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兼职在即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205 2020.01.23 12:00

  昨天就到了修眉的日子了,因为是我的生日,就没去。准备今天过去。

  上午在上班。

  下午在梅的店里,遇到牛河的女朋友。她听我说去修眉,也想跟着。

  结果,到了医院,医生看了看我的眉毛,说还得等几天在修。而只给牛河的女朋友纹的眉。

  真不知道这是谁陪着谁来的。

  回到梅那。看她挺忙的。又是买房,又是卖房,还要准备开分店。

  我看着,也插不上手,就回公寓了。

  一路上想着自己的事。

  看着梅这么折腾,自己也想干点事。这样闲着,感觉很无聊。

  刚到公寓,收到慕枫的信息。

  于是,跟慕枫聊起了此事,好一番感慨。

  我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心事,蜻蜓点水地告诉了他我的遭遇。并且着重指出梅对我的影响。最后还是以调侃结束。

  还告诉他,梅什么时候能有时间聊天。

  陆林又一天没有电话。晚上十一点多,我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

  最后他回了。告诉我,他换岗位了,没有太多时间发信息了。说比以前忙了。

  看来,都在忙。只有我自己闲着无聊。

  可是我再也不想上岛了。

  我想上网聊天的热度要过去了,想干点正事了。

  一早起来,天一直下着雨。

  给陆林发了个信息,他说他们那也在下雨。

  闲着无聊,还是想着自己的心事。

  前阵子,听梅说,她的父亲身体不好,她妈妈伺候的很辛苦。她又忙分店的事,也顾及不到。

  我想,不如我去帮她照顾她父亲吧。

  我把这想法告诉梅时,梅一直笑我。

  真是的,可笑吗?看来是行不通。

  今天我又想起了她的分店,于是给她发信息:“如果你开分店,就别雇人了,我去给你看分店。你两边跑。”

  “我两边都需要你!”她回的挺干脆。

  最后决定见面谈。

  雨一直在下着,路很难走。

  我下班还是去了梅那。

  这时候,慕枫来信息。我借此机会在慕枫那狠狠地告了梅一状。数落了一顿梅的不是。

  慕枫没有厚此薄彼。他只是一笑而过,聪明人。

  因为他知道我们在一起了,说谁的不是,都会遭到对方的攻击。还有可能遭到双人攻击。

  由于天气的关系,店里没有顾客。

  我们从开分店谈起,聊着聊着就跑偏了。

  我们开始抬起杠来。她抬不过我,把她气得够呛。

  没路可走了,拿起电话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

  她是在考验陆林,还是本来就知道陆林花心啊?

  结果,陆林真把电话打过来了。

  我算是看透了,现在的男人怎么了?外面的诱惑就那么强烈吗?还是自己本来就想接受这种诱惑呢?

  这次真把我气晕了。回头有陆林好看!

  可是,抬杠归抬杠,正事归正事。我们分的很清楚。

  晚上,她老公下班过来了。

  我问了问需不需要买地下室的问题。可是再算了算钱数,已经超出预支了。

  最后,他们给我出主意:“实在不行,就用最低水准,首付20%。”

  我算了算,这样省出不少钱来,钱够了。

  可是,回到公寓算了算每月要交的贷款数,需要五百多呢。

  现在工资又下调了,还有儿子的生活费。把这些除外后,我的工资已经剩的寥寥无几了。

  这样的话,我实在是太紧张了!

  如果,梅的分店能开起来,我可以去那帮忙,这样我最少能多出一二百块钱。这样应该是没问题。

  只要这样,我想我可以撑到明年的五月份。

  然后把房子租出去,贷款就不用自己掏钱了。有可能还能赚点钱。

  就这么决定了,人拼才能有价值。

  有了自己的想法,生活有了奔头,睡觉都是香甜的。

  昨晚来例假了,今天肚子很不舒服。

  今天又是周末,下午坚持干完活,直接去接儿子了。

  大约七点多,到了他奶奶家。儿子在写作业。

  他奶奶开始跟我算起账来,说丢了不少钱。

  我一听,快气炸了。

  可还不能发脾气,怕吓着儿子。

  我就耐心地跟他讲道理。

  开始他还在撒谎,最后,终于套出实话来了。

  他拿钱去买游戏机,更可气的是,他拿着钱去买奖券。

  我耐着性子给他讲道理,并夸奖他说:“只要实话,就是做错了,妈妈也不会惩罚他。”

  最后儿子哭了,不知道是真正意识到错了,还是让我吓哭的。儿子出了一身汗。

  我把儿子搂在怀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不过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买房子。孩子一天地长大了,他爸爸居无定所,他奶奶一天天地老了,终有一天儿子会跟我在一起的。

  不管多么艰难,这房子我买定了。

  儿子跟我回来,开心起来了。真羡慕孩子,事情过了,就那么无忧无虑的。

  刚到公寓,收到慕枫的信息。

  他是算着我的时间发的,还是正好他这个时间段有时间聊天?

  他发来两首情诗:“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李清照的《凤凰台上忆吹箫》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的《蝶恋花》。

  “你这是在教唆我犯错误吗?”我打趣地反问他。

  他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就问他诗的含义。

  看来他懂得不少,也许是查书查出来的吧。

  不过看他回复的那么快,查书的可能性不大。

  而且,他把诗里的典故都说的很清楚。

  意思是劝我趁年轻珍惜自己。

  我问他:“你是怕我老了没人要了吗?”

  他很风趣地回我:“等没人要时,咱们就成立个贵族俱乐部。我跟你做部长,让梅做秘书,咱们使唤使唤她!”

  笑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回他:“你小心挨扁!”

  他回了一篇的“哈哈”。

  这是我与慕枫最开心的一次聊天了。没想到他幽默起来,这么与众不同。

  这时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我没理他。还是对白天他给梅打电话的事耿耿于怀呢。

  一会儿,陆林又打了一下电话。

  我不耐烦地告诉他:“我在跟小叔子聊天,套近乎呢!”

  半天他才回。不知道他是忙着干活呢,还是寻找到了真相:“套你个大头鬼啊!他在上班。”

  笑死我了。

  最后还告诉我:“你跟小叔子聊天吧。”

  他是信任我呢,还是不在乎我跟他们聊天呢?

  不管他怎么想,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