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嬉戏与游戏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361 2019.12.27 12:00

  晚上八点多,慕枫给我发来信息。我的心不觉有一丝丝地欢喜。

  他发来的都是些诗词。我喜欢有关诗词歌赋的东西,这不光是因为闾莨的原因。

  虽然我的意译不是很准确,但是,我喜欢猜谜似的游戏。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又是李商隐的《锦瑟》,让我似懂非懂地理解着。

  当我问他:“你跟梅聊天的情况咋样?”

  他发来杜牧的《赠别》:“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哭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他在告诉我,我在替别人担忧的心境吧。

  “你聊的不开心吗?”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关心起他来。

  “曾经沧海无限感慨,有时痛苦比快乐实在。”他的回复我已经看不懂了。

  明天过去问问梅,不就清楚了嘛。

  下班后,跟陆林聊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他的同事们也在聊天。看来现在聊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暗暗庆幸,给梅介绍聊友是对的,让她也接触一下外界的氛围,让她的思想开朗起来。别总活得那么累。

  希望我真正地能帮到她。

  早上九点多,梅来信息让我过去,她去办事。我急忙起床。

  当梅办完事回来时,我也刚刚打发完顾客,清闲下来。

  于是,便问起她与慕枫聊天的情况。她对慕枫的感觉还不错。我越发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对的。

  中午,梅的一个女朋友来店里玩。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热闹!

  正赶上慕枫来信息,我们更是不亦乐乎。

  我们边吃饭边商量着怎么回复慕枫,开心的不行。

  下午,一提起给慕枫回信息的事,梅就笑得前仰后合地,看不见她脸上的愁云惨淡了。

  看来我的努力没白费。

  晚上回公司上班,收到慕枫的信息:“你的男朋友太难伺候了!”

  我笑了,好奇怪,为什么给梅的评价是这样的?

  我反问他:“你的能力也就如此了吗?”

  “我喜欢挑战!”我的激将法成功了。我忍不住暗暗地对他,有一丝丝地钦佩。

  于是,我告诉他:“要写一些白话文,这样更能够容易沟通。”

  他回复了一片“谢”字。看着有些孩子气了。

  下班给陆林打了一下电话,他回复了,说在玩牌。

  “那你玩吧,我去睡觉。”

  他却说:“你下班了,我就不玩了。”一付乖巧的样子。

  我问他:“你的同事知道我吗?”

  “他们清楚你是我的命!说我每天都在等你。”他很自豪的样子。

  我看着信息,发自内心地开心着。

  于是,我又谈起了我们跟闾莨仨人的关系来。

  今天的他,很坦诚,没有了往日的大度。

  “我不希望,闾莨为了你离婚。”原因种种。

  “我也不会再轻易地放弃你了!”

  “为了让你开心,也为了自己的心,我宁愿保持这种三人关系。”

  我看着信息,不知道是幸福还是自私?那种莫名的感觉,让自己无法释怀。

  我不知道将来我们仨人的关系会怎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复杂了。

  第二天早上,又去了梅的店里。从她的气色看,应该是心情很好。

  不过,梅告诉我,“聊天很费时间,也很耽误事。”

  于是,我告诉她,“忙就不用理他。这原本就是空闲时的游戏。”

  中午,梅的三姐带她的同学来了。

  我才知道,梅周六,日准备回老家。

  她也真是太不惜命了!前几天刚做完流产,现在还在修养期。现在身体还在流血,还要出远门!

  我真担心,她的身体以后会出现什么状况。

  可是,我也知道她的性格,劝是劝不了的。只好嘱咐她应该注意的事项。

  她说,“这是我有生之年的事情。”

  让她说的好恐怖!我的心不由自主地为她揪着。

  为了不影响我跟儿子相处的时间,她让三姐的同学来看店。

  看着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心里总是在为我考虑的那么细致。

  晚上,收到萧的信息。

  自从我把慕枫介绍给梅,我就跟萧和解了。

  但是为了避免麻烦,我跟萧约定:“我们聊天之前先发个暗号,确定好了是本人,再聊。没暗号,就知道是别人动你的手机,我一概不聊。”

  这次萧发来的信息没有暗号。看口气应该是慕枫。

  于是,我偷偷地给慕枫发了个信息。

  又收到萧的信息,还是没暗号,又是慕枫。

  我得意地告诉他:“你别再耍花样了!”他不再发了。

  没招了吧,我想想就开心的不得了。

  晚上下班,手机上发来信息,告诉我要欠费了。我查了查,余额还有2元。

  可是,今天闾莨值班,怎么办啊?我不能告诉他,我手机要欠费。

  怎么能让他不跟我聊天了呢?

  还有陆林,他在等我下班。如果不跟他聊天,他会误会我的。

  这可真难为死我了!

  我还是跟陆林说实话吧,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

  结果,跟陆林说后,他怀疑我找借口。我让他查我的话费,他说没密码查不了。可我也不知道什么密码呀!

  再说闾莨,我告诉他,我腰不舒服,想早点休息。

  这招不灵,闾莨又紧接着发信息问我的腰的情况,真是画蛇添足了,他的信息更多了。

  怎么办呢?

  于是,又告诉他,我屋里不方便,有同事回来睡觉。

  他这才不发了。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于是我告诉陆林,过了十二点可能停机,如果不停,再聊。

  他告诉我,明天再聊。看来他是信我的话了。

  还好,十二点后没停机。我跟陆林聊了一会儿。

  快一点了,闾莨突然打电话进来,我一不小心给挂了。

  这可坏了,他发现我在玩手机,没有睡觉。

  这可咋办?于是赶紧发信息告诉他,我正要给他发信息。

  这时候,陆林又打了一下电话,发信息说,怕我睡着了。

  天啊!我的信息又没发出去!

  又赶紧给陆林回信息说,在给他写信息。

  让陆林闹得我,这一个信息,编辑了三遍。

  真让我急坏了!又怕手机欠费停机,又怕让闾莨知道我在聊天。

  大约两点多,总算把他们俩人打发消停了。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试了一下手机,终于欠费了。

  于是,赶紧起床去买充值卡。

  来到梅的店里,她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手机欠费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很好奇。

  “是慕枫告诉我的。他说你的朋友好像欠费了。”梅笑着告诉我。

  嗯,不管怎样,看来他们聊得不错。梅开心了许多。

  同时也挺开心的,因为慕枫没有忘记,我这个引路人。

  还好,闾莨没有发现我手机欠费。

  这时候,慕枫打了一下我的手机。他这是看我手机交费了没有啊!我没理他。

  晚上上班,收到慕枫的信息,问我,“为什么不理我?”

  呵呵,我为什么要理他呢?我没回他。

  他又用萧的手机给我发了个“好想你”。

  我很自信地打了他一下手机,暗示他,我知道是他。

  他知道,我看破他的把戏了,发信息过来说,自己的招,该改改了。

  有意思!我等着接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