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心的迷茫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107 2019.12.31 12:00

  今天是取相片的日子。

  昨天晚上跟陆林聊得很晚,早上醒后,懒懒的,不想动。

  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陆林的温暖了。每次早上醒来,都好似他离家上班去了。

  照片没有全洗出来。

  儿子照的挺好的,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而我就差劲了,太胖了!胖的有点像杨贵妃了。

  我也知道,自从离婚后,我就开始莫名其妙地浮胖起来。现在虽然比当时瘦多了,但还是不上镜。

  我想我该减肥了。

  晚上的活不多,因为今天是月底的最后一天。

  正好,干完活还能有时间去洗澡。

  今天在公寓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下班上楼,去拿洗澡用的东西。

  在我上楼梯时,看见我们的车间会计正抱着行李上楼。听她说,她家里来人了,没地方住。

  现在是什么时期,还往家里带人?虽然心里有疑团,但是没好意思问。

  我赶紧帮她把行李搬进我的屋里,然后急急忙忙去洗澡了。

  洗完澡回来,正赶上有同事在屋里跟会计说话。我也跟她们聊了很久。

  在这中间,陆林来信息了。我告诉了他我这里的事情。

  他怀疑我在骗他,认为我跟闾莨有约。我也是醉了!上哪约去啊!

  正巧,今天闾莨也值班。我也告诉他不能陪他的理由。他可能相信了,没有再发来信息。

  真是越乱越添乱!

  没办法,安抚完陆林,我只好十点多就早早地睡了。

  而会计好像没能好好的睡,听见她翻身的频率有点高。也许是换地方闹得吧。

  因为昨天回来的匆忙,我把照片丢在梅的店里了。

  于是,早上起来,先去梅那拿照片,然后又去照相馆拿剩下的两张。最后在照相馆选了两张放大,加洗。忙得我不亦乐乎!

  正赶上这两天天气有点热,出了好多的汗。为了减肥,中午,我没从梅那吃饭,赶回公寓。

  回到公寓,看见会计也来了。并告诉我,她下午不上班。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下午补觉。

  真好,当会计就是好,想不去上班就可以不去。

  于是,我等她睡着了,才悄悄地去水房洗衣服。

  等我轻轻地回到屋里,还是把她吵醒了。

  我已经很轻了。我怀疑她可能根本就没睡着。感觉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晚上上班时,有一个长途电话打进来,我刚要接,手机没电了。

  于是,我赶紧回公寓去换电池。

  一进门,发现会计在床上躺着。她还没回家呢。

  容不得我多想,我匆匆换上电池上班去了。

  大约十点多,我下班了。

  回到公寓,又有奇怪的事发生了。会计踪迹全无,包括她的行李。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听同事讲,是她对象接走的。看来是真有问题。

  不管人家的闲事。我总算又自由了!我告诉了陆林,他也很高兴。

  今天陆林上的是白班。晚上我们又聊的很晚。我们越来越离不开了。

  同时,我也对闾莨感到很内疚。但是,我心里又不平衡。

  毕竟,闾莨有正常的家庭,而我是单身。他很需要我,我也不想失去他。

  闾莨对于我,只是一种纯情的寄托,而他对于我来说,是全部的寄托和希望。

  我却矛盾着,既不想影响他的正常家庭,又想要他的全部。痛苦的挣扎,牵扯到了陆林。

  陆林家庭的不幸,导致我们走在一起,他补上了闾莨对我的缺欠。

  我也希望陆林得到妻子的谅解,但是努力过,没有结果。

  这也是我们走的更近的原因吧。但是,我也清楚,我跟陆林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们太不现实了!

  也许,没有“非典”,闾莨跟我走的更近些,陆林也不会跟我有任何更近的发展吧。

  我现在感觉,跟陆林见面是迟早的事了。可是,这么做,是不是对闾莨不忠?我答应过他,不会去接触其他男人。我痛苦地到了极点。

  晚上上班,收到闾莨的信息。他因为牙疼,连续发烧好几天了。我知道“非典”的前兆,就是连续发烧。

  我非常担心他!干活都专心不起来了。

  闾莨连续地发着同一个信息。他是不是发烧烧迷糊了?

  我情急之下,把电话打了过去,结果他挂掉了。

  看来是不方便接了。但是,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又急又气!

  一会儿,收到他的信息,给我解释挂电话的原因。我也告诉了他我当时的心情,只是违心地说,:“自己太鲁莽了,不应该给你打电话。”

  当我收到闾莨道歉的信息时,我泪如泉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那种复杂的心情和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痛苦,一并发泄了出来。

  爱不是负担,我是最懂事的女人,若你负担不了,离开你,是我最高的智慧。

  他再来电话,我已经无法再接听了。

  晚上下班,天气好像懂我似的,下起了小雨。我真想站在雨里,痛痛快快地淋一下,让自己清醒清醒。

  陆林在玩牌,我没有心思聊天,跟他打了个招呼就睡下了。

  早上醒来,天放晴了。我把加洗出来的照片给闾莨寄走了。并发信息告诉了他。希望他在病痛时期有一丝安慰。

  中午,闾莨来电话了。一直说笑话逗我开心,我的心情好了不少。但是,有些纠结是无法释怀的。

  下午,跟梅谈着我的纠结。她的态度很明显,她是偏向闾莨一面的。

  我很委屈,她指责我的行为太冒险。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也说服不了自己。

  我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很委屈,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

  是自私一些?宽容他人?或者是委屈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条?我真的不知所措了!

  他们说,答案去风里找。

  可我等不到风吹了,许多故事葬我与行进中。

  四月和熙里,泪花飞扬。

  晚上的活很累。我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工作上,一直不停地干着,中间吃饭时间也省了。

  一直干到十一点多。

  完活了,我看了看手机。陆林九点多来信息了,十一点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最后一条信息说,“让你冷落得我,快要发疯了!”

  我赶紧停下来,给他打了一下电话。

  他陷得太深了。我又何尝不是呢!

  看来,我们需要一段时间,进行降降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