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误枫起浪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74 2020.01.18 12:00

  在梅那,又是忙碌的一天。

  第二天中午,我只吃了一碗面。最近肠胃不好,总闹肚子。

  回了趟家,让妈妈给我找了点治肠胃的药。跟妈妈呆了一会儿。没敢提房子的事。我想等房价下来再说吧。

  去梅那的路上,收到陆林的一条拆字游戏。我没空回他,打了他一下电话。

  来到梅的店里,她也给我发了一条拆字信息,说是慕枫给他发的。

  我开始关心他们的聊天情况了。

  她告诉我,昨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是关于前几天她给他发的情诗。给慕枫解释后,不想再继续聊天了。

  慕枫今天一直在给她发信息,我想他是想留住这个朋友吧。

  突然,梅的脑洞大开,把那条拆字谜底想起来了,也顾不了许多,非要发给慕枫。

  我劝她既然不想聊,就别回了。

  但是,她不听我的。也许她是显示自己的聪明吧,回了慕枫。

  其实,慕枫偏偏是抓住了她的这个好胜的性格,才给她发猜字谜语,不然梅不会回复他的。

  不管怎样,初衷都是善良的。

  晚上回来,放着新买的光盘。也许是音乐都是伤感的吧。自己的心也跟着忧郁起来。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首安雯的《月满西楼》,听得我暗自伤怀,想起了诸多的伤心事,还有无法释怀的人和事。

  这种情殇,除了闾莨能懂,就是慕枫了。

  梅总让我把手机号告诉慕枫,我碍于自己的承诺,一直不想跨过这个坎。

  今天的伤感除了慕枫,我已经无人能诉说了。

  于是,我鼓起勇气,把这首《月满西楼》的歌词发给了慕枫。

  慕枫很快回了,他猜出是我。

  但我不能承认,一直跟他打哑谜。

  并且用他原来说的话回他。他开始半信半疑了。

  最后,气得他直训我。我看了也不生气,还挺开心。

  却不知道背后惹下的祸根是什么?

  第二天去梅那,我说起此事时,还是那么开心。却没发现梅的脸色变了。

  “你不应该这么做,会让慕枫认为我给漏的手机号!”她开始指责我。

  然后又告诉我,昨天晚上,慕给他发信息质问这件事了。

  我这才明白,她昨天晚上已经知道我跟慕枫聊天了。看来他很在意慕枫对她的看法,也有可能是不想辜负一个朋友的信任吧。

  其实昨晚,她就完全可以告诉慕枫,那个人是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而要今天来指责我?也许是想尊重我的本意吧。

  不管怎么说,我是不知她内心的想法。

  说了半天,我就不该给慕枫发信息,更不应该不告诉他我是谁。

  我想用她的手机给慕枫解释,她不让。非要我用我的手机告诉慕枫我是谁。

  我不知道怎么又误在这里了。非要我参与进来了!

  刚开始换号时,梅已经用我手机给慕枫打电话了。糊涂的应该是慕枫。

  想到这里,我把气发在了慕枫身上:“你个笨蛋!看不出我是谁!”然后注上我的名字。

  更让我生气的是,他的回复说:“你们两个将会是形同陌路,这是迟早的事。”

  我看了,非常气愤:“我们谈不来!你停止吧!”

  我当时怎么也没明白,慕枫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后来的我们,恰恰中了他的预言。

  最后,我跟梅不欢而散。

  过了两天,慕枫又给梅发来信息。梅给他回复了。我们就打赌,他会怎么回复梅的信息。并告诉了他。

  他感到非常的不快。给梅回复:“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了。”

  我想笑。我是不在乎他的做法。因为他也不是我在乎的人。

  可我看到梅的表情有些古怪。这次我可什么都没做,信息也是她发的。

  慕枫既然知道我的存在,给她们打个圆场吧。

  于是,我给慕枫发了信息,一篇的“哈哈哈”。他没有回复我。

  也许是感到伤自尊了吧。不理他,大男人那么小气!

  第二天早上,慕枫又给我发了几个标点符号,不知道啥意思?

  于是,我就笑他:“云彩又飘回来了呀!”

  没聊几条,手机没电了。

  中午,我下班换上电池,又跟他聊了起来。

  我只谈我跟梅的相同相似之处,而他谈的是我的个性。

  我笑着告诉他:“我的个性与你讲的恰恰相反。”

  我又告诉他:“人都有双重性格,为了自我的和谐和心理平衡吧。”

  看的出,他赞同我的观点。

  最后,我告诉他:“我只在你跟梅之间出现问题时,才会出现。其他时间我会消失掉的。”

  他没有回我。不知道怎么想的。

  既然我的手机号已经出现了,再怎么做也无法挽回。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中午,要接儿子,我又来到梅的店里。

  与她谈起此事,并让他看了我跟慕枫的聊天记录。她的表情还是很难懂。我知道她也是个要面子要自尊的人。也许有些话不能说明了吧。

  虽然,我一直解释我的初衷,但我知道,有许多事情是任性的必然结果,不需要责怪任何人。

  但是,我还知道,有些事情说了伤感情,不说伤自己。

  我就是那种什么也不放在心里的人,感情也好,友情也好。

  亦或是我跟她的身份不同吧。她有许多事是无法消除也无法排解的。

  我知道我们之间是有一道线隔着的,谁也不想去触碰,谁也不敢去越过这条线。

  因为我知道,越过了,我们会什么也不是了。

  我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去做。不该去触碰的,永远也不会去碰,哪怕再孤独,再无助。

  回到公寓,伤心的事不知道去跟谁诉说。

  又想起闾莨,我无法就这么放弃他!不管他怎么做,我依然选择相信他,相信他不会放弃我!

  于是,我把我的心情发给了他。

  我收到了他的回复:“我很迂腐,我在酗酒,这是命!”

  我泪如雨下!

  我不敢再去问他,我怕看到他的回复。我怕看到他说放弃我的话。

  “静静地步入这深沉的季节,厮守着这幅厚重的图画。

  暮曦沉沉,夕阳西下,朦胧了恍动的清影,独留惆怅,断肠人在天涯。

  只有一个浑圆的梦,与我相伴。”

  闾莨的这首往昔的诗,恰恰是此时我们的写照。

  就这样吧,让自己活在他的梦里,不要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