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风停雨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260 2019.11.25 16:01

  整整下了一上午的雨,下午来到梅的店里。发现她的情绪不佳。

  原来跟老公有些不愉快。

  第二天上午,我下夜班正睡着呢,电话声吵醒了我。

  “赶紧过来。”梅的声音

  “咋了?”我还没睁开眼睛。

  “过来再说!”

  我起身随便吃了点东西,直奔毛线店。

  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还没和好啊?看来有些严重。

  最后我们决定去放松一下。她约了一位关系不错的电大男同学,时间定在明天晚上。

  天不作美,第二天下午又下起雨来。

  晚上七点,我们冒着雨来到一家小餐馆的二楼。

  他的同学直接点上红白啤三种酒。天呢,这是要不醉不归的架势!

  先是端起浪漫的红酒,他的同学是个很开朗的人,我们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很随意,聊得很开心,我也很放的开。整个气氛都很浪漫开心。梅是一位情绪轻易不外漏的人。所以让你看着她强装的都是给人展现他的笑脸。我不想她喝多了,怕到家让她老公发现些什么。所以,我一直在为她挡酒,跟她的同学拼完红酒,又倒上了白酒。

  不知道我们怎么把一瓶白酒喝完的。当我再喝完第一杯啤酒时,手跟嘴已经不听话了,但是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一直在谆谆教导他们俩个,堪称为语录。只可惜当时没写下来。

  我和她的同学都醉了,我是吐的一塌糊涂。

  梅扶着我下楼时,我不小心把脚崴了。让另一个醉汉背我下了楼。

  我们三个坐在马路边,神侃到凌晨一点多,我跟梅才打车回到她家。

  令我吃惊的是,回到家没有去想刘兴丰。

  若有十年的沉默,能让我们长大,你会不会放弃高傲,把目光平静递给我。

  若有百年的品尝,能让我们懂得,我会不会卸去冷漠,把微笑热烈地向你。。。。。

  第二天早上,我的胃和肚子难受起来。不断地呕吐,最后吐后出鼻血了。

  我是真的喝多了。

  梅还好,很清醒。她首先安慰我“没有刘兴丰,你一样很快乐嘛!”

  我听后,心里轻轻地抽动着。

  “风停了云知道,爱走了心自然明了。它来时躲不掉,它走的静悄悄。你不在我预料,扰乱我平静的步调。怕爱了找苦恼,怕不爱睡不着。。。。。。当梦醒了,天晴了,如何再缥缈,爱多一秒,恨不会少,承诺是煎熬,若不计较就一次痛快燃烧。”——这首《飘摇》让周迅唱的我好心酸。

  看着他的手机号,我的心跳就加速,还是不能把它删掉。

  我整整睡了一天,脚肿了,只好歇班了。

  整整三天,一直在昏昏沉沉着。

  八月份的天气,暴雨过后,一阵阵凉风吹来。

  一天的工作又忙碌又劳累。

  下班后,那条伤脚酸酸的,发沉。我躺在床上,这条腿怎么放都不舒服。

  突然,手机响了。老家的电话,我一惊!

  “是红梅吗?”好亲切的声音。

  “谁啊?”我没听出来。

  “表姐。”

  我高兴极了。马上愉快地聊起来了。

  “我把你的电话给忘了,问的刘兴丰。”表姐解释着。

  “他说我什么了吗?”我心虚地问。

  “他说你心情不好,总拿他出气。”表姐笑着。

  还好,他知道我心情不好,而不是认为我莫名其妙。

  跟表姐聊后,一直很兴奋,恨不得马上回老家,我知道自己想家了。

  晚上八点多,我鼓足勇气,拨通了刘兴丰的电话。

  “谁啊?”开始我没说话,他一本正经的问。

  “听不出来我是谁吗?”我第一句话就是质问。

  “是红梅啊。”他听出来了。

  后来他解释,说怕见我,怕我训他。

  “最近怎么样?”然后问我。

  于是,我就夸张地讲起我的腿怎么从五楼摔倒一楼,现在还打着石膏等等,现在还瘸着呢。

  “同事们都不叫我名字了,叫我铁拐李!”我胡侃着。突然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这么丰富。

  “哈哈哈!”他笑了。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我继续神侃着,突然手机断了。

  我知道他一会会打过来的。。于是我拿了个桃在水房边洗边等电话。

  也就是几分钟的光景,电话过来了。

  “谁啊?”我装摸做样地问。

  “刘兴丰。”他一本正经的。

  “你的腿到底怎么回事?”话语里透着关切。

  “想你想的。”

  有一刻的沉默,我笑出了声。

  “别!”只一个字的回答。

  “不行啊!”我停止了笑声。

  “不行!”肯定的语气。

  我又笑了。看来他真的当真了。

  “骗你呢!”

  “到底怎么回事?”

  我实话实说了。

  “到底从几楼摔倒的?”他平静了许多。

  “一楼啊!”

  “哈哈”他又笑了。

  我又骗他了。

  “如果你不信就过来看看呀!”我又开始逗他。

  “过几天我过去。”他立马说。

  “快别了!”我赶紧阻止。

  “为什么?又骗我了?”

  “不是,我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瘸着的样子。”

  然后,就岔开话题,给他解释那天为什么一天没接他电话,是因为出去没带电话。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解释。

  然后,又瞎编一个情节,说有一次刚出去二十分钟,就有七个未接电话。

  “你的朋友真多啊!”他回着。

  “不过,有五个电话是同一个人打来的。”我补充着。

  “哈哈哈。。。。”他开心笑着。

  他还认为我这脚是谈恋爱压马路闹得呢。虽然知道是句玩笑话,但是能感觉到,他认为这段时间没有联系他,以为我谈恋爱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都在纠结着。不是压抑,不是委屈,不是郁闷,就是想哭。

  下午来到梅的店里。梅看着我的神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需要我怎么帮你?”梅一直这么贴心。

  “不用了,我累了。”我真的想休息了。

  放弃了!但是心底的深处永远住着一个人,它记载着那段难堪的岁月里的点点滴滴的快乐和感动。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没有开始,何谈结束!

  回到公寓,浑身软软的,像散了架似的。躺在床上,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找到刘兴丰的手机号,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毅然地删除了。

  多雨的冬季总算过去,天空微露淡蓝的心情,我早春清新的阳光里,看着当时写的日记,原来爱曾给我美丽心情,像一面深邃的风景。。。。。。

  雨后让我再次遇见夏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