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期盼无期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285 2020.01.01 12:00

  晚上下班后,给陆林发了个信息。

  他告诉我,“因为想你,头晕恶心。”

  我说:“你是不是病了?赶紧去检查一下。”

  可他气急败坏地回复我说,“是让你气的。”

  我也是无语了。

  虽然今天我很累,我还是跟他聊了一会儿。谈起我对他的担心。

  毕竟是异地,好多事是无法预料的。

  他很伤心,“你对我还是不信任。”

  “你站在我的位置想一想。”

  他说:“我心里很难受,不想谈了。”

  我们不欢而散。

  早上醒来,收到陆林的信息。他说:“上火了,嗓子说话都费劲。”

  我赶紧嘱咐他:“一定多喝水,千万别发烧了!”这是现阶段最敏感的问题。

  看来,他昨晚上是真难受了。不过,他想通了我说的话。但是,什么结果他都愿意承受。

  最后,他还是告诉我:“五月二号去看你。下班后去买票。”

  看来,我的口舌白费了。我的心提了起来。

  中午,闾莨来信息告诉我,他们五一放假。

  我有些紧张了。于是问他:“有什么安排?”

  他却告诉我,“带孩子去玩,还有些杂事。”还问我行不行?

  我苦笑着,无语。

  心里虽然不太紧张了,但是又非常的难过!

  于是就回复他:这是他的责任。他应该感谢“非典”给他这次表现的机会!我也希望“非典”给我带来我想要的。

  他赶紧跟我道歉,说“五一”他们戒备,不能离岗。

  我看着信息,非常的失望与绝望。

  很消极地回复他说,我要“非典”的最后一个名额,让我为“非典”牺牲吧,用我来结束这次风暴!

  他看后非常难过,不知如何劝我。

  下午上班后,收到陆林的信息,“买票不太容易。不过他托人了,不成问题。”

  我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担忧。

  然后向同事咨询了一下车站的情况。同事说,车站查得很严,只要有发烧的都会被隔离检查。

  于是,我把消息给陆林发了过去。劝他不要来。

  等了好长时间,才收到陆林的信息。他明白,自己的嗓子在发炎,怕被误查后,见不到我。

  我趁机赶紧阻止他。

  最后他告诉我:“这次是为了给你送小电视和VCD的。”

  我知道后真的很开心。并不是因为他给我买的东西,而是他的心机。

  他早就做好来看我的准备了。只是没提前告诉我。

  于是,我告诉他,:“你的心意我收下了,但是,不希望你寄来,而是等你来看我时带来。”他答应了。

  我希望他明白,我不是为了东西,而且为了他这个人。

  五月一号这天,陆林还是不死心,下班后,亲自去了一趟车站。

  我真为他着急,生怕他不顾一切的过来。

  还好,他发信息来告诉我,他退票了。我的心这才彻底放下了。

  我没有感到遗憾,而是感到很轻松。好似为闾莨保住了自己的纯洁。

  但我知道,这只是一时的。在不久的将来,陆林一定会来的。现在只是暂时的自欺欺人罢了!

  晚上的活挺好。改活了,速度挺慢的。

  收到闾莨的节日祝福。他问我:“心情好些了吗?”

  于是,我把夏东发给我的那首诗,发给了他。他半天才回,说他瘦了许多。

  我知道他很难受,就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我回他说,让他别忘了我!

  他感觉到我是不是有事?

  我告诉他我对他的依恋,并怪他最近的冷淡。他马上道歉。

  一切恢复正常。但是,我的心已经慢慢地远离了。

  三号闾莨值班,跟他聊了起来。

  我对他伤感地说,我预感可能“非典”后,我们就结束了,各就各位。

  他生气了,把电话打了过来,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

  我只能听着,没有反驳。

  晚上快上班了,又收到闾莨的信息,他说:“我在奉命煮饺子。”

  我跟他开玩笑地说:“你会煮吗?”

  他也会怼我:“一定是片汤!”我笑了。

  然后又说:“希望给他们吃生菜蘸酱!”我这次自己笑出了声。因为我知道,他说的是上次我在公寓请他吃的。

  这是把我的食谱给列上了!

  一会儿,又来信息:“我在忙着表现!”

  我告诉他:“你真虚!”

  “嘘……”他的回复让我接连地笑个不停。

  心情好,晚上的活也干得轻松。很早我就下班了。

  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没回,又玩牌了吧。

  正巧,闾莨也发来信息。

  于是,我告诉他:“今天我头晕恶心。”

  他问我:“是不是要感冒?”

  我问他:“为什么不问我有没有?”

  他真会顺坡下驴:“有了吗?”

  我于是跟他开起玩笑来了,绕得他糊里糊涂的,最后挤落得他没辙了,告诉我,他在巡逻!

  我放过他了。刚停下,陆林来信息了,真巧啊!

  早上收到梅的信息,她让我过去。

  我已经好几天没过去了。

  来到店里,正赶上不忙。

  梅告诉我,这两天跟慕枫聊的不错。其实,这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希望他们聊的开心!

  一会儿,她三姐的同学也来了。

  梅在跟加工点的师傅说事。

  于是,我跟她三姐的同学聊了一会儿。

  原来她也是单身。她告诉我,如果不想结婚,就先找个同居的。呵!她倒是挺开通的。

  听着她的观念,我不得不承认,我默许了。

  加工点的师傅走后,梅跟我聊起了慕枫。

  “慕枫是个很成熟的男人,他的话很有层次,对我有一定的帮助作用。”这是梅对慕枫的评价。

  我听着也很高兴,因为我没有给梅介绍错了人。希望梅因此会想开些。开心起来。

  中午,梅的老公来了。他们去上街了。

  我想了想,给慕枫发了个信息,“感谢你对梅的帮助。”

  他很客气,又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后悔把我转让了?”

  我告诉他:“我有我自己的聊友。”

  晚上,我边干活边想着慕枫说的话。有没有后悔让人呢?

  说没后悔,好像很牵强!但是,刚开始我是认可他的,只是因为萧的原因必须放弃他。这也是所谓的义气吧。

  但是,为了梅的婚姻不受影响,我必须提醒他一下。

  于是,给慕枫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短信,告诉他:“我跟梅的身份的不同,希望你不要影响到梅的婚姻。只想让你帮助梅更好的维持婚姻。”

  而慕枫的观点很开明:“我认为不和谐的婚姻没必要去迎合对方,不是谁离开谁就活不了了!”

  说实话,我很赞同他的观点,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帮到梅。

  我们谈起了“梅”这个称呼。他很感兴趣。

  我告诉了“梅”这个名字的来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

  是因为梅告诉他说,“梅”是她的一个朋友的名字吗?

  我这是告诉慕枫,我就是梅的那个朋友吗?

  我为什么这么做?是让慕枫把注意力转过来吗?还是怕梅误入歧途呢?我感觉自己真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自己的企图是什么?

  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