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生日快乐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1840 2019.11.25 16:17

  从你的瞳孔里出出进进,我是不着痕迹的天使,即使穿越绵长的雨带,潮湿的火柴一根一根,仍为你燃亮一个炽烈的季节。

  由于儿子是男孩子,在女生宿舍有些不便。公司特批我一间独立的宿舍。我从五楼搬到了一楼。心情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开朗起来。

  跟夏东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了,即便是修床子,也是有说有笑的。刘兴丰也偶尔打电话过来,我便跟他逗笑一番。我再也没给他主动打过电话。主任也告诉我,我的工作关系下个月正式转过来了。一切将恢复正常。

  今天是早班,一上班我就去点焊,发现夏东理了发。不同的是,看见我来了,起身走开了。

  不知道为了什么?凭着我跟他一个星座的感觉,应该是紧张吧。我就是这样。

  这两天夏东一直这样,见我就躲。

  明天是我阴历的生日,也不知道夏东还记得吗?跟他的生日差两天。也许早就忘了吧。

  这一天没有任何反应。我工作一直忙着别的活,也没去点焊。一整天没有食欲,下了班早早地睡了。

  也是巧了,过了两天,又要去点焊。恰恰这天是夏东的阴历生日。

  一上午,我忙着干活,他一直在看我。我没理他。

  下午,我还是没忍住。

  “你中午吃的什么饭?”我一边低头干活,一遍问对面的夏东。

  “面条。”他立马反应过来。

  “为什么问我中午吃什么?”他假装不明白的样子。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顺着他的话说,满足他的虚荣心。

  “你还记得我生日啊!”他抑制不住开心的样子。

  “你是哪天生日了?”又是假装的样子。

  我翻翻白眼给他,没说话。

  “哈哈哈”他笑了。

  “其实你跟我爸是一天的生日。”他尴尬的给我解释着。

  骗子,大骗子!他怎么会不知道我哪天生日呢!这两天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他就是不告诉我他记得我的生日!个性!

  这一天为了让我开心,他一直在给我讲笑话。虽然有的我听过,也是掩饰不住高兴的心情。觉得他那么可爱,纯的可爱!

  今年我的生日农历跟阳历间隔三天,也就是夏东的生日后,隔了一天就是我阳历的生日。

  由于农历的生日没过,梅早早地给我筹办阳历的生日聚餐。

  生日头一天,刘兴丰也在这,但是我没有告诉他。

  “要不叫我的那个同学吧。”梅没勉强我。

  于是发了个信息给那个同学,只是说约他明天出来喝酒。很遗憾,他回信息说工作忙,出不来。

  今年是老天爷不让我过生日啊!

  “不过了。”我打退堂鼓了。

  “有我在,你不会一个人过生日的!”梅安慰着我。

  我好感动!抱了抱她。

  “有你这话我就很开心了。”

  晚上十点半,收到一条信息,打开一看,原来是梅的同学。意思是说梅告诉他明天是我生日了。他尽量来参加。她真要逆天而行了!我发信息问她是不是疯了。她回复我说,如果有刘兴丰的手机号她也告诉他。我无语了,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

  第二天,我照旧去点焊。一上午很忙碌,也没去注意夏东。

  下午刚刚上班,夏东便来到我身边,对我微笑着。我抬头看了看他,继续干活。

  “我可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吗?”

  “你说什么?”我惊讶地抬起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可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吗?”他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当然可以了!是真的吗?”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

  他笑着走开了。

  于是,我赶紧给梅发了短信,告诉她。让她安排。

  你不再是个盲者,独行于幽暗的苍穹,撑开的这片晴空,已永久热烈地属于了你。

  不要徒劳地寻找我,在最困惑的时刻,我会飞翔在生命里,圣洁的光环,圣洁的歌,使命般倾注给所有,呼唤你

  也不要追问我的去向,我这样匆匆的经过,是为了不着痕迹地爱你——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

  晚上,他如约来到梅预定的饭店。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应酬如何,一再告诫梅和她的同学,多多关照,生怕他难堪。

  没想到他很稳重,谈起话来也不拘束。最让我们吃惊的是,他的酒量大的惊人!到最后我们三个都不行了,他看上去却没事。

  “你没事吧?”他一直担心着我。

  “你看我有事吗?”我笑着径直走到他跟前。

  他深情地注视着我,伸手替我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发,手悄悄地揽着我的腰。我没有拒绝,感觉很舒服。

  梅和她的同学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房间。

  夏东更加胆大了,把我的头扳了过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他的嘴。。。。。。

  心砰砰跳个不停。

  快十二点了,我们打车回到公寓。

  “我送你上去吧。”他关切的说。

  “不用,我没事。”我强挺着。

  当我摇摇晃晃的走进楼里时,回头看去,他一直跟在我后边。我向他招招手,让他回去。让人看见影响不好!我这个意识还是有的。

  刚进屋,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想见你!”

  “别这样,影响不好。”我拒绝着。

  酒精折磨得我睡不着,应付着梅和他同学的电话和信息。他们都在关心我。

  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未曾发生,我仿佛失去了记忆。

  眉宇,凝结着苦寒;皱纹,埋藏着艰辛。

  冬天长了点,夏天终于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