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空降的“偶像”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57 2019.12.19 12:00

  周二的白班,还是那么忙碌。

  中午匆匆忙忙地吃完饭,刚要准备上班,来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陆林的呢。

  打开手机一看,陌生的号码。点开信息,原来是一句歌词: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猜猜我是谁?而且还发了两遍。

  这又是谁在搞恶作剧啊?我查了查通讯录,没有结果。

  算了,我还是赶紧去干活了,爱谁谁吧。也可能又是发错了呢?

  于是,收拾了一下,上班去了。

  快下班了,这个号码打电话过来了。我还是老习惯,没接。

  一会儿,留言台发来信息:京港的闾莨。是他!又是一位老家的同学。我太兴奋了!

  早听同学们说他在京港,碍于面子,也没好意思跟同学们要他的手机号。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淘到我的手机号的。

  说起闾莨,就能让我想起他那冷酷的表情:大大的丹凤眼,高高的鼻梁,一张看着总是嘴角下弯谁都不服的嘴巴,,貌似三国演义中的关云长,只不过比关云长白罢了。走起路来一阵风,到哪都带着杀气!

  他跟刘兴丰不一样,全班的男生都怕他,也不光因为他会武功,而是他有征服人的癖好。

  也不知道班主任为什么让他当班长。最终还是因为他处理同学关系不得当,而被罢免。

  上学时,他还是仗着那张冷峻的面孔和一身的武功,不知迷倒多少女同学。

  他曾跟我同桌,我却饱受着被冷待遇的境地。他身材魁梧,三八线分毫不让,而且还经常过线,把我挤兑得没有一席之地。

  有一次把我气哭了,他还装作若无其事。要不是看见班主任老师进来了,他才不会跟我道歉呢!

  他还是有一丝丝惧怕我们班主任老师的,也只有班主任老师能治得了他。他一直对班主任耿耿于怀!

  虽然如此,但是,从心里我也是很欣赏他那冷酷的样子的。只是当时那么多女同学挣着喜欢他,我也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最终,也没发现他跟哪个女同学走得近。

  我正在那胡思乱想着,同事告诉我,下班后,车间要开会。于是我赶紧告诉闾莨,用短信联系。

  我们就这么断断续续地聊到晚上十二点多,说的都是上学时候的事情。

  听口气,他对我的印象还不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人都在变,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晚上,可把我忙坏了。同时跟陆林和闾莨两个人聊天,史无前例啊!

  陆林刚给朋友搬家回来,问我想他吗?最后让我亲亲他!

  我哪写得出来啊!总觉得我现在对他的表达,就是一种虚伪与背叛!因为我在跟别人聊天。

  后来他告诉我,他病了,在闹肚子。

  我紧张了,赶紧嘱咐他如何如何。不忍心让他失望,给他发了俩字--吻你。

  他开心了,问我:“你不怕我传染上你吗?”

  害得我一晚上也没睡好。

  第二天,问了问陆林病情,已经好多了,我这才放心。

  也收到了闾莨的信息。他跟我聊起了上学时我不知道的趣事。

  “你是一个不爱表达自己的人。”这是他对我最基本的评价。

  “总有人偷偷地看你。”他神秘地告诉我。

  我很好奇,回信问他:“偷看我的人中没有你吧?!”

  他没有回答我。

  下午上班,忙里偷闲,我给闾莨发了个趣信息:天气预报,今天凌晨到白天,有时有想你,下午转大到暴想,预计心情将由此降低五度,受延长低气压影响,预计此类天气,将持续到见你为止。

  半天他回了:“有种真想见你的冲动。”

  我真想笑。现在的男人怎么了?对外面的诱惑这么不堪一击啊!

  后来又发来一条:“看见廊坊的朋友从窗前过,真想跟他去廊坊看你!”最后称呼我:梅妹。

  我看到后,真有点紧张,还有点小激动,没想到他会喜欢我!

  但是,我知道自己这样,太那什么了吧!

  于是,赶紧给他回信:“我这人爱开玩笑!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他回了一篇“哈哈……”,最后一个字是“欠!”怪怪的。

  我又回信息,表明了我对他的感受只是同学情谊。并告诫他,把感情放在心里就好。

  他领悟了:“你让我找回了自我!”最后还说“廊坊见!”

  我真是要晕了!感觉自己真的闯祸了!他还真要来看我呀!

  又过了一天,陆林的病好了。他告诉我,今天可以吃自己喜欢的菜了,也可以喝啤酒了。

  最后他对我说,他没有吃药,全靠毅力和精神好起来的,精神支柱就是我。

  我听了不知道哪来的火气:“你病死算了!”

  他莫名其妙了。

  我告诉他我是更年期,他还是糊涂着。

  我又说我烂嘴,他又赶紧安慰我。

  我还是跟他唱反调,气他。

  最后我告诉他,生气是因为他不吃药。

  于是,他又解释为什么不吃药:是药三分毒什么的。

  我没理他,告诉他,我困了。

  唉!真是难为他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作!

  连续几天,跟陆林聊的少了。一直在跟闾莨聊。

  我们一时互相鼓励,一时互相安慰,也许有性格相似的地方吧。

  他说起自己的奋斗史,很惨烈!孤独寂寞过。我也讲了我的婚姻如何失败的,他听后很震撼!感觉到了我生活的艰辛。

  最后,转移了话题,谈起了上学时的事情:“记得周末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与几个同学劫你。”

  “我怎么不知情呢?”我仔细想了想,没印象。

  “见到你,我就跑了。没劫成。”他又解释。

  “你为什么跑呢?”我继续问他。真的不明白,他应该没那么胆小吧。

  “我是因为喜欢,又怕喜欢不上而怕!”他绕着弯地解释。

  我废了半天劲才看明白。他真是有才啊!呵呵!

  “而劫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注意我。”

  我终于看懂了,他太逗了吧!他这么挖空心思!

  我真是没想到上学时,他对我那么用心!而我却一点也没感觉到!

  现在,感觉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一阵阵地兴奋,又一阵阵地感到自豪,只因为自己喜欢的,也同样喜欢着自己。

  我是你寻找的那阵悠扬吗?或是,那种沉夜样的宁静吗?或是无尽的深幽吗?

  你高昂的眼睛里,有一种宏伟的神明之光,让我的思想如火焰,如春潮。

  谁料想,陆林的欺骗,让我跟闾莨的感情急速升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