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流星降临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077 2019.11.24 16:42

  记得是一个周末,天气很好。我刚从超市出来,为儿子采购了一堆爱吃的东西。也许是接儿子的喜悦包围着我,没感到肠胃的委屈。顺手看了眼手机,已是中午,公寓里除了给儿子买的食品,没有可吃的东西。先去外面吃点吧,不然,又要吃方便面了。我心里盘算着下了楼。

  “嗡。。。。。。”手机在振动。肯定是儿子他奶问什么时间去接儿子。我不耐烦地打开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有人打错电话了,我想。

  因为我基本没有什么来电。同事都很少知道我的号。我没接。

  当我买饭回来时,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陌生的号。我犹豫着,还是接吧。

  “你好,请问。。。”我还没问完。

  “你是红梅吗?”

  “啊。你是。。。”我有些惊讶,因为只有老家人知道我这个名字。莫非是。。。

  “我是你同学刘兴丰”

  刘兴丰!我惊住了.

  说起刘兴丰,眼前便呈现一张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脸:白晰,大眼,高鼻梁,不大不小薄厚均匀的嘴巴,让人想从他脸上找到瑕疵都难。就说那双眼睛吧,时刻闪着夺目的光彩,我们女同学背后都说他“色”。这也是有据可查的。说是同学,其实就同学一年。当年上初一时他任我们的班长,不知是什么原因怎么让他当了干部,后来我们一直迷惑不解。当时我的座位在他的后面,每次听的入神时,总有一道亮光闪我眼睛。我环视窗外,阳光依旧规矩地移动着,没有挑衅的迹象。还是继续听好自己的课吧,我心里这样想着。目光又移回了讲台上老师那移动的粉笔上。入神的潜意识总感到有一双诙谐的目光在对着我,我迷惑着。终于看见了,是一面小镜子里的镜像。正是刘兴丰!我有些恼羞成怒,可我又无计可使,一堂课下来,我没听进多少,可恶!

  连续几次重复地恶作剧,我忍无可忍,调换了座位。后来听到他后面的女生遭此同样的遭遇,我才验证了“色”这个字的确切定义。

  “过两天我去你那看你。。。”我还没回过神来,

  “啊啊。。。”我口吃着。一个“色狼”要来看我!

  “好。。。吗?”其实这才是心里的真话。

  “我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吧。”他依然自言其说,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

  “是的。可是,我这不太方便”我继续推辞着。

  “到时候我派朋友去接你。”看来我无法推辞了。也好,他有朋友在场,我想我没什么危险吧。自己这么想着,好似自己要去赴“鸿门宴”。

  不行,我得去找救星。放下电话,我顾不得吃下买来的饭菜,骑车风一样来到我的好友店里,一个不大的毛线店。

  “今天怎么这么早来接儿子啊?”我一踏进店里,她头也不抬就扔出这么一句,我们太熟悉了,听脚步就能判断出我的降临。

  “惨了,我大难降临了!”她这才抬起头来。那双精明的眼神中带着困惑。

  这就是我最要好的女友,一个和我同名的本地高中同学。我们暂且称她梅。也许是名字的缘故吧,我在高中特别注意她。而且她跟我留有相同的长发,一张清秀的面孔总让人留连。同班的男生,包括本校的男生都有不少的追随者。只可惜,大学的门槛实在太高,我们都没能越过。我们相继上班,而她不安于那优越的工作环境,跳入了滚滚红尘。

  “怎么了,讲清楚点,”她有些丈二的和尚。

  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说着。梅总算听明白了.

  “我当什么大事呢,不就是一个男同学来看一个女同学吗.“她诡秘地微笑着.

  “你别挤兑我了.对你来讲没什么,可我...“我不知所措地说着.

  “哈哈...“梅笑的弯下了腰.

  “别笑了!“我假装生气了.

  “好的,到时候我陪你,这样总可以了吗?“又是一个诡秘的微笑.

  我的爱象一杯酒

  每到一个驿站都加水

  苦难的历程

  稀释着我的纯洁

  醉时的舒畅

  醒后的忧伤

  一会是沉默的轻松

  一会又来了热情的焦虑

  莫测的生命

  总有几分烦躁的神秘

  渴望着平静又渴望着爆发

  这是为什么

  莫非生命在悄然生长...

  我和刘兴丰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刚刚送走儿子。电话就到了,“晚上七点我派牛河去接你。。。”

  “啊。。。”我还没回个味来,电话就挂了。

  我顾不上许多,直奔毛线店。

  准七点,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了店的门口。车门开了,我在记忆中寻找着熟悉的身影,还是那么帅气,增添了成熟与稳重,不同的是发福了,一副款爷的派头。

  他似乎对于我并没有过分的惊讶,也许我没有太大的变化吧。他径直走到我的跟前,还是那副诙谐的目光,

  “你好,老同学,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啊?”

  我这才回个神,不知所措地拉过梅.梅却很洒脱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梅”

  “你好。”

  让我出乎预料的是,刘兴丰并没有多看一眼梅。也许是美女看多了吧。我自己胡思乱想着。

  当我们上车后才看见他的朋友牛河.黑色奔驰直奔预订的饭店。

  我们到达时,已经有很多人恭候了。我是生平第一次被前呼后拥着。就坐后,我被安排在刘兴丰旁。梅悄声告诉我,刘兴丰是贵宾座,我是嘉宾座。我又一次不知所措。酒席间我和梅成了“重点”保护的对象。没有梅我真的想逃走。我时不时偷窥一下刘兴丰,刘兴丰却面带微笑,一语不发,可只要他一碰酒杯,他的朋友们总会恰到好处地齐声附和,我们也就自然解脱了。我晕呀!

  回来的路上,我望着刘兴丰的后影,迷惑了,也许人生的阅历和风尘会改变一个人的习性。你真的变了吗?

  像风筝错过了季节

  早春的诺言错过了我

  在阳光倾斜的早晨

  我悠悠度入林子里

  那片忧郁的时光

  若不是你的手

  握住我手中的寂寞

  我就不会把手

  给你

  若有这样一天

  你穿过浓浓的迷雾来会我

  面对你的将是无人地带

  那片忧郁的林子

  就是我

  林子里有个女人

  是锁在夏天的人儿

  她以固定的视线

  等待秋天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