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生意危机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19 2020.01.25 12:00

  早上起来,头一直在疼。我已经很久没犯这个病根了。

  那是当年跟前夫老生气落下的毛病。

  我吃了两片止疼片,头终于不疼了。

  于是,我开始洗衣服。

  我一边洗一边想着分店的事。

  突然想起,我当年在干洗店的事了。

  能不能在店里加一项干洗的业务?这样,可以增加一项收入,能减缓租金的压力。最主要的是我有这方面的经验。

  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兴奋起来了。

  于是,马上动身去梅那,顺便把过节发的油给妈妈送过去。

  到了店里,梅去体检了,还没回来呢。

  于是,我就去了一趟商场,给爸爸专门买了无糖月饼,直奔妈妈那。

  到了家,跟妈妈又谈起了买房的事。我又一次说服了妈妈。

  梅下午才回到店里。问了问检查的结果。

  她很沮丧,检查结果不太好。身体太虚,有很多毛病。我想她也是这几年做生意累的。

  也许是因为身体的问题吧,当我再提起分店的事的时候,她在犹豫。

  我这才发现自己真不懂事,这个时候还提生意的事。

  晚上,陆林又出新花样了。用“听短信”跟我交谈。这是一项手机新功能。

  我跟他聊得很开心。他问我干什么呢?

  我诚心气他:“我在跟小叔子聊天呢”

  他竟然没理我这茬,还让我叫他上班。真气人!

  大约十点多,梅给我打了一下电话。

  我等了一会儿,没有短信。

  我想肯定她又无聊了,纯骚扰电话。我没理她。

  快十一点了,她又打了一下,这么晚了还打,看来是有事。

  于是我给她回了个信息。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在商量分店的事,而且让我现在过去。

  天哪!他们真想的出来!

  没办法,谁让她是我的铁蜜呢

  我一边起身一边回复她:“一会儿到。”

  当我感到她家时,他们两口子一直对着我笑个不停。

  把我笑傻了,不明白我哪里让他们笑的。

  最后才知道,是他们两口子打赌,看我会不会来?

  结果梅输了。

  她们两口子这是拿我找乐呢!我有些遗憾的是,梅却不如她老公了解我的性格。

  我们谈起分店加干洗业务之事,梅的老公也很认可。最后一致通过,让我明天去“丽美洗染”一趟。

  我彻夜未眠。

  早上起来后,与梅商量一下细节,我去了“丽美洗染”。

  “丽美洗染”是一家很大的连锁公司。当时他已经拥有本地的二十几家连锁店。

  我不知道总部在哪里,就近找了一家店铺。

  没能找到老板,跟前台服务员说起来意时,才感觉自己的想法太原始,太落后了。

  “丽美洗染”已经不是原来的“丽美”了,经过十年的奋斗,现在已经很先进,制度很严谨。

  听着服务员的介绍,真让我从心底里佩服。

  不过,也是财大气粗了,依着我原来的那点缘分,想打进去很难。

  最后,我把电话留下离开了。

  回来跟梅交代,如果做洗染,必须让“丽美”统一管理,不然,就得单开分店了。我让梅考虑一下。

  我到了上班时间了。

  晚上,跟梅在外面吃的。我们又聊到九点多,还是没结果。

  我感觉希望不大了,头疼的又厉害了。

  我回公寓了。早早地睡下了。

  早上醒来,思前想后,还是给自己留条退路吧。

  梅这举足不定的摇摆着。我没有时间浪费了,我必须想法去挣钱。

  于是,我又去了一趟“丽美洗染”,打听到了招聘的地址,决定去应征了。

  到了那,负责人对我很感兴趣。其原因是,我原来干过这种职业,既能收活又能熨烫。

  他们在犹豫,把我安置在什么位置?

  我感觉他们侧重我的熨烫。我很随和地先答应下来,告诉他们,回去先考虑一下。

  从“丽美”出来,犹豫半天,我还是去梅的店了。因为他们今天去办理买房的手续。

  我到店时,梅刚回来,她说今天没办手续。让我跟她去找房子去。

  我有点心虚,不是因为我去应征,而是以为分店开不成了。

  我答应着。最后从“宏泰”附近找到两家。

  我到了上班时间了,走了。

  下班后,直接去接儿子。

  先去了梅的店里,商量房子的事,最后梅决定与人合租。

  这时候,加工点的人来拿修的活。与加工点的师傅聊了很久。

  我们不得不承认,今年加工点的师傅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他们自己也开了门市卖毛线。

  很明显,他们对外店的活不是很认真了。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树立自己店的信誉,同时也搞垮同行的信誉。这个举动,无论如何对梅及其他毛线店的生意,都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我们的危机感迫在眉睫。

  于是,我赶紧去接儿子,回来直接去了梅家。

  我们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自己建立加工点。

  可是这个想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

  这跟有加工点,去开门市可不一样。这个叫顺水推舟。

  而梅的做法是逆水行舟。倒插笔太难了。

  因为,对于加工这方面我们都是外行,要从零做起。

  梅的生意来源是天津的同行。如果把加工的活拿到天津去,成本太高了,如果请天津的师傅来指导,更是难上加难。

  梅打算明天先去趟天津看看再说。

  晚上,我手机没电了。用梅的电话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叫他上班。

  他竟然接听了。睡迷瞪了,还是故意的?真气人!

  早上,梅给天津打了电话,去不去天津还是没定下来。

  于是,我带儿子回公寓了。

  回到公寓,换上手机电池,陪着儿子做功课。

  现在儿子进步多了,写作业的速度快了,而且,上午还写了一篇作文。

  下午让儿子睡了一会儿,然后起床去上英语。本打算,送完儿子回来去上班。

  可还是不放心,去了梅的店里。

  还是没结果,梅在到处找师傅。晚上,还要等天津的电话。

  同事打电话让我去上班,我都没腾出身来,结果上班晚了。

  儿子上完课,把他接回公寓。

  晚上安排好儿子,去上班了。这是第一次晚上把儿子放在公寓去上班。

  中间又急急忙忙回来给儿子做饭。

  等我下班回到公寓,看见儿子在楼梯口坐着等我,让我看了好心酸,又好心疼啊。

  晚上很热,有蚊子,睡得很不舒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