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骚扰事件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501 2020.01.04 12:00

  一早起来无事,出去买了点菜和花卷。回来做了点稀饭。

  今天是周二,下午没有电视,于是,我打开了VCD。

  大约三点左右,有两个匿名电话。还是昨天在店里收到的那两个电话。当时我没接它。

  今天又来了,我想,是不是慕枫的朋友?

  于是,我接通了电话,但没出声。

  对方有几个男人的声音。有个一人还说:“听得见声音吗?”然后就大声的喊,声音很粗鲁。我立马挂了。

  又打了过来,我又接通了,对方在骂街!

  我火了,非常生气地挂了!

  又打过来,看来我不说话是不行了,我告诉他打错了。对方还在骂街!气的我浑身直哆嗦。

  我给慕枫发了个信息,问他认识这个号码吗?他全然不知。我不相信他的话。

  后来,我妥协了一下,告诉他:“你的电话我可以接,但不接你朋友的电话!”

  他把电话打过了来。我们聊了这个问题,他肯定地说:“不认识这个人。”我生气地挂掉了他的电话。

  于是,他发信息告诉我:“交友需胜己,不如己不交!”确实很有道理。

  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他不认识这个人。

  并威胁他,如果还有骚扰电话,我消失掉,像对待萧一样。

  也许,当时对于慕枫来讲,我消不消失是无所谓的事。谈不上对他的威胁。我高估自己了。

  所以,后来的事态发展恶劣,也是在预料之内的。

  晚上上班时,大约十点多,又收到那个匿名电话的信息,他又骂街,我气得回敬了他!

  他能叫的出我的名字,那只有一个途径,就是从萧那里得到的手机号。

  我告诉他不跟畜生说话,让萧跟我说话。他说是萧的朋友,我没理他。

  于是,他又开始发信息骂我,很脏,然后又发黄色信息。

  当时我在擦床子,气的我直哆嗦。我已经把萧的手机号给删了,不然的话,我非找他算账!

  回到公寓,我找到萧的电话,把这一切,连同他们发的信息一并发给了他。没有回音。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太晚了,只好等明天了。

  一早醒来,梅让我过去。说前天跟慕枫聊天了。

  我想知道他们聊天的情况,也想告诉他,我这所发生的事情。

  陆林昨天因为有事没跟我通话。而且我又没打通他的电话,让我跟他叫了半天劲!他说今天跟我通话。

  中午时分,天下起雨来,陆林打来电话,我们在雨里聊着。

  我告诉了他匿名电话的事。他说:“我替你骂他们。”

  还问我是不是那边有熟人?

  我只好告诉他,我曾经有个网友。

  由于匿名电话的事,这几天很烦。

  昨天收到萧的回音,他告诉我,他不认识他们,再问下去,就说是陌生人。我还是不相信他的话。

  于是,就问慕枫,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告诉我:“是一个老实的修理工。”

  我有些相信萧的话了。

  下午,我一直都在公寓里。匿名电话又来了,不是原来的那两个。说话语气不太客气,倒不至于骂街。

  我想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然后问他的名字,他没告诉我。

  我说他不够坦诚,他就恶狠狠地说我不识抬举!

  我很生气地回绝了他,然后愤愤地挂掉电话。

  快上班时,这个电话又发来信息,说刚才手机借给别人了,是别人跟我聊的。

  说实话,我已经反感到了极点。

  但是,我这个人也很执着。为了知道手机号丢的原因,我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聊了。

  他看着很客气,不过,当我提出必须互相坦诚时,他没有了回音。还是渣人一枚。

  下班后,跟陆林又说起匿名电话的事。他告诉我,他已经回骂他们了,并告诉我怎么对付他们的办法。

  我的心这才踏实下来。

  我真的很需要像陆林这样的人,随时能为我解忧,能尽可能地帮到我。

  一大早,梅又叫我过去,她要去报单。

  没办法,我只睡了两个小时就起来了。一天也没得空睡觉。

  她报单很顺利,一会儿就回来了。

  正赶上她的一个朋友来店里玩。说起洗眉毛来。她介绍我去医院洗眉。

  我这人天生怕疼,她告诉我,在那里洗眉不疼。我相信了她的话。

  到了那里,可不是她说的那样了。

  也许是我的皮肤太敏感了吧。太疼了!疼的眼泪汪汪的。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美,忍了!

  中午,在梅的家里吃的面条。正赶上天下起雨来。

  我冒着雨回到公寓,很困。但是,离上班的时间不多了。不能睡了,一睡就过点了。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会儿光盘,什么也没吃,就去上班了。

  还好,工作不多,总算挨到下班,回到公寓,倒头睡去了。

  一早起来,发现脸肿了。看来跟洗眉毛有关,也许是昨天淋雨的原因吧。

  迷迷糊糊地记起,昨天晚上好像有信息。我好像从信息里看见了我的网名。

  于是,我拿过手机,果然有几个陌生的电话。我查了查手机号的所在地。

  又是南方的,他的号跟骂我的手机号就差几个数。

  我已经无语了。真想把手机砸了。

  下午,我看着电视,陌生的电话又来信息。我的执着又开始泛滥。

  我问他从哪里得来的?他说从聊天室。

  于是,我发信息问陆林,这个现象有可能吗?

  陆林说绝对不可能。

  我心里有数了,就问他,怎么从聊天室得到的?

  他说他的朋友在聊天室聊天。

  当我问他的朋友做什么的时,一切真相大白。

  他告诉我说,他的朋友是个修理工。

  那肯定是萧了。

  我发信息质问萧,他还是不承认。

  我最后发出了最后的警告!然后告诉他,后果概不负责!因为我知道陆林会攻击他们的。

  虽然真相大白,但是,一晚上,我的心情很沉重。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比喻不恰当,但是我真的老后悔认识萧了!

  放弃了一个网友,招来一群的骚扰。悔得肠子都青了啊!

  晚上听同事说,发工资了。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先去医院问了问我眉毛的事,医生说是正常反应,吃点消炎药,等消肿就好了。

  还好,别花了钱又毁容,得不偿失了。

  然后,又去银行取钱,把手机的钱还给梅,还剩下一百多块钱,不够给儿子的生活费了。真是悲哀!

  一天没有陆林的信息了。

  我打了一下他的电话,然后,他也打了我的电话一下。

  没信息。不知道在干嘛?

  上班后,我隔一会儿,打一下他的电话,就是骚扰他,让他不理我!

  他终于回了。他说在骂骚扰我的那帮人。

  我都下班了,他仍然告诉我,他还在战斗,还让我别打扰他。

  真好笑,我没有再理他,看着光盘睡着了。

  一早起来,看水房有水,急忙去洗衣服。

  天气很好,一下午就干了。一切都感到很清爽。

  陆林还在战斗。

  上午又有一个陌生的手机号跟我聊天。聊了半天,我才发现自己看错手机号了。

  只因为发现他在撒谎,让我感到被耍弄了。再一查所在地,又是南方的号。我没有再回复。

  下午又打来电话,我没接,又连续地打来。气坏我了,南方人就这么无聊吗?

  晚上下班,陆林又问我那个骂我的名字。

  于是我去问慕枫,没有结果。

  我真的很失望了。真不想再聊天了!特别是南方人,感觉都在骗人!

  真的很烦!下班后没跟陆林打电话就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