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爱情与亲情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086 2019.12.22 12:00

  早上,也不知道几点,让电话铃声把我吵醒了。

  原来是闾莨的电话,我接了。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他的声音里满含着无限的温柔。

  “。。。。。。”我睡意朦胧地看了看手机。

  原来是手机信息满了。我赶紧把原来的信息删掉。闾莨的信息这才进来。

  感觉懒懒地,也许是没睡醒吧。

  我跟他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就挂了。

  一会儿,他又来信息:

  “听到你的声音,我的整个身心都融化了。”

  我能从他跟我通话的声音中,感受到他所说的感觉。

  真喜欢看他的甜言蜜语,心里美美的。

  陆林也来信息让我起床。

  自从知道了真实的年龄,他叫我起床就像哄小孩似的。一会儿又打电话过来吵我。

  我就是不起,赖在被窝里跟他们俩人聊天。

  陆林说带我去狼牙山玩,问我去不去?我了解了一下狼牙山情况,觉得应该让他带家人去。然后又给他上了一堂政治课,教育他如何搞好家庭关系。但是,最后还是让他说得我心动了,有些想去了。

  不过,我开玩笑地告诫他:“是不是骗我出去,杀我呀?”

  他还挺高兴,“你有防范意识了。”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快中午了,我骗他们说,我要上街买东西。然后,又告诉他们下午六点接儿子。这才都消停下来。

  于是,我起床,随便地吃了点东西,直奔梅的毛线店。

  我跟梅聊了一下午,谈的都是这俩人的事,也谈到了去狼牙山。

  梅给我分析了利害关系,终究跟陆林是陌生人,更何况狼牙山地理环境也不熟悉,有危险连个救援的都很难找。

  梅的观点是,不赞同我去狼牙山,有点太冒险!

  我犹豫了。

  晚上六点钟,两位活宝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发来信息,都是询问关于儿子的事情。让我哭笑不得。

  我跟儿子在梅的家里吃的晚饭,大约快九点了,我才带儿子回公寓。

  快到公寓了,听见有电话。打开一看,是闾莨。原来有他的信息,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他告诉我,他在值班,怕我不给他回信息。

  因为我告诉过他,晚上我不给他信息,不想打扰他们的天伦之乐。

  有儿子在,我没说几句就挂了。我刚挂电话,闾莨就连续发来好几条信息。

  问我,“儿子长得像谁?”

  又可怜兮兮地说,“我不如儿子幸福啊。”

  又说,“没空就别回了。”

  一会儿又求我,“只回一条信息。”

  搞得我哭笑不得。恋爱中的男人就像个大孩子。

  我告诉他:“我在照顾儿子,你说话小心点。”

  然后,告诉他十一点多我去上班。

  他说儿子是警察。

  他这是三句话也不离本行啊。

  闾莨又问我,“晚上儿子醒了怎么办?”

  我告诉他,“儿子已经习惯了我上夜班。”

  陆林也在关心这个问题。

  唉,真是的,关心的人多了也是个麻烦。

  因为上三班,早上很困,强打精神起来给儿子做了吃的,然后给他布置了作业,我又睡下了。

  等我中午醒来,儿子还没写完,就没有一次按时写完的!我的气上来了,揍了儿子一顿,告诉他,不写完作业不做饭。

  下午,送儿子去学英语,晚上回来,又指导他写日记,就是一个墨迹,气得我又打了他一顿。

  这几天我不知道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包括上周儿子趁我上班的时候,把屋里搞得一团乱,又玩火又玩刀,气得我把笤帚都打折了,脸盆也打漏了。

  也许是因为儿子长得越来越像他爸爸了,包括性格。

  儿子是我的希望,我不想我这一生的希望还是他的影子。可我又不能放弃对儿子的管教,那样我会悔恨终生的。

  看来,这个苦果,将伴随我一生。

  我曾跟陆林谈起过关于儿子的教育问题,他给我出了好几种办法,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可行的。

  闾莨在这方面就不行了,他向来是以自我为中心,孩子家庭都是他的附属品。他一直以来,都是以工作为主的。

  第二天,儿子乖巧多了,自己写的日记,有进步。为了表彰儿子,我为儿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还给他洗了洗头,下午送他回去了。

  也许受我的影响,下午闾莨来信说,“我今天破天荒送女儿学琴。”我看着他的变化挺高兴的。

  他又告诉我,“今晚我收拾的屋子,然后又做的饭。”我看着很欣慰。

  我告诉他,让他等他媳妇回家吧。

  我早早地跟他道晚安了。

  他回复:“我很心痛!”

  我的心里也有一丝丝的不舒服。但我知道,我必须懂事!

  晚上九点多,收到闾莨的信息:“雨,窗外湿漪了一切。

  路灯亮了,想到熟睡的你,便感温樨。做男人要潇洒,但我心如纸鸑,人生路远,生命轨迹如斯,心与你厮守,我信步坎坷路。I love you!”

  我知道他准备休息了。

  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呼唤,感受到了他的无奈。

  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希望我的苦心不白费,更希望他因此会多爱自己一些。

  我感觉自己好矛盾!既希望他幸福美满,又希望他爱我。

  晚上上班,十二点都过了,还没有陆林的信息。打了两次电话,才收到信息。知道他没事就放心了。

  这两天陪儿子,觉睡得很少。早上我醒不了了。

  收到他们俩人的信息。我告诉他们,我很困。陆林懂事,没在发信息。

  闾莨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不断地给我发笑话,后来说,“你再不回复,我就打电话了。”

  我对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回复他:“你还让不让我睡觉啊?”然后就睡着了。

  大约十点多,闾莨又来信息了:“宝贝,还睡呢?”

  唉!现在这二位都在叫我宝贝。我没理他,还继续睡着。

  十一点多了。闾莨又来信息:“你再不回我信息,我就要跳楼了!”

  我又一次让他把我搅和醒了:“是从一楼跳吗?那就跳吧。”我是真服了他了!

  “是四楼,不过有栅栏杆,出不去。”让他这么一闹,我是再也睡不了了,彻底醒了。

  中午,陆林来信让我起来吃点饭再睡。这就是他跟闾莨不一样的地方,暖暖的,淡淡的。

  这阵子,跟陆林聊的时间少了,但是那份关怀一直没有间断过。

  或许,过一阵子,闾莨也会冷下来。虽然现在闾莨说怕失去我,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后悔说这句话。

  到时候的我,又会何去何从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