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虚伪的好人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222 2019.12.16 12:00

  一大早,“靖哥哥”发来信息:我做了一个噩梦,吓了一身冷汗。你做了没有?

  真好笑!做噩梦还要找伴?

  我告诉他:汗是出了,因为感冒。但是,梦没做。

  我问他做的什么梦?他没有回。也许是太可怕了,不能言表吧。

  现在,已经习惯了一早醒来看陆林的信息,是早上四点半发来的。我猜又是玩完牌回来发的。

  是一首缠绵的情诗---都说流星有求必应,如果可以,我愿在星空下等待,等到一颗星星被我感动,为我划破夜空的寂静,然后让它栽着我的祝福,落在你熟睡的枕边。。。砸死你!呵呵!

  也蛮好的,每天都有一位远方的朋友给你发来一份情感的寄托,挺幸福的。让你暂时之间忘记了许多烦恼和不快。

  自从陆林跟我讲述了他的经历,闲暇时,总是在想他。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经历的这些事情?好奇心促使我一步步地想靠近他。

  今天是周末。我给陆林回信告诉他,有儿子在,说话注意点。

  他回复说:“挺开心的,儿子是你的,我也喜欢。请把我的关爱传给我们的儿子。”也许是爱屋及乌吧。可是太可恶!占我便宜!我没理他。

  下午刚送完儿子回去,主任又来电话,让我上三班。还好,这样可以在公寓歇歇了。

  回到公寓,吃了点东西,收拾了一下,准备睡一觉。可是躺着就是睡不着,于是给陆林回了个好玩的短信:沉默是鱼,喧哗是鸟,在千山鸟飞绝时,我想和鱼说说话;在万径人踪灭时,我想跟鸟聊聊天。

  呵呵,他当然回了:春天到了,小鸟恋爱了,蚂蚁同居了,苍蝇怀孕了,蚊子流产了,蝴蝶离婚了,毛毛虫改嫁了,青蛙也生孩子了,母牛也出奶了,你在干嘛呢?

  就这么着,我们欢愉着互发着信息,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到上班的点了,我也没敢告诉他,他还在继续发着短信。在工作嫌隙,我也断断续续地回复着。我生怕他知道我上夜班,又要跟别人倒班。

  快十二点了,我让他别发了,睡觉。

  “那你告诉我,明天你上什么班?”陆林一付祈求的口气。

  “明天我上对时。”我最终还是不忍心骗他。

  “那我跟你上对时。”他立马回复过来。

  哎,还是没躲开他的“魔掌”!

  算了,顺了他的意吧。换句话说,也是顺了自己的意愿。

  其实我也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如此,只不过是女人的矜持在作祟罢了。

  早上四点多下的班,当我走到公寓楼下,发现叶兰男朋友的车停在那里。看来是昨天晚上,在叶兰那没走了。

  叶兰曾经跟我聊天,信誓旦旦说过:“我不领证,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现在看来。。。也许是情不自禁吧,也许是已经准备婚礼了吧。虽然时间不长。

  这个年代,人们不再注重这些问题了,都是成年人,见怪不怪了。

  但是对于我来讲:做不到的,亦或是不确定的事情,绝不下结论!也许将来的我,对待情感也会是这样的。但是,我不会在任何人面前粉饰自己,这是我为人的原则。可以犹豫,但不可以虚伪!

  一觉醒来,八点半了。一脑门子的冷汗,浑身直哆嗦。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有许多人被五花大绑地捆着,在等着被枪毙。我吓得哭了。枪毙的原因是替人顶罪。看来过去的阴影还是没有彻底消除吧。

  自从离婚时,发生自杀事件以来,我坚信我是不怕死的了。可是,我知道自己现在很怕死。也许是不情愿受委屈,不想替人顶罪吧。也可能是对这个世界有留恋了。

  我想起了“靖哥哥”的噩梦。于是又上了逍遥岛。

  还好,“靖哥哥”在。我问起他的噩梦。他告诉我,他梦见被一群恶鬼耍弄,而且有两天做同样的梦。

  我安慰他:也许是没休息好,或者是想的事太多了。

  又好奇地问他:为什么问我做没做梦呢?

  他说梦见我了。我不觉一惊。没敢往下问,我会不会是那群厉鬼中的一员吧?!

  于是,我急忙转移话题:梦见的我是个什么样子?

  因为我跟他聊天,他从来没问过我的长相。

  他告诉我:梦中的我,短发,165的身高。

  我笑了。没有告诉他,他说的样子,不是我。

  然后,他又内疚地告诉我,他对我撒谎了,他没有谈过恋爱。因为跟我是朋友,才告诉我的。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当时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后来,又接着解释说,他不想跟朋友撒谎,所以,他有可能离开逍遥岛。

  最后告诉我,如果明天收不到他的信息,说明他就离开了。

  我想,我可能要失去这个真诚的,不会撒谎的朋友了。

  他不喜欢虚拟世界,更不喜欢虚伪的谎话。

  第二天,我真的没有收到“靖哥哥”的信息。

  此事,让我伤心了一整天。

  晚上跟陆林聊天,没有提“靖哥哥”的事,我是怕他会多想,误会些什么。跟他谈起了叶兰的事情。并且,我阐述了对叶兰的成见,对虚伪的厌恶的情绪。

  “你是不是觉得我也很虚伪?”他好像有点心虚的样子。

  “我没有说你。”我安慰着他。

  “在这方面我跟你的观点是一致的。但是也理解你的同事的做法。”他表明了态度,却又不世俗。

  晚上干活时,收到同学吴鑫的信息。

  他们在聚会,我看着好开心啊,又想回老家了。

  一会儿,收到陆林的两条奇怪的信息:“你不回复我,你心安吗?”

  “这不仅是在折磨我嘛,也是在折磨你自己!”

  真是莫名其妙!

  “我是不是没收到你的短信啊?你再重发吧。”我猜测着回复他。

  “没收到就算了。爱你!”陆林接到我的信息后,开心了。

  “你有病啊!”我假装生气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病啊?”

  “你真病了?什么病啊?”我看到后,有点紧张了。

  “相思病啊!”他又在戏弄我了。

  “可恶!”我心里美美的,但还是训他。

  “如果你让我叫你老婆,我的病马上就会好,不然会死掉的!”他在变本加厉。

  “那你就去死吧!”我对他毫不客气。

  “你的心太狠了!”然后,他装作很伤心的样子。

  我没再理他。一晚上美滋滋的。

  今天下班早,于是给他回了一条信息:“我准备给你开追悼会呢。”

  半天收到回信:“够朋友,连我的后事都给办了。”我忍不住笑了。我想他这是睡梦中回复的吧。

  这一天的坏情绪,总算是让陆林给驱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