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往事清零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66 2020.01.10 12:00

  早上到车间,看到了夜班的留言。说机床有问题。

  于是,我赶紧告诉主任。

  可气的是主任还是不让停机,让我试着干。

  结果,床子不断地出现废活。

  我的脑袋都大了,这样下去,废活要超标了!

  我说什么也不能再干了。主任看我的态度坚决,就把小安叫来,让我们一起把床子拆了,准备工装了。

  这一天下来,累得要死!

  我还在担心着跟梅喝酒的事。没有了电话,感觉与世隔绝了似的。

  又接到通知,下午车间开会。这乱添的真是时候呀!

  开完会,我没有留下来跟他们调试床子,也没跟主任打招呼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我也知道,如果请假是请不下来的。

  我有好多事要处理呢!

  因为同事把手机卡给我了,我得抓紧时间把手机卡安上,接通电话。

  还得拿酒票去提酒,再给梅送过去。

  我安好手机卡,第一件事就是给梅发信息。还好,计划没有变。于是我把酒送到了店里。

  晚上,大约八点多,我们才关门回家。因为梅说等她的一位女朋友。这位女朋友晚上九点才下班呢。

  我跟梅正忙着准备饭菜,那位女朋友下班了,紧接着梅的老公也回来了。

  这下可真热闹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外加一位张国荣似的美男相伴。

  我的啤酒真是派上用场了,再加上梅家的白酒。我们都有点多了。

  我今天高兴的是,再也没人打扰了!我的新手机号想告诉谁就告诉谁,谁都别再想扰乱我的心智。

  梅祝贺我的方式很是特别,拿起我的手机去拨通了陆林的电话。

  我急忙去阻拦,但是我让酒闹得拦截无力。

  电话通了。我抢过了手机赶紧挂掉了。我不想那么快告诉他的。

  梅也是撒酒疯了,又迅速抢过我的手机给慕枫也打了一下。

  她真的是疯了!这不是给我惹祸吗?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啊!

  我是因为他们的原因,才换手机号的。这样一来,我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我跟梅借着酒劲,好是一场“恶”战!

  她的那位女朋友一付坐山观虎斗的架势,她的老公更是宠妻狂魔!一点不顾忌我的死活!我是真的好可怜!

  还好,慕枫没有什么反应。

  可是,陆林把电话打了过来,我没接。他就不断地打,惹得我都没心思喝酒了。

  我的酒劲折磨得我老想睡觉,还有梅在一旁捣乱,总想接电话。我是不知道顾哪头好了。

  可是陆林的电话一直不停。我只好接通了,告诉他:“我是他老婆,你别打了!”他这才挂掉了电话。

  原本想考验他一下的计划,就这么让梅给搅合了。

  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不愿考验他,如果真考验出他花心了,自己会不舒服的。

  主要是自己不想跟他分手。就这么自欺欺人的交往挺好,没有伤心不是很好嘛!

  晚上我在梅家睡的。

  早上起来,什么都没来得及吃,赶紧去上班了。

  到了车间,发现赵师傅和小安已经把程序编好了。速度够快啊!效率真够高的。

  主任知道我昨天没留下来,有点不高兴。

  我也知道,主任是为了我好,他不是很喜欢小安的性格。想让我尽快跟赵师傅学会编程,可以独当一面。

  我也知道有些辜负主任的期盼。可是我的个性就是这样,不想跟别人抢功。既然小安那么积极,我把机会让给她就是了。

  心里这么想,但是也觉得昨天的行为有些理亏。于是我就不知声,闷头做事情。

  一会儿,赵师傅又来了,他又改了半天程序。我在一边很认真地看着。

  主任见状,也很欣慰。因为也他知道,我只要认真了,就没有事情难得住我。

  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事应该就这么翻篇了。

  我又问了问赵师傅床子的毛病,原来真是气缸的问题,跟我们的操作没任何关系。

  我这才把心放平稳,省的让小安老埋怨我们,总说不知道是谁捣鼓坏的。

  一天下来,活挺顺。

  可是,调整完床子,再真正干活时,离下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没有干够日保数。

  陆林知道我新手机号后,高兴得不行,终于相信我不会放弃他了。

  于是给我发了个趣信息:“鱼说,我终日将双眼睁开,是因为时时刻刻不想离开你;水说,我终日流淌,是因为我时时刻刻想拥抱你啊!锅说,都他妈地快煮熟了,嘴还那么贫!”

  真好,他挺理解我的。

  手机号一换,往事都清零了。

  中午给几个不错的同学发了几个信息。

  重点说一下,在快停机之前,我把夏东发给我的那首诗,又发给了他,暗示他,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注定要有一次辉煌的沉没,注定要有一次无言的伤别。

  最终,我将复归于岸,折一管短短的芦笛,背水而立。

  身后的世界,便萎缩成一片孤云。

  一缕微风吹来,若有若无地噙在嘴边。。。。。。

  他没有回信息。也许是不明白,也许是在做姿态吧。随他去吧,回不回都是一样的结果。

  这次换号,再也不想告诉他了。让他永远消失在我的记忆里吧。不管好的也好,坏的也罢,都留在记忆里吧。

  虽然我现在的状况由他而起,我也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

  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结果。什么样的性格,决定什么样的命运。无所谓怪罪到哪个人身上。

  伤心的情感必须割舍,割舍后也会有快乐的。

  我也给刘兴丰发了信息,跟他开起玩笑来,让他猜猜我是谁?

  他就打电话过来,我就是不接,我也不告诉他。

  这两天他时不时地打电话过来,我还是不理他。

  下班后,我又给他发了个信息,告诉他:“在你没猜到我是谁之前,我是不接你电话的!”

  于是,他就用别人的电话打,他真够执着的!

  我还是没接,告诉他:“我已经识破他的手段了。”

  他没了回音。

  太好玩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想起我来。

  最后给闾莨发了信息,然后打了一下电话。

  一会儿,他把电话打了过来。

  他问我:“为什么换号?”

  我实话实说,告诉他:“有骚扰电话。”他笑了。

  然后,我问了问他的身体,他告诉我全好了。让我放心。

  最后他说手机要没电,就挂了。

  我感觉,我们的感情趋向平淡。但是,谁也不说离开。

  我们的将来结果是怎样的?不得而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