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亲情助力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07 2020.01.19 12:00

  明天儿子该上英语课了。

  他跟他奶奶回老家了,也不知道回来了吗?

  电话打过去,居然还没回来呢。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我告诉他奶奶儿子上课的日子了。

  真是急人!

  这个时候梅发信息来,梅叫我去她家吃饺子。我匆匆出了公寓。

  来到梅家时,她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时,慕枫给她发来信息,梅没理他。

  慕枫又给我发了过来,信息里提到了梅。

  正赶上梅的老公看到我的信息,我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于是,问慕枫怎么解决?他却说:“君子坦荡荡!”

  也是,就是朋友间聊个天,也没什么忌讳的。如果这都影响夫妻的关系,我真的怀疑人生了!呵呵!

  于是,我便跟慕枫聊起了诗词,我谈了我对诗词的感受。

  他说:“我就是传道士,为你传道受业解惑。”说的好神圣啊!

  “我从不跟熟人倾诉。”我也另类一把。

  于是,他就告诉我,如何让我们变得生疏些。

  “那很简单,不理你不就生疏了吗?”我又跟他杠起来了。

  他无言以对。最后回复:“老地方见!”

  梅看着我们聊天,最后很纳闷,问慕枫:“老地方在哪儿?”

  慕枫只是笑而不回。

  我知道慕枫为何笑了。我也只能装糊涂。

  它是我跟慕枫的联络平台——心的平台。

  第二天,儿子还是没回来。我真的生气了。

  他们一家子从来不重视这个事情。这样的结果,只能耽误儿子的将来。

  我更加坚定,一定把儿子要过来!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先忍着吧。

  晚上回到公寓,很安静。

  我看着电视,发现了一首诗词,但不知道出处。

  于是,给慕枫发了过去,问他是谁写的?

  他回复说没收到。

  当我再重发过去时,已经没了回音。

  我问他:“是否睡了?晚安!”

  他很快回了:“晚安!”

  嘿,真的困了,回晚安倒挺快的!

  早上干活时很困,还好,早早地完活了。

  回到公寓,洗了洗头,又洗了几件衣服,才去梅那。今天梅去天津。

  我们在店吃饭时,陆林发来信息。

  我告诉他:“我在梅这呢。”

  于是,梅就开起玩笑来了:“我走后,如果你跟我老公上床,我就打车去保定!”

  我笑着把原话发给了陆林。

  “你猜他会怎么回复?”梅又跟我打赌。

  结果我们俩的意思他都说出来了。笑得我们都喷饭了。

  梅的老公送她走的。

  他们走后,我陪陆林聊了一会儿。可能是太困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她老公回来,我都不知道。

  夏天生意很淡,也更让我有机会睡觉了。

  关门回公寓时,天气凉爽了许多。

  我给陆林发了个信息,他却反问我:“怎么没去找妹夫啊?”

  气的我臭骂他一顿。

  第二天是周末,店里很轻松。

  下午去接儿子。我们一起去了夜市,跟儿子吃的涮锅。

  我跟儿子玩的很嗨。回到公寓一直忙个不停,一点都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烦。

  跟儿子在一起就是幸福!特别是儿子搂着我睡觉的时候,很温馨。

  明天房价就要开盘了,心里没底,很紧张,总担心房价太高,自己承担不起。

  看着熟睡的儿子,自己暗暗下定了决心,为了儿子,一定把房子买下来!

  早上起来,一边给儿子辅导功课,一边给梅发信息,咨询房价的情况。

  梅告诉我:“一楼和五楼的价格可以接受!”

  我这才放下心来。

  下一步就得看爸妈这一关了。

  晚上,把儿子送回去后,直接去了爸妈家。

  先跟妈妈直说的。妈妈还是疼我的,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是,妈妈能动的钱不够,有些钱都是定期的,没到日子,不忍心取出来。

  看来,我必须过爸爸这关的。

  爸爸是有名的吝啬,自己都舍不得吃穿,我们都背后说他是“葛朗台”。从他那借点钱太难了!

  当年哥哥结婚时,给的钱都不够办事用的,哥哥都是自己借的钱办的婚礼。

  我就更别说了,结婚时,就妈妈给了我两千。

  当时这两千只能买些日用品,买不起一件贵一点的东西。

  现在,没办法了。为了儿子,我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还好,我的思维反应,没有遭到爸爸的反驳。

  因为我先跟他谈了当时的房地产业,跟他分析了房地产的发展,最后说起了我要买的房子的结构,是当前最超前的设施。

  我说的都是实话。爸爸听着没有知声,我看有戏。

  然后,又可怜兮兮地说起了儿子的将来,说了他奶奶家的条件。

  最后就撒娇地说:“爸,我现在的首付凑的差不多了,你能帮我多少都行,等房子下来,租出去,我第一个还你!”

  然后又补充:“最多一年,房子就下来了。”

  看着爸爸犹豫着:“我这也没多少能取的钱。”

  我听这话有门,跟妈妈使了一下眼色。

  妈妈赶紧提醒爸爸:“你不是有半年的工资还没取了吗?”

  爸爸瞪了妈妈一眼,最后叹了口气:“好吧,明天我给你取出来。”

  “谢谢爸爸!”我开心地搂了搂爸爸。

  我这是第一次跟爸爸撒娇。

  爸爸也是第一次对我那么慷慨,真不容易呀!

  晚上没有回公寓,一直跟妈妈聊天,特别困,但是心情很好。

  早上,爸妈早早地出去了,没叫我。

  妈妈回来时,偷偷地告诉我,她把快到期钱也取出来了。我太感动了!

  我算了算,加上闾莨之前给我的,总算够首付了。

  天下的父母还是疼自己的子女的。

  也许有时候,心疼的方式跟你想要的不一样吧。

  有时候或者说某一时刻,沟通应该是最关键的。

  下午,妈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爸爸的钱取出来了,让我赶紧去拿。

  看来妈妈也怕爸爸改变主意。爸爸经常有这个习惯。

  我嘱咐妈妈把钱给我放好,我最早也得明天上午过去拿了。

  第二天上午,我赶紧放下所有的事,先把钱从妈妈那顺利拿出来,然后送到了梅那。我不能总让梅给我压着钱啊!

  事情办到现在这个程度,我总算是一颗心落地了。

  明天是我大侄女的生日,我把在梅那给她织的毛衣取了出来。

  正要给她送去,接到了妈妈的电话:“你爸爸反悔啦!”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