羌胡人,比你上山打到的野味还多!怎么可能去投降!”

  青年人听到后松了一口气,接着捂着脸委屈的说:“爹,那你打晕大小姐干嘛!”

  啪!又是一巴掌。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王家庄守不住了!羌胡人冲进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们要认清现实,大小姐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并且大小姐正值豆瓣年华,还这么美丽,如果落在羌胡人手上,下场不堪设想!

  所以我要你去带着大小姐走王家祖室中的密道,让大小姐逃出生天!”

  青年人立马摇了摇脑袋:“爹这件事当然是你去呀!我还要回去接着杀羌胡!”

  啪!巴掌又来了!

  “你不去,你爹现在就死在这里!”

  啪!

  “你不去,如果你死了,你还没有成家立业,你下去怎么见你娘!”

  啪!

  “你不去,又让我怎么见你娘!”

  啪!

  “你懂什么!我想让你活着!”

  啪!

  “小犊子,你到底去不去!”

  柱子叔接连几个巴掌刷刷的打了下,要不是羌胡人的呐喊声太大了,恐怕早就被发现了。

  青年人也被打懵了,死死地盯着柱子叔,然后一滴滴晶莹的泪水流过红肿的脸,青年人强忍着哽咽地说:“行,爹我去。”

  青年人说完,直接扛起地上的王异走了。在柱子叔的注视下逐渐远去,直到消失。

  “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

  青年人扛着王异走在暗道中。

  “我的头好疼啊!等一下,这里是暗道!王山怎么是你?柱子叔呢?还有你这是要把我背到哪里去?”王异一醒就发现了不对劲,立马质问王山。

  “大小姐,我现在是带您逃出生天!王家庄守不住了!”

  “不!王山你放我下来,没有到最后一刻,怎么可以轻言放弃!”王异开始挣扎,只想脱离王山,然后赶回去。

  王山死死抓住,这样本来就虚弱的王异根本没有任何逃离的机会。王异开始拍打、捶打王山,尖着嗓子嘶吼:“放开我!你个胆小鬼,你自己不敢和王家庄同生共死,不要扯上我!我敢!我一个小女子你都不愿意做逃兵!你却在做!你就是一个懦夫!胆小鬼!”

  “大小姐,你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都不会放你回去的!”

  王山突然感觉肩膀一湿,他知道,他却不敢往回头看,只能一头往前冲。

  “你是个懦夫!王柱也是个懦夫!他让自己的儿子逃,却让别人的儿子、丈夫留下去送死!你们父子都是懦夫!”王异这时疯狂的抓扯王山的背。

  王山听到这句话,终于停下了脚步。王异见状接着火上浇油:“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你个懦夫都选择了逃跑,还怕别人说不成!”

  “不!我爹选择了和王家庄同生共死,他不是懦夫!我也不是!大小姐,我会把你安顿好了以后,再回去!但大小姐你不能回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回去的!”王山说完以后,接着往前冲。

  跑着跑着,前面都可以看见一点点曙光,引导着王山跑着更快,王异因为体力不支,只能不断的有气无力的挣扎着,虽然毫无效果,但王异依然不肯放弃。

  终于王山冲出了暗道,不过没有看见他想象中的宽阔无人的荒野,而是看见了一场沙尘暴静静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没错就是一场沙尘暴,这么静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沙尘暴。

  “这是军团武魂,不知道是哪位,可敢露面让小女子瞧瞧?”王异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缘由。

  随后沙尘暴开始慢慢淡去,首先露出了一名雄姿英发的青年,看上长相貌似还没有王山大,嘴角上甚至还留着发青的胡须,应该和王异差不多大。

  青年当然就是赶过来的朱晓,朱晓发动武魂产生的每一个沙石,都可以灵力反馈给朱晓,一些不小心吹进暗道的沙石,就让朱晓发现了这条暗道,并感觉到有人快走了出来,所以朱晓就站在出口等。而实力弱小的王山和被武魂反噬的王异自然无法发现,就正好撞到朱晓。

  “小子,看样子应该不是带媳妇逃命的吧?毕竟这位姑娘可比你有本事的多啊!不过也有可能是妻管严。”朱晓打趣着说。

  听到这一句,王山终于反应过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妻管严,但是说大小姐是自己媳妇,简直不可原谅,大小姐这么优秀,自己怎么配的上,一张黑脸都红了起来:

  “你不要乱讲!污蔑我家大小姐的清白!不然的话,我就...”王山话说到一半时,看见沙尘暴完全淡去后的整整三百飞熊军,瞪大了眼睛,一时都忘了说话。

  “嘿,小子!你就怎么样?怎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朱晓看见王山这幅刘姥姥进大观园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忍不住接着打趣。

  “我...我就...我就和你单挑。你不单挑也行,我要死要活可以随你处置,只要你们别为难大小姐就可以!”王山胀红着脸,硬着脖子说。王山不怕死,就怕王异出什么意外。

  “哈哈哈!听到他说什么没,他一个区区武徒,竟然敢和当家的单挑!真是大言不惭。”朱晓身边的韩德忍不住笑出了声,并引起众人的哈哈大笑。

  王山见到这一幕,变成了遇见猫的老鼠,想躲却不敢动,站到原地却慌张的不知所措。

  “诸位,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庄糘汉,算什么本事!真是豪杰,有种去前面的王家庄,那里正有一群为非作歹的羌胡,有本事去做一次驱逐羌胡的勇士呀!”王异终于看不下去,冷冷的出口。

  朱晓眉毛一挑,突然对面前这个处事不惊的女人感兴趣起来,低下头想看清她的脸,她却低着头,长发挡住脸,根本看不见。只好翻身下身,走向王山二人。

  “哟,你个小姑娘挺有本事的呀!看来你们就是从王家庄跑出来的,想刺激我,然后让我去救你们的王家庄,可是你刺激错人了!我本来就是要去王家庄,驱除羌胡的!不用你刺激。”

  王山看见走进的朱晓有意想躲避,却被朱晓直接用手抓住,死死按到原地。另外一只手轻轻端起女子的脸,并一边说:“你口中的勇士,我做的可不止一次两次,你可知我是...”

  “呸!登徒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