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妖糜九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我叫石天勤

妖糜九洲 野火难燎原 3067 2019.01.12 04:47

  野娃止住哭声,抱有幻想的询问石帝:“爹,你这么厉害,那我娘可还有什么机会能救活吗?”

  石帝听后许久没有答复,这是他内心最致命的伤。

  “爹,你说呀,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救活娘我都愿意尝试。”野娃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在体内反复的询问。

  石帝听着野娃的哭喊,许久才说:“能,但比登天还难。”

  “比登天还难?再难最起码还有的救,爹,别说登天,就算捅破天我也要给我娘救活,你就说,什么办法?”

  “成圣!”

  “啊!”野娃惊讶的向后倒退了两步,自己的爹曾经是这个地球唯一的霸主,但也只不过是帝,帝翻云覆雨之间便能毁了这个世界,那圣那?”

  “吾儿,从皇到帝爹用了几千年,即便这样爹也是经过种种磨难和大的机缘才成为这个地球上唯一的帝,可帝和圣之间的那道鸿沟根本就不是人类的感知可以理解和跨越的,就连天上的女娲也只能称为半圣,尤其在这个地球上,无数人最崇敬的也不过是皇罢了。”

  “爹,那怎么才能助你成圣?”野娃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石帝摇了摇头说:“我今生是不可能成圣了,即便找回我的肉体我最多可以恢复我以往的状态,毕竟我曾舍过一次肉身,肉身的一次舍弃注定今生至多为帝。”

  野娃攥紧了拳头,依然意志坚定的说:“爹,你若不行,还有我,从今天起,你来教我,告诉我如何成圣,不管再难我一定要成圣救活我娘。”

  石帝看着自己儿子坚定的表情,欣慰的仰天长啸:“不愧是我石破天的种,彦儿,放心吧,哪怕消耗我一生的修为我也要助勤儿成圣,你一定等我们救你回来一家人团聚。”

  石帝心中涌动着久违的冲动,他好像无意中又焕发了新的生命,而这个生命比自己的肉体更加重要。

  “勤儿?我叫勤儿吗?”野娃问石帝。

  “对,天道酬勤,人世间没有不经过勤劳而成为天才的,所以你娘临死前给你取名天勤,愿你日夜勤奋早日成才!从今天起你要记住,你并不是一个孤儿,你是九洲最强帝王石破天和塔拉沁部落首领塔琶忽彦的儿子石天勤,无论你在哪里,爹都在你的身边,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对着大地呼喊,你娘都能听到。而你要做的就是超越一切,救活你娘,还要让石天勤这三个字响彻九洲大地。”

  野娃站的直直的,一股热血冲上心头,这么多年来一个无人问津的野孩子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并有了自己的名字,心里默默的下定决心:“石天勤,我定不辱没这来之不易的三个字”。

  “勤儿”……

  “勤儿”石帝加重声音第二次叫道。

  “啊?爹爹请讲”。野娃缓过神当即跪地,明显他还并不太适应这个陌生的名字。

  “勤儿,你现在捉妖徒几炼?”

  “回爹爹的话,我现在捉妖徒……零炼”。石天勤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屁话,你就直接说没炼过骨就行了,还零炼,很光彩吗?想我堂堂石帝的儿子十多岁了竟然是个梁子,还信誓旦旦的要成圣,可笑,可笑。”

  “爹,你别笑,你刚刚不是说了天道酬勤,从今往后我发奋图强,将原来失去的都补回来不就行了?只是……”

  “只是不知道怎么炼骨吧?呵呵,来,把那拨浪鼓内的幽冥境妖血喝掉。”石帝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

  “啊!爹,我感觉这拨浪鼓的妖血比百妖斩的妖血还更加爆裂,不会有事吧?”

  石帝讥讽道:“怕了?就区区的幽冥境妖血你就怕成这样,要让你喝王境妖血你还不吓得屁滚尿流?这胆量怎能成圣?”

  听闻石帝这话,石天勤再也不做任何犹豫,又一次拧开拨浪鼓的盖子,这次妖血仿佛没有那么爆裂,一股属于自己的味道扑面而来。

  “咦?奇怪,刚刚这妖血好似暴虐的要吞掉我,怎地现在又如此平静了?”

