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友谊地久天长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1633 2019.11.25 16:53

  我们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记,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昨天跟刘兴丰喝茶时,看见他衣服很单薄。现在是初秋了,天气变凉了,我跟梅商量准备给刘兴丰织件毛衣。

  然后给刘兴丰打了个电话,他正在招聘,答应下班过来量尺寸。

  量完尺寸,晚上刘兴丰请我们吃了饭。一切都是那么亲切而又得体。

  第二天中午,梅的老公替我把手机买回来了。总算是方便了。

  第一时间给刘兴丰打电话告诉他。然后又呼了夏东,令我失望了,他没有回我。

  刘兴丰还好,晚上请我吃饭,然后把我带到他的办事处。

  路过保龙仓超市,他去买了光盘和白瓜子。看上去是很随意买的,其实我知道为我买的。因为上次我跟他们在茶楼,吃的就是白瓜子。梅也曾说过,据她观察,我说话的分量在他们中间看起来很重。也许是尊重客人的缘故吧。不想让自己想的太多。

  第二天,刘兴丰开车回家了。

  不知道过了几天,我上大夜下班睡的正香,被电话声吵醒了。原来是刘兴丰回来了,又要请我吃饭。

  “我带来两位老家的朋友。”刘兴丰补充着。

  “有朋友我就不去了吧。”我推辞着。

  “有你认识的。”他笑着说。

  “谁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他搞起了神秘。

  不到七点,牛河开车来接的我。到了饭店一看,一个也不认识,又骗我!我瞪了刘兴丰一眼。

  “我怕你不来。”刘兴丰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还有许多人,大部分都是他公司的人。我环顾四周,就我一个女的。要在以前早就不知所措了。现在不同了,认识的谈笑风生,不认识的点头示意。

  “你加入我们吧”牛河开玩笑地说。

  “我来干嘛呀?给你们端茶送水啊!”我笑着岔开了话题。

  其实,我考虑的很多。说实话,现在的工作不顺心,虽然关系回来了,但各方面都不如从前了。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主要有住房公积金,有职工公寓。如果我有自己的房子,我会选择离开的。

  晚上回来快九点了,又想起了夏东,呼他也不回。一个烦字了得!真想放弃了。

  我现在才感觉,抉择是如此的艰难!

  周一开始倒班上下午四点。梅发信息来告诉我。她要上“刑场”了。

  原来她又要做人流了,这是她半年内第三次做了。真是不要命了!

  我早早的起来,去店里给她打理生意。上午十点左右,收到她的信息。手术做完了,当场休克过去了!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女人太不容易了!特别是梅,又是生意,又是家。

  中午她老公过来拿电池准备出差。

  “你劝劝她,四点别让她过来!我说她不听啊!”她老公心疼地说。

  “我会劝她的。”我安慰着。

  下午她婆婆也来了,也是让我劝她。梅嫁了个好人家。

  还好,梅听我劝了,没来。

  四点钟,我把店里的一切收拾好,关门上班去了。真够赶的。

  就这么忙碌着,挺充实的。过了三天,我也劝不住了,梅来接我班了。真是够拼的!

  这天夏东也回我了,给我解释不回复的原因是喝多了,还有不方便。我就这么又自欺欺人地开心了!

  梅笑我痴,我说我自己傻是真的。

  晚上十点多,刘兴丰来电话。他刚从石家庄回来,说周六请我跟儿子吃饭。

  周五刚把儿子接过来,就收到刘兴丰的短息,一个“黄”笑话。我没理他。

  晚上儿子睡下了。我给他回了个笑话。他又把“黄”笑话发了过来。我说他喝多了。

  他回:你才喝多了!我就是不让你睡觉!

  我回:你要干嘛?

  他回:不干嘛,就是烦!我不能一个人烦!

  我看着信息,心中不免有些不安。连续给他发了三个笑话。然后又发了一次:划船不用桨,要帆不用方向,可是朋友,当你远去时,我不能不悲伤!

  静默了片刻,他把电话打了过来,我们畅谈了很久。

  他真的很真诚,就像当初我想象的那样。他希望我们保持这种纯友谊的境界,他珍惜这种境界,不管将来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都彼此互相提醒对方。

  假如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彼此都不在提醒对方了时,也就对对方行为无所谓了。也就不会再计较什么了。

  我听得出来,他发自内心的。我也喜欢这种境界。

  他说情人的感情是脆弱的,一碰就碎。只有知己,朋友的感情是永恒的,经得起风浪。

  何尝不是呢!我知道走到最后的不可能是夏东。

  在生命的过程当中,终有两条直线,会在偶然间相交。

  谁也无法预料,也许这是永恒的缘分,也许只是刹那的缘。

  是否这就是俩人的缘分,一个像星,一个像梦,永远是那歪斜线的流星缘。

  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