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探望网友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40 2020.01.20 12:00

  妈妈在电话里说,爸爸不知为什么,极力反对我买房,还说了一大堆的理由:说什么闺女不能买房了,又说房子不应该我给儿子买了。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啊!我只能安慰妈妈,让她什么也别说。

  怎么也得想法,不能把钱退回去啊!我的心情烦躁不安起来。

  下午,我还是先去了哥哥家。嫂子挺客气,我吃着水果,等侄女下学后,试了试毛衣,还算合身。

  听哥哥说,明天晚上请客,给侄女过生日。看来我还得硬着头皮去呀!希望爸爸别当面给我难看。

  还好,晚饭桌上,谁也没提买房的事。妈妈也给我示意,不希望我提。

  我当然不提了,谁想往枪口上撞啊!

  一切正常进行着。还没结束,慕枫来信息了,我也没敢回复他。

  在回来的车上,我回复他,与他开起玩笑来,一直聊到公寓。

  到了公寓,我又给他发了一首诗,就没了回信。

  感觉他在跟梅聊天。我就没再打扰他。

  后来他回信说,聊的有些不开心,当我问他原因时,他说跟我有关系。

  我一头雾水,感觉莫名其妙!

  十一点把陆林叫起来上班,他到厂后,还继续跟我聊。

  我又一次提出来想去看他。

  开始他还是反对,经不住我软磨硬泡,最后终于同意了。

  我兴奋极了,告诉他,明天起程。

  晚上因为兴奋,聊得很晚。

  为了精神状态好些,我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车站买票,准备出发了。

  早上发信息给梅时,她对我的决定很惊讶,也很佩服,但不欣赏。这就是我们的不同吧。

  我的外在是一个对感情很严谨的人,可内心是个敢想敢做的人。

  而梅跟我恰恰相反。外表很开通,骨子里却很保守。这就是我们将来的生活,有着不同发展的原因吧。

  上车很顺利,没有检查体温。车上有座位。一路上跟陆林聊着,很开心,一点都不困。

  收到了梅的信息,让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她警告我,陆林会对我有些什么违法的行为。

  真的像梅说的那样吗?我是不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也许,我是真的该防着点吧。

  可又一想,陆林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吧,交往这么久,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分分合合的那么多次。

  如果真对我做出什么来,他会失去我的。他不会这么做的。

  看看吧,是谁的想法正确,也许梅是对的。有防范心理最起码是没错。

  到站后,远远地看着陆林骑着车子来接我的。

  我们见面就是看着对方傻笑。一边往外走,一边彼此开着玩笑,满眼都是幸福的表情。

  我没有坐他的车。我还是有顾虑的。生怕被他的熟人碰见,对他的影响不好。

  陆林给我定的房间是每天八十,房间里有空调,洗手间,非常方便。这样的条件在当时是很高级的了。

  最后还了还价,也只能是六十。我有些心疼,不知道当地的宾馆这么贵。

  进屋后,我先洗了个澡。我有点累,他陪着我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相拥着很幸福。

  他一边搂着我,一边打电话。然后给我看电话号码。原来是梅的手机号。

  他在给梅打电话骚扰她。我气得直捶他。

  我猜到他早就知道梅的手机号了。但我不在乎,相信他,也相信梅。

  晚上吃饭时,他一直在打电话,希望今晚没活,他就不用去上班了。

  结果不随人愿,他还得去上班。

  晚上,我坐着看电视,看着他睡觉,等着给他叫点。

  这是一幅很真实的感觉,温馨的让我忘记了我是在哪里?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也忘记了闾莨给我带来的烦恼。

  我渴望有这样一个家,有一个很普通的人陪着我。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共度一生。

  我想陆林也是跟我一样的感触吧。

  十一点我把他叫醒,他很歉意地告诉我:“明天上午,我还有点事要办,就不过来了。”

  “你踏实办事,不用管我。我看到你就很开心了。”我赶紧安慰他。

  他怜惜地抱着我,舍不得离开,又跟我温存了一会儿。

  我赶紧催他走,快迟到了。

  在我看来,我这次来就给他添麻烦了,不能再耽误他事了!

  早上醒来,懒懒的。不想起床。盼着陆林回来。

  我想了想,今天走的话,就见不到陆林了。

  真是舍不得离开,舍不得这难得的欢聚。

  狠了狠心,去前台又续了一天的费用。然后发信息给陆林,让他安心办事,我等他回来。

  然后又给梅发信息告诉她,延迟一天回去。

  “又八十没了!”她的回信让我想笑。

  一上午,闲着无聊。在车站附近转了转。很古老的城市。我感兴趣的就是音像店了。进去挑了两张光盘。

  听陆林说,本地的特色小吃就是“酿皮”。天气很热,也没什么胃口,就找了一家“酿皮”店,吃了一碗。感觉还是不如廊坊的凉皮好吃。也许是一个地方一种风味吧。

  下午两点多,陆林赶了回来,看样子很累。

  进屋让他洗了洗澡,他还是不忘记骚扰梅。我气得也拿手机骚扰他的同事。他也不生气,还一直打趣我,说我喜欢年轻的。真气人!

  我也逛累了。我们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多。

  晚上,我们出去逛了逛。我不是很自然,生怕他遇到熟人。他看上去到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天气又热又闷。回来时都快九点了。

  进门时,我忘记拔钥匙了,陆林打趣地数落我一顿,气得我不理他了。

  他看着我直坏笑着,也不哄我。

  我也真是奇怪,一会儿,自己就气消了。

  又看着他睡觉,给他看点。

  他走后,给我发信息:“我的车丢了,打车去上的班。”

  我看着又气又急,他怎么这么马虎呢?

  我一晚上也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下着小雨,跟我的心情一样。

  我收拾好下楼,准备退房。

  刚要出门,陆林回来了。我刚要问车子的事,他摆了摆手,不让我提。

  看他的心情不好,我就再没知声。

  车站上的人很多。我们谁也没吃饭,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就进站了。心里有些堵得慌。

  这次来,也许是个错误。不然为什么老天爷把惩罚降临在陆林身上,让他破财又丢车!

  车上的人很多,没座。

  我很自责,一直站着到了廊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