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祸中取乐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067 2020.01.17 12:00

  我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精神瞬间崩溃了!

  是我,肯定是我闹得!我给他发那样的信息,让他分心了!

  “你伤的咋样?”我非常焦虑。

  “没多大事,很轻。”他轻描淡写地回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再问他怎么出的车祸时,他却不想说。

  我懂了,那一定是我想的那样了。

  我的自责与难过一起向我袭来,压得我快要窒息了!

  “我这段时间要处理一些事情,就先不回复你了。”

  “好,你想我就给我打一下电话。”给他发着信息,我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好委屈!又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委屈。

  下班了,我心情沉重地都感觉得到举步维艰,连上楼梯的力气都没了。

  这种无助的心情,好想找人聊聊。却发现我没有了朋友。

  因为,有的朋友我又不能聊。比如慕枫。

  我又上岛了,但一直没有找到聊友。

  昨晚睡得太晚了,也可能太累了。早上十点多才醒,懒得动。

  我习惯地打开手机,陆林七点多发来信息,告诉我,他在想我。

  我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的,不想回他。

  还有个五点多的短信,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想不起他是谁?但我知道,他不可能再是南方的了。没去理他。

  这一天,岛上一直也没有聊友。我很无聊,也很不开心。

  中午,陆林又来电话了。

  他越来电话,我越内疚。我怕我再给他带来什么更多的不幸!一直都没接。

  他最后发来信息告诉我,他还在医院呢。

  我突然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他还是说不严重。不严重怎么会住院呢?

  我要去看他,因为他没人照顾。

  我又一次冲动了。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他还是劝住了我。告诉我:“有同事陪着呢,别惦记!”

  晚上上班时,又收到那个陌生电话的信息。

  他知道我的名字,还说是石家庄刘兴丰的朋友。

  这怎么可能呢?我换了手机号后,刘兴丰一直也没猜出我是谁,他是不知道我这个号的。

  我还是没想起他是哪家的大神。

  他又来信息说,他姓陆。我还是没有头绪。

  最后,他告诉我,他认识我老公。

  我这才恍然大悟,只有陆林这么称呼过。肯定是陆林的同事。

  于是,给陆林发信息,很生气地质问他!

  他在睡觉,全然不知。

  我把全过程告诉了他,甩给他最后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后来,收到他同事的信息,说我告他一状。还说我小气。

  看来是陆林说他了。

  我最后告诉他:“要尊重你的朋友,不要再来骚扰我了!”

  他最后改称呼,叫我嫂子。我没再理他。

  第二天早上,我发信息问陆林:“你什么时候能上班?”

  他告诉我:“今天出院,明天办事,后天上班。”然后就再也没了信息。

  这一天除了睡觉,我没干什么。上班是单机,很轻松。

  回来无所事事,我看了会儿电视。很无聊。

  于是,又上岛速配,聊起天来。

  这个聊友是个成都的小孩,他的手机的下键坏了,老发别字,笑死了!还要做网络情缘!

  我劝了他一顿,没意思。

  下岛睡了。

  可气的是,陆林的同事晚上十一点和一点打来电话,闹得我一宿也没睡好觉。

  第二天中午,我很生气地把他同事的事告诉陆林了。

  他说心里很烦,因为车祸的事情没有处理好。

  还告诉我,回头再说他同事的事。

  我就跟他开玩笑:“我跟你同事聊,你可别后悔!”他真行,居然没回我。

  他真是心够大的,对我那么放心

  再过两天,车间的任务就干完了,又该放假了。

  我想去看看陆林。他还是阻止了我。

  心里空荡荡的,很无聊。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理解他的处境,但是,心里一直在惦记他,放心不下他。

  不管怎样,这次车祸,是由我引起的。

  昨晚,又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两次。看了看像本地的,又像南方的。我不敢问陆林,自己查了查所在地,又是保定的。

  我很无奈,又告诉了陆林。

  陆林告诉我,是另一个小叔子。他还挺得意!

  我警告他:“从今天起,我晚上关机。要不就换号。连你都不告诉!”

  他赶紧回我:“先关机吧!”

  今天上班看了看,明天就完活了。

  中午回来吃饭,听同事说,上道序没多少活。于是,我就把床子关了,准备今天不上了。

  可是,晚上出去买饭,想着去车间看看吧。

  结果,下来活了,我赶紧吃了两口饭,又干起活来了。

  最后下班回来的很晚。一身疲惫,倒头睡下了。

  梅过两天去天津。早上起来,给我打来电话,跟我交代了一下店里的情况。

  晚上从梅那回来的路上,收到岛上的聊友的信息,都是些恶心的黄色信息,真差劲!

  纯粹是网上的垃圾,让我特别的反感,使我对网上的聊天有些厌恶了。

  到公寓很晚了,也很乏,懒得洗漱了。

  躺着听歌,又等到十一点,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电话,叫他上班。然后就沉沉地睡下了。

  因为我把手机设了呼叫转移,把陆林同事的手机号放进去了,再也不会担心他打电话骚扰我了!所以,我睡觉就没关机。

  可是,凌晨四点,他的同事又发来了信息。气得我再也睡不着了。

  于是,我就给陆林发信息告诉他。

  他却回信说:“他们不听话,很赖皮!”

  气死我了,我立马回他:“你办不了,我亲自摆平他们!”

  得到陆林的同意,我开始回复他们:“你不觉得朋友'妻',不可欺吗?”

  “一次两次没关系”他回答的挺顺溜。

  我哪里能饶他:“让陆林也来一次两次,因为没关系!”

  这次我把他给气着了,没有回我。

  我把原话发给了陆林。陆林开始打电话骚扰他,因为他跟陆林在一个班上呢。

  最后挤兑得他的同事关机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同事又给我发来一条信息。

  “寻猴启示——本人丢失杂毛小猴一只。特征:脏了吧唧,满脸鼻涕,身上带有一部手机,并会翻看信息。爱猴看过信息,速给主人回信!主人现在好想你!”

  我赶紧告诉陆林,他的同事开机了。

  于是,陆林又开始打电话骚扰他。他的同事又关机了。

  逗得我笑的肚子疼!这也不是谁在逗谁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