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谎言的救赎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406 2019.12.20 12:00

  早上醒来,收到陆林和闾莨的信息。

  我知道陆林上对时,刚刚下班。我没回他,让他好好睡觉吧。

  给闾莨回了信息。他告诉我,他在想我,看到我的信息才踏实。我读着,心里甜甜的。

  快到中午了,有电话震动声。原来是陆林的信息。

  他说他在朋友那。他的朋友那有十二生肖,让我告诉他我的生肖,他可以带着我的生肖,以解相思之苦。

  我看着就想笑,真是幼稚的小孩!

  不过,我还是犹豫了。我从来没告诉他,我真实的岁数。

  随他去吧,早晚也能猜到我的岁数。

  “我属鸡,你改口叫我阿姨吧。”我开玩笑地回复他。

  他却反问我:“不一定。假如我比你大,你会怎样?”

  “我不相信!除非你以前是在骗我!”

  我突然感觉到这件事的真实性。难道他真的骗我了?

  他说吃完饭,跟我谈。

  中午,我的心绪乱极了。

  还好,闾莨来信息。他跟我聊了一会儿,让我的心平复了许多。

  下午,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干活,一边焦虑地看着手机。

  大约两点多,陆林的信息和闾莨的信息,好像是商量好似的,一起发过来。搞得我一阵手忙脚乱。

  我已经顾不上给闾莨回复了,只想知道陆林是不是真的骗我了。

  陆林一直在解释他为什么说谎,希望我能原谅他。

  看来我不原谅他,他是不肯说出实情的。

  快焦虑成疾的我没有选择了。

  也罢!最后我告诉他:“我尽量做到不怪你。”

  他终于说出了真相:他属兔的,整整比我大六岁,当时他整四十周岁。

  天呢,我的头都大了!感觉思路一片空白。

  我怎么也想不出26怎么等于40?

  这些天来,无法想象他所说的话,怎么会出自一个四十岁的人的口呢?

  我想象不出,这是一个多么成熟的年龄!

  可是,语言虽然有些成熟,但只能像一个成熟的男孩,而不像成熟人的口气。也许是我被他误导,也或许是先入为主的问题吧。

  接着,陆林又发来几条信息,问我在干嘛?

  我还能干嘛?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回复他,心情就像择不出头的乱麻,复杂极了。说心里话我很茫然。

  我也想不明白,自己该怎么跟一个四十岁的人相处?我觉得自己,突然从阿姨转换成小妹妹的角色,跨度如此的大,让自己都回不过神来。

  虽然自己一直希望他比我大,可是真的比我大了,却已经难以接受了。我已经习惯了他26岁的感觉了。怪只怪当初他不该说自己26岁,哪怕说的大一些也好,不会让我有横跨世纪的错觉。

  我一直把自己放在大姐的身份上跟他讲话,现在看来,真是天大的笑话!

  “靖哥哥”说的没错,这个网络世界就是个大骗局!40说成26,男的能说成女的!

  我已经没有勇气再跟他聊下去了。

  好迷茫啊!还好,有闾莨陪着我。

  我跟闾莨聊着我们的学生时代,却无法排解这莫名的伤感。

  “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无助的情绪,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I miss you!”我只感觉这份空洞的感情无处寄托,受骗受伤的情绪,重重地附加在闾莨的身上。

  他很快回复了:“初定本月22号。”看到这个消息,而我却高兴不起来。

  晚上,闾莨发来信息,告诉我在喝江湖酒。我知道他很高兴,他哪里知道,他的高兴是拿什么换来的!

  整个晚上,我的思路都是乱的。又收到了儿子学校的通知,也不知道儿子又惹什么祸了?这是乱上加乱啊!

  早上起来,手机静悄悄的,什么信息也没有。心里空空的,好奇怪呀?

  来到车间,我的工序没有活。

  主任跟我说,已经发信息通知我了。我没收到呢?难道我的手机欠费了?

  我查了一下,果真如此。总算明白,为什么收不到信息了。

  中午急忙去缴费。

  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闾莨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跟我通话。

  他知道了不回他信息的原因后,一直在傻笑。

  现在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了。

  下了班,去了一趟儿子他奶奶家,听着他奶奶唠叨半天,还是不写作业的问题。

  我千叮咛万嘱咐地恩威并施。唉,不在身边,无法时刻关注!他奶奶也没文化,没什么教育孩子的方法。等条件允许了,一定把儿子接到我身边。

  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发现两条陆林的信息。最后一条,让我不得不回了:“我的定时出问题了,我的朋友们都不在,你能不能十一点半叫我?”

  我苦笑着回他:“你真会想招啊!”

  “谢谢你能回复我!”他很快回了。

  “我的定时也有问题,帮不了你!”我依然很不情愿地怼他。

  他没有回,也许是真的睡着了。

  我知道他这几天也不好过。但是,我现在真不知道,是否该信他的话了。

  不管怎样,他是真心地关心着我。这方面是假不了的。

  十一点半的闹钟,我还是叫他了。

  早上起来,发现了陆林的信息,告诉我外面下雪了。

  我透过窗户看去,真的下雪了。就像我的心情,冰冷而一片空白。我的心已经不再像雪一样纯洁无暇了。

  然后,又收到他发的早安的信息。

  这一天,陆林不断地发来很多信息,我一条也没回。

  他说我在惩罚他,还解释了为什么骗我的理由,一直到晚上。每一条让你看了,都会忍不住不回复他。

  还好,中间闾莨发来信息。不然,我真的回他了。

  晚上,不知道怎么搞的,误拨了陆林的电话。这下惹祸了,陆林又来电话,又发信息,疯了似的!

  当时,我在跟叶兰说话。他的信息里讲:“你把我快急疯了,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唉,我只好给他回了俩字:误拨。这才安静下来。

  还问我,是不是还不原谅他?我沉默着,不知道怎么回他。

  闾莨发信息来,告诉我在跑步减肥!我好无奈地苦笑着,没有一丝欣喜。

  于是,我告诉他,没必要,我也很丑了。

  他说:“你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西施!”

  真是文人,我怎么能跟西施相比呢!

  “西施也会变老的,只有气质与内涵不会变的。”我还是顺着他的话回复他。

  他高呼:“青春万岁!”这话真像学生年代的他。

  我是海底的珠貝,知道你的情有多深;我是蓝天的雏燕,知道你的爱有多宽。

  记忆里的秋天,该是凄凉而美丽的情雨吧。

  现在的我很矛盾。这样下去,是不是会伤害到两个人?

  那种心情,那种心境,,还是那种环境,让自己舍不得去放弃!

  我感觉自己在玩火!

  我去了梅的店,想从她那得到一些建议。

  最后,梅的建议是:谁的老婆先死,就跟着谁。这就是我的闺蜜。我是真服了她了!呵呵!

  我坚信自己不是聪明人。聪明人知道怎么摆脱困境。

  而我不会,只因为,我的心太软!也太善良!

  走进春天,走进一种无声的叹息。细微的涟漪看着我,数起来一点也不清晰。

  一切都在清晰中朦胧,扬扬眉毛,没有个定位的望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