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祸不单行

夏天不是枫的季节 生命在这里飞扬 2060 2020.01.16 12:00

  晚上下了夜班,就关机睡下了。

  因为当时离陆林的到来,就剩下四五个小时了。我想好好睡一觉,用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陆林。

  第二天早上,是闹钟叫醒了我。

  我开机一看,陆林来信息又犯狐疑病了。问我为什么关机?跟谁在一起了?

  我又哭笑不得,很不客气地回他:“你有病!”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阴天要下雨。

  陆林发信息来,不让我接他了。

  我没听他的,还是去接他了。我是怕他没带雨伞。

  火车还没进站呢,雨就下起来了。

  远远地看见,他下车了。

  他顶着一箱奶,跑着出来的。我赶紧把伞递了过去。

  我们又去了上次去的饭店,我感觉店主快认识我们了。

  吃过饭,雨还是在下。

  于是,我们一起打着一把伞往公寓走。

  他试图要搂着我,我笑着躲开了!这次没有让他再袭击我。

  我们又悄悄地进了公寓。

  我很困,拥着陆林睡着了。

  晚上,陆林想吃包子。我心甘情愿地骑车去了包子铺。

  如果自己有条件做的话,我都愿意给他做的。

  饭后,我们聊了很多,谈得最多的还是闾莨。

  他很理解闾莨的做法。

  得到了理解的说法,我的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其实,说心里话,就是给自己的自尊,找个能放下的说辞罢了。

  陆林最懂我的心思了。

  早上我上四点,把陆林自己留在了公寓。

  干着活,突然想起来,忘记给陆林把牙刷拿出来了。

  赶紧给他发信息,告诉他,牙刷所放的地方。

  还告诉他:“你可以来看看我工作的车间。”

  他来车间了。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还到处转了转。回来陪我聊了一会儿。

  最后自己走的。临走之前告诉我:“不用我送了。”

  他是一点多的车,我十二点下班。

  下了班,我饭也没顾上吃,急忙给他买他最爱吃的凉皮,往车站赶去。

  还好,见到了他。

  送走陆林,又去接儿子学英语。

  等送回儿子后,已经没有多长的时间睡觉了。

  第二天中午,还没下班呢,车间的会计想去我的屋里休息。

  我有点慌,赶紧说:“我中午不能休息,回不了公寓。”

  其实我是怕她去我的屋里。因为陆林的睡衣和拖鞋还没收起来呢!

  也不知道管理员给没给她钥匙?

  下了班,我赶紧跑回公寓。

  看见屋里的衣服和拖鞋还放在原处,我这才放心,会计应该没来过。

  听儿子说,他们明天要英语考试。

  于是,下课后,我在梅店里给他辅导功课,准备考试。

  一天下来,我们都在帮儿子复习。

  希望明天他们不负众望,考出好成绩。

  下午,收到陆林的信息。他告诉我下周的上班时间。

  又跟我说:“我们的领导下去了,要换新领导。”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有机会升职了!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

  “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我怕禁不起诱惑!”他半开玩笑半无奈地回复着。

  我笑了,到什么时候,他都离不开他这古老的色情话题。

  儿子的考试成绩下来了,不太理想。梅的儿子也没考好。梅说,成绩好的都是高年级的学生。我听着心里舒服些了。

  回到梅的店里,我看了看刚刚发下来的试卷,错的题都是刚复习的。

  真让我恼火,又不敢发,怕吓着儿子。

  我看着儿子改题。他都不用看书本,都改对了。你说气人不!

  看来是临场没发挥好。也怪我,没让儿子休息好。

  收到陆林的信息,他跟我说有危机感。看他的口气,好像有些紧张。

  事情真的很严重吗?也许是跟原来的领导的关系不错,怕换了新领导给他“穿小鞋”吧。

  梅开玩笑地让我告诉他:“让他另做打算吧。”

  我如实告诉他了。他却一本正经地回我说:“我不会连累你的!”

  怎么听着要上法场似的,有这么严重吗?我很不解。

  晚上回到公寓,想了想,我还是安慰安慰他吧。也许情况真的很严重。

  我给陆林发了几条信息,给他分析了利害关系。

  并告诉他:“你不要太担心,只要你安心好好工作,对你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什么领导也不会排斥好好干活的好员工。”

  “但愿如此吧。”我看他还是不太放心。

  其实,我也挺难过的。感觉自己在乎的人,现在的情况都不太好。

  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灾难的根源?

  儿子学校放假四天,我把他送回到他奶奶那。

  今天白天,厂子有培训的任务。晚上有个同事的份子宴。没办法,盛情难却。

  饭桌上人不多,有主任,同事。

  不知道什么原因,同事们起哄似的让我陪主任喝酒。也许是听到我一些喝酒的绯闻吧。

  这次感觉发挥正常,没有怯场。可能是因为都是熟人,也可能是,跟刘兴丰在一起的那时候练出来了吧。

  吃饭时收到陆林的信息,那么多人在场,没好意思回。

  回到公寓时,已经有些晕菜了。

  于是,我赶紧回复陆林,都是些酒话:“我今天跟同事喝酒,没有过分的事。我没有给你丢人!”自己觉得很煽情,也很伤感。

  “我是不是祸水?我让你现在很不好过!”说这些话时,我很难过,流泪了。

  也许我真的醉了,我哭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朦朦胧胧地感觉,陆林发来的信息:“我已经下班了,在路上。”

  然后,我再也没有了知觉。

  早上醒来,天是阴着的。酒还没彻底醒过来。一天也没有陆林的信息。

  下午三点,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还是没有回信。

  我知道他最近很烦。算了,不去打扰他了。

  五点半去上班。心里总惦记陆林,又给他发了个信息。还是没回音。

  我又打电话,结果,占线。

  大约两个小时过去了。电话终于通了。

  我很生气:“你是故意的气我吗?”

  “我一会儿给你回。”他匆匆地挂了。到底他有什么事啊?

  看来是真的有急事啊!不然,连跟我说的时间都没有。我耐着性子等着他的信息。

  他的回信把我瞬间惊住了!

  原来,他昨天晚上下班时,出车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