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奇缘逸事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507 2019.12.26 12:00

  早上十点多,让闾莨的信息声吵醒。

  没有陆林的信息。他真的离开了。想想,我的心还是那么难受。

  回复完闾莨的信息。不自觉地想起陆林来。那种无以言表的寂寞围绕着我,夹杂着淡淡的忧伤。

  昨晚逍遥岛上有一位叫“永远的情人”的网友找我聊天。今天又发来信息。于是,我又开始了我的网游。

  我回复了“永远的情人。”没想到,他跟我刚刚聊了几句,就要我的手机号。想想陆林当时,跟我聊了好几天,先主动给的他手机号的。

  我警告他,网络的虚伪和不真实。我问他,“为什么那么信任我?”

  他说凭直觉。现在的人都那么轻率吗?还是另有目的?

  我们聊了许多,这个人还算真实,他告诉我,他的真实情况跟资料不符。并且告诉我他姓萧。我也告诉他,我的真实年龄和名字,跟陆林一样,约法三章。最后,我把信息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就这样,我们聊了一天。每次与他聊天,都会不自觉地想起陆林,不自觉地跟陆林比较。

  好想他!

  晚上,梅让我跟她一起吃饭去。饭桌上,我喝酒了。

  今天活不多,晚上十二点多就下班了。由于喝酒的原因,我没有睡意,我想陆林了。

  平日里,这个时候他会发信息给我,报一下平安。

  可是今天没有。我想发个信息给他,但是,我克制住了。

  我不能给他发,他已经退出我的生活,我不能再依赖他的关怀。

  这时候,萧打了一下电话。我没理他,也不想理。

  睡不着,就去想闾莨。可是,越想越睡不着。

  我的思绪被几个人牵扯着,好累!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让萧的电话声震醒了。

  闾莨发信息告诉我,他在上课,我没有打扰他。

  中午把儿子接过来,去妈妈那吃的饺子。爸妈看着儿子,很开心。隔代人就是疼。我跟家里的关系渐渐地好起来了。

  本来这天很轻松的,可是,主任又来电话,让我下午去上班。害得我送儿子上课蛮紧张的。

  这一天下来,我像走马灯似的。晚上回到公寓,已经累的没有了力气。

  跟儿子吃完饭,大约七点多了。手机响了,有信息,我觉得应该是萧的,因为这个点闾莨不会发信息的。

  打开信息一看,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是陆林来信息了。

  儿子还在,我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心揪的慌。

  我没有回他,心不在焉地指导儿子写作业。

  八点多,陆林又来信息了:“我想你!”

  我背过身去,我的眼泪止不住了。

  只有短短地两天半的时间,他妥协了!

  难以想象,他到底是怎样说服自己,去接受我的现状?

  儿子写完作业睡下了。我这才给他回信息。

  我们谈的心力交瘁,彼此诉说着这两天半的光景是如何过来了?

  “我放不下你!”

  我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这份互相的牵挂,不知道是不是爱?

  十二点多,陆林又来信息了,我已经无力再回复他了!沉重的包袱卸下了。

  可是,我们的环境已经改变了。有了更多的是非。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纯净了。

  自从跟萧聊天那天起,就有个陌生的电话发来信息。我一直也没回复。

  今天一早,那个陌生的号码又发来信息。刚开始,以为是陆林呢。

  今天心情好,等儿子吃完饭,我给他回了个信息,问他是谁?

  他回复:“相逢何必曾相识,万事皆缘。”他还是没有说出他的名字。

  他再来信息,我就没再回他。

  中午又来一个骚扰电话。真是奇怪了这几天?那么多的陌生电话。现在也只有一个刚刚认识的萧。应该就出在这个人身上。

  于是,就给萧发了信息,果真如此,这个骚扰电话是他的朋友。果然是从萧那出问题了。

  晚上,我问那个陌生人,是怎么得到我的手机号的?他回复一首打油诗:“山人字慕枫,每日放牧城中,一日闲来无事,无意盗来芳踪。”

  呵呵!他的才气真能跟闾莨一拼。

  果不其然,他是从萧那偷来我的手机号。

  于是,我告诉了萧。他说他的手机有很多人用。

  这也太离谱了吧!太不安全了!

  我告诉他,为了我的安全,我决定不再与他联系了。

  他着急了,说不放弃。然后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我没有接。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我要给梅看店去。她又要做流产,这次是药物流产,作孽啊!

  店里生意很淡。有时间跟闾莨聊了一会儿。

  那个叫慕枫的又发来信息,一天都在咬文嚼字:“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亦如此。”呵呵,他还蛮自信地。

  我都想象着,他可能是位私塾的老先生吧。

  不过我也没饶他,一天都在讽刺挖苦他偷我手机号之事。他也不生气,慢条斯理地回复着他的文言文:

  “偷有几论:古人把偷书认作是好书。我认为偷号也是一种好客和很希望认识你这位佳人的表现。哎,反正啊,见仁见智,在个人吧。”他还振振有词。把不合理的问题说的如此合情合理。

  “小偷就是小偷,没什么道理可讲!难道古人的桃花源中也有小偷吗?”我字字不离偷字,很是刻薄。

  “问世间之事,谁能够透析?黑与白之间,谁又能彻底分清?哎,对世事何必太执着!”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怎会让他一个小偷说服呢。

  “但是,我分得清楚你是小偷。呵呵!”我还是对他强词夺理。

  “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哈哈,愁大了!”他好像在挖苦我。

  还好,我高中毕业,语文还可以,不然我又得回学校温习功课后,才能看懂他的短信。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又是一首李商隐的诗词。

  简直是古诗词大全!这是我这一天的丰富收获。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班主任的语文课上。

  晚上,那个慕枫还在跟我聊。这时候萧来信息了,说我是无情无义之人!

  我明白了,这个慕枫应该一直跟萧在一起呢,不然萧不会这么说我的。

  此时,真觉得萧说的对,自己真有种背叛朋友的感觉。

  我也生气了,把火全发在了那个慕枫身上。

  这个慕枫也不生气,一直在回复我的信息。

  我想他肯定在偷着乐呢,诚心气萧呢。

  这个慕枫真有意思,他是个怎样的人呢?让我越发好奇了。

  早上梅给我发来信息,不让我去看店了。我没听她的,对她不放心。还是去了。

  在店里看到她,让我心疼。人消瘦了许多,气色也很差。

  生意空闲之余,我们谈起了家庭,交友。她的思想太压抑了,生意家庭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因为她的性格,所以朋友圈很窄。

  最后我出了一个怪主意,想让她跟慕枫聊聊,是否能化解她一些问题。

  这样一来,解决了她的困惑,又解决了我的背叛朋友的罪名,堪称一举两得吧。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暗暗地窃喜着。

  在我的再三怂恿之下,梅同意了。

  于是,我给慕枫发了信息,说明此事。还真不错,慕枫欣然接受了。

  晚上上班时,收到慕枫的信息,他说我把他让人了!呵呵!

  听这话,有点酸酸的感觉。这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能怪我吗?

  也罢,为了梅,失去一个聊友不算什么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