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岁末惊魂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1329 2019.11.27 11:25

  我把我的意思和夏东的呼机号发给了刘兴丰,希望他帮我问问夏东的病情。

  我焦急的等了一个多小时,谁的信息都没有。刘兴丰没收到?还是忙着呢?我狐疑着。

  我又发了一遍信息。

  刘兴丰回电话了。

  “我没给他发,我厌恶他!因为他占有了我的同学!”刘兴丰非常生气,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心中一惊!有些反应不过来。

  平静了片刻,我在想,他是不是手机没电了,才挂电话的?

  我一直等着,快十点了,他再也没有回电话。

  他这是怎么了?开玩笑了吧?不是真生气吧?

  不会的,我们是知己,朋友。

  他一定是跟我开玩笑,我逗逗他。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给他发信息:世上的好男人都没了!

  天哪,电话打过来了,再一次把我震惊了!

  “你在挑逗我吗?你过来!”他气急败坏了。

  “我今天晚上发疯呢!在大街上开车找小姐呢!”他彻底失去理智了!

  我赶紧把电话挂了。手心直冒冷汗。心砰砰跳个不停。

  电话又响了。我不敢接了。有些生气,又有些害怕,生怕他冲动地跑来公寓找我。

  还好,他没来。可是我彻夜未眠。

  这场风暴郁积已久,正如我们的对话,早该启齿。

  开始和结束总是属于同一滴雨坠落的地方,让你躲避不及。

  爱,没有缘由,不爱亦没有借口。从唇间溢落,即可淋湿淋透。

  第二天早上,天空下起了小雪。手机停机了,我赶紧去交话费,看见了夏东的自行车。

  他来上班了,说明没什么大事。我的心总算从昨晚的惊恐中平静下来。

  一天都在梅的店里忙碌着,没有顾上跟梅谈论昨晚的事。

  晚上回到公寓,考虑再三,还是放心不下刘兴丰。于是给他发了条信息,没回。快十点了,我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

  “你干嘛呢?”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跟朋友玩麻将呢。”声音很平静。

  “哦,那你玩吧。”我放心地挂断了电话。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自己调整的很好。

  也许这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吧。这就是他所说的采取别的方式逃开吧。

  他跟夏东一样,都是普通男人中的好男人吧,喜欢一个人不一定拥有她,只要放在心里足矣。

  快到圣诞节了,梅想着让我约上夏东一起过,我觉得不太可能,再说他还病着。不过,还是存在侥幸心理问了问。结果是我想象的,没戏。

  二十五号下午月底开会,让我晚上上班。一切计划泡汤了。

  妈妈的生日快到了,抽空回了趟家,给妈妈量了量尺寸,准备给老妈织件毛衣。

  年末的最后一天晚上,又是我的大夜。活也不好干,都凌晨五点多了,也没干多少。算了,准备下班了。怕到六点碰上夏东。

  离开厂区已是五点四十了,刚走到公寓门口,听到黑暗处有人咳嗽。

  天啊,走出了夏东。

  “那么早?”我掩饰着我的惊讶。

  “快六点了。”他挺镇定。

  “还没到六点呢!”我又一次强调着。

  “今天不是过节嘛。”看见他笑了。

  这跟过节有关系吗?我看与我有关系吧!我又自作多情了。

  回到公寓,我越想越想笑,想逗逗他,于是发了传呼。

  他回的挺快。

  “什么事啊?”我装作不知的样子,因为我给他发的是数字信息。

  “不是你呼我吗?”他愣了半天才说话。我想他是看看是不是我的手机号。

  然后读着我的手机号问我,

  “2199是什么意思?”

  “逗你呢。”我笑着说。

  现在想想,真后悔在门口没跟他多待会,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想见又怕见的矛盾心理。

  假如,夜雨不是那么凄迷,我会在你的伞下躲避;

  假如,秋风不是那么清冷,我会倚在你的身边;

  假如,路灯不是那么昏暗,我会让你牵着我的小手;

  夜风,隐隐地传诵,一曲淡淡的假如。。。。。。

  2002年就这样过去了,2003年非凡的一年将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