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异样的温暖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14 2019.12.30 12:00

  早上醒来,心情还是那么沉重。

  收到陆林的信息,跟我想的一样,他是怕打扰我休息,所以没给我发信息。

  我跟他聊起了昨晚自己的感受。他劝了我许多,看我还是没开心起来。

  最后给我发了一则趣信息:“日日孤单因想你,夜夜寂寞因念你,时时伤心因无你,刻刻难过因爱你!你呀你呀都是你!害我整天迷着你,不要让我遇见你,否则一定要打你!可恶的麻将!”

  我终于破涕为笑了。

  下午两点多,陆林又发来信息,还想跟我通话。

  还好,我当时就在公寓。

  于是,我把厂区里的磁卡电话发给了他。然后急急忙忙跑到厂区电话亭。

  等了半天,还没打过来。

  我发了个信息问陆林,结果我把号码给错了。

  让我着急地等了半天。

  这次我们又聊了一个多小时。最有意思的是,陆林把上次的通话录了下来。

  他把录音放给我听。在电话里听着自己的声音,我开心地笑了。

  也只有陆林能想办法让我开心。

  晚上活不多,七点多就回来了。

  八点多收到陆林的信息,看得我很难过。

  原来因为“非典”的缘故,他的同事们都带饭了。只有他一个人去外面吃,而外面的饭店里,也只有他一个人吃饭,他感到很孤单。

  我也很为他难受。但是,也没办法帮他。

  这就是距离的障碍吧。如果离得近些,也许我们可以搭伙呢。

  我跟他聊了一会儿,安慰着他。不知道有没有用。

  他回去上班了。在班上他又发来信息,问我干什么呢?

  我突然间奇思妙想,告诉他:“我在织毛衣,听音乐,等你下班。”

  我这份暖暖的信息,传送着我的一份淡淡的情意。

  他看到后,高兴坏了。回信息对我说:“你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总算是让他高兴起来了。随着他的心情的变好,我也跟着开心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在给予别人家的感觉的同时,自己不是也体会到了家的意义了吗?

  晚上十二点多了,还没有陆林的信息。困得我都睁不开眼了,但是,我还是坚持着。

  终于在十二点半,陆林来信息了。

  他一边吃着,一边跟我聊天。其实,我们都很困很乏了,但是从心底里洋溢着欢乐。

  一种异样的温暖包围着我们,好温馨!

  早上十一点多才醒。发现梅八点多发来信息,让我帮她去看店,她要去拿药。

  我真该死!睡得太沉了,没有听见信息声,也没帮上她的忙。

  跟闾莨聊了一会儿。他告诉我,昨天晚上跟媳妇吵架了。

  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不管有没有我的原因,我都不希望他们出现这种事情。有一种心虚内疚的感觉。

  我劝了劝他,又嘱咐了一下,“非典”期间如何对他女儿的保护。他记住了,并告诉我一定照我说的去做。

  下午很安静。我一边织毛衣,一边听着音乐。陆林告诉我,他在看报纸。一副祥和的图画,好幸福!

  于是,我发了个信息,“你自己做点饭,准备上班时候吃。这样的话,就不用出去吃饭了。”

  他没有回我。

  大约四点多,陆林发来信息,说他睡过了。

  怨我了,我光沉浸在音乐里了,忘记叫他了。我赶紧发信息给他道歉。

  晚上我去上班,发现没活。太高兴了,我可以歇班了。

  回到公寓,正赶上王师傅在给公寓消毒。

  这些天,有不少人都带上了口罩。

  同事们问我,为什么不带口罩?

  我并不是非要跟人们对着干。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看着街上的人们都带着口罩,我便想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希望厄运能降临到我的身上,然后,所有的人对我无能为力,我将毫无惧色地从这个世界消失掉。

  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地超脱,离开这个毫无眷恋的世界。

  可是现在,为了儿子,我必须去消毒。假如儿子这次幸免,为了他我也必须依然痛苦地活下去。

  也许,在这戒严的日子里,也是我有生之年了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闾莨一直在跟我要相片。说见不到我,看看照片,以解相思之苦。

  明天给儿子照生日照,也好,我也好好地给自己照一张,也许这是最后一张照片了。

  这两天,因为陆林心情不好,所以我每天都等他下班,陪他聊一会儿,然后约好一起睡下。

  日子过得挺开心。这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早上,定的七点的闹钟。闹钟想过了,好困,不想起。但是跟儿子约好了去照相的。

  接上儿子,把新买的衣服给儿子换上。

  儿子开心得一路上又蹦又跳地。我还是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但心情很不错。

  我跟儿子照相时,都摆出了最佳的状态,也不知道摄影师的技术咋样?

  中午跟梅一起吃的饭。陆林跟同事在外面呢。问我有时间出来接电话吗?我高兴地答应了。

  我们说起昨天晚上开玩笑的话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调侃地问他:“你不是想跟我同居吗?”

  “不想,怕你告我!”他这拒绝的理由来得挺快。

  “你不说,同居会很开心吗?”我又假装地反问他。

  他还是不干!呵呵!

  也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逗我开心?

  可能是因为他原来的经历,让他变得比较小心了吧。

  “你会来看我吗?”我又问他。

  “我是怕见了你,会失去你!”这就是所谓的见光死吧。

  看来他还是没有自信,也或许是怕失去我吧。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我们很好。

  我很安全。不会担心他冲动地来找我,然后会给我增添无端的麻烦。

  其实,说白了就是怕影响了我跟闾莨的关系。从内心里讲,我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很自责。

  对陆林来讲,太不公平了!

  下午从梅那回来的早,便去上街溜了溜。

  街上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都带着口罩。

  我感觉外面的空气很好,天蓝蓝的,云彩白白的,怎么就有毒了呢?

  可恶的“非典”,害死人了!哪都不让去。

  车间开会,听说下个月的任务很大。

  看来,五一放不了假了,去海边的计划要泡汤了。

  更好,塌下心来,上班挣钱吧。

  哪也别想去了!也不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