  石帝笑了笑解释道:“妖血的主人已经仙逝,拨浪鼓也就变成无主之物,起初你打开盖子时拨浪鼓还并未重新认主,但是现在这个拨浪鼓我已经帮你打下了灵魂烙印,所以妖血也自然改变了气息。当然,等你成为真正的捉妖徒后就可以自己完成烙印。”

  石天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抓起拨浪鼓一仰脖喝光了所有妖血,可最后一滴妖血喝下去后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体内的怒气太过强烈,甚至感觉体内开始刮起大风,紧接着下起了冰雹,无数的冰雹砸在全身的骨头上几乎要将整个骨头都砸成粉末,他疼得就地打滚几乎晕厥过去,再一看他的外表,头发、眉毛都冻成了白色,就连刚刚喘出的哈气都在空中变成了冰柱。

  “这感觉太他妈的熟悉了,和百妖斩的痛苦程度简直相仿,爹不是说这妖血已经属于我自己的了吗?可为什么体内还会有怒气冰雹?为什么我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想着想着,他的血液已经不再流动,手指也变成了硬邦邦的冰棍,轻轻一敲就能掉下来一根手指头,独留下脑部意识承受这巨大的折磨。

   “痛、痛、痛”。可想而知这种折磨真的比直接要了自己的命还要难受。

  “爹,我好难受!”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即便有再强的意志力也很难抗拒这种痛苦。

  石帝斥责道:“坚持住,你是我石破天的孩子,你未来是要超越你的父亲,救活你的母亲,成为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圣者,这点痛苦就喊疼,你对的起你的誓言吗?你对的起你冰冻地底的母亲吗?”

  石天勤咬着牙,任由冰爆袭击着全身骨骼,他再也没有喊出一声疼。

  “啪“,脑颅骨碎掉,他失去了意识;“啪“面颅骨碎掉,他的脸变得扭曲丑陋;“啪”听小骨碎掉;“啪”胸骨碎掉……直到最后一根骨头变成碎末后这种断裂才暂时停止。

  石帝在一旁心疼的看着儿子最后一根骨头断裂,这才叹了一口气道:“终于结束了,该为父替你重新铸骨了”。

  许久,石天勤睁开眼睛,他的身体还在咕嘟咕嘟的散发着热气,原本成为粉末的骨头渐渐愈合变成了比以前更加粗壮、坚硬的骨头,体内热乎乎的血液正缓缓的流向全身骨骼,石天勤的手脚也微微的动了动。

   “好凶险!”他晃了晃脑袋,向上伸展着刚刚复苏的身体,感受着骨头重生后带给自己强有力的快感。

   “咦?好像体内有了变化”。石天勤再次观察自己的体内,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断掉的所有骨头如今已经变成了金黄色。

  “爹,这是怎么回事?”石天勤知道这都是石帝这个当老子的杰作。

  石帝满意的看着自己儿子,喃喃自语:“天意,天意”。

  石天勤被石帝说的莫名其妙,惊奇的问:“爹,你不说这妖血已经认我为主了吗?可为什么还那么痛苦?还有这妖血暴虐的程度和百妖斩差不多,可为什么百妖斩浑身热的烧骨,最后是熔岩把我的骨头熔化,而这次却是冷的钻心,最后是冰雹把我的骨头砸碎?”。

  石帝难掩心中的喜悦,感叹道:“这还要感谢南宫二皇,由他二人为你重铸骨骼,让你的骨脉变成了不可一世的天脉,传说天脉一出必有王现,可王离我的要求太远了,所以我当时镇压妖血的暴怒,骗你喝下这幽冥境的妖血,就是为了让你在痛苦中磨练意志,只有你的心境达到一种无坚不摧的境界才能不断的提升修为,同时我要你的骨骼再一次破裂,也方便我为你二次铸骨,破而后立的道理你懂吗?若只有我一人为你炼骨,我也只能让你达到天脉,可由他们二皇将你提升至天脉后我这个帝再为你炼骨,这样就有几率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脉,要知道你爹我也才是个天脉”。

   “靠,我当时就想,一般一个捉妖师炼骨的时候除非资质极佳才可能用一个高自己三阶的妖血炼骨,天哪!我只是一个梁子,你就要我喝幽冥境的妖血,喂,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那痛苦真的不如杀了我,你以后可别没事就骗我喝这玩意了,当心我不认你”。石天勤装着发火的样子对石帝倾泄心中的不满。

  石帝斜了他一眼说:“得了便宜卖乖,你以为你的极脉是白来的吗?多少人求我都不行,我要不是看你是我亲生儿子,怕你这个梁子出去给我丢脸,你就是叫我一万次爹我都懒得给你弄,再说你已经被我这九洲唯一的一个帝重铸成极脉了,难道还有圣出来给你重铸成更高境界?我现在为了给你铸骨,都累的又要闭关去了。唉,不孝子啊!

  石天勤虽然嘴上抱怨,但心里却还是暖暖的,他在心里又默默的对自己说:“从今往后,那个幼稚的野娃已经不复存在,而我?名字叫做,石!天!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