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暗黑英雄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第四次哈洛加斯围城战

暗黑英雄传说 祁京 7893 2005.08.22 06:57

    关于野蛮人史书上的第四次哈洛加斯围城,有很多种不同版本的传说。传说中的战争包括战争的起因,开始,发展,过程,结果,结束等等等等,足够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写出一篇蛮不错的作文来,如果你的老师也是一个游戏狂热爱好者,那这篇作文八成能得到高分。当然我们不是为了写作文来的,我们是历史工作者,是为了考察历史的实质而抱着虔诚的态度来研究历史的,……OK,闲杂无关人等请给我出去……

  在我们的研究结果中,我们惊异的发现,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细节反而被世人所歪曲,就是恐惧之王究竟是怎么被封印的。

  诸如上帝降临,安拉救世,摩西分开人海等等的胡说姑且忽略不计,光是稍微正常点的几个传说中就有龙族的出现,墨菲斯特临阵逃跑,恶魔军团集体便密等N个不同的说法,具体那一种是正确的,由于我们并不是誊写暗黑编年史的DM,所以事情的真相就不可得知。

  然则历史真相的揭晓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湮灭在黑暗年代历史缝隙里的事实终究会再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再一次带给人们惊悸的感觉。但是事实不见得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因为事实往往不如传说中的凄厉和壮美。

  所以,人们惊叹于事实的真相,又不满事实的空洞,他们给失去了美感和奇幻色彩的真相起了另一个名字……神话。

  哈洛加斯历四四三年,即是孟克丁诺历五四二年的一个夏天黄昏,白亮的天空散出的光芒刺的人眼睛发痛。霭暮中的战士村庄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冒出那散着香味的炊烟,而是有一种刺鼻的硝烟味,凝结在空气里久久不散。代替那欢声笑语的,是马嘶人吼,兵器交接的声音,明耳人一听就能明白,这里正在打仗。

  城外传来的,是声声怪异的撕喊,荒腔走板的调子,听起来又是那么的恶心,那么的嚣张。

  那是恶魔的吼叫声,南方的恐惧军团。

  巴尔砸碎了灵魂之石,放走了他的哥哥。恐惧之王墨菲斯特从他的塔楼里爬了出来,伸展出长长的触角,将恶魔的军团重新的集结在自己的身边,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野蛮人部落自古相传,由汪达尔人、西哥特人、东哥特人、法兰克人、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巴利安人和匹克特人共同守护,每代族长咽气之前传给下一代族长的神器,野蛮人的宝物—世界之石。

  抗拒着威逼和利诱,老族长拒绝了墨菲斯特的要求,拼命的保护着这块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白色石头。而保护的代价,就是此刻哈洛加斯城外那一百万暴怒的恶魔大军。

  这一年算是野蛮人一族生存和灭亡的转折点,就在这一年开始,野蛮人和恶魔军团开始了长达四百年共经历七次围城的战争……在暗黑大陆的历史上,这七次战争,被史学家称为哈洛加斯围城战……

  哈洛加斯历四四三年,恶魔军的铁蹄踏破了外围的城防,沿途烧杀劫掠,阿克塞那,哈克蒙德,白兰都因,莫斯匹林和哥罗亚特五座野蛮人的名城被毁,疯狂的魔焰席卷了亚瑞特高原,恶魔军团的战鼓越逼越近,走在前沿的第一军—督军山克的部队已经出现在了野蛮人一族的最后堡垒—哈洛加斯城外。

  在这场战斗中,无数的野蛮人流尽了鲜血,也有无数的恶魔永远不能回到他们的黑暗居所。野蛮人六大名城被毁,七十万的战士和老幼妇孺被残酷的屠杀。而恶魔方面,恐惧之王被人类封印,一百万恶魔死在了六部联军的刀枪之下,野蛮人和恶魔军团都耗尽了元气,最终哈洛加斯的主导权落在了白银之手圣骑士团的掌握中,流离失所的野蛮人背井离乡,散布到了世界各地,开始了他们漫漫无期的旅程……

  此次战斗,史称—第四次哈洛加斯围城。

  以塞亚倚坐在门槛上,悠闲的借着夕阳的光擦拭着他的毁灭之斧,光照在擦的亮闪闪的斧头上,那刺眼的光芒宛如活物一般,在它的主人手中叫嚣着,渴求着鲜血的味道。

  以塞亚看着那充满杀气的斧子,忽然叹了口气。

  “身高不到2米的战士不能上战场,这算什么规矩?”他不满的嘟囔着,同时用手中的斧子劈倒了一棵种在院子里的小树。

  这规矩是随着野蛮人部族的延续流传下来的,具体是有没有道理,作为一个局外人不好评价。可是规矩总是规矩,就算是不成文的规矩,也不是以塞亚一个人不满就可以立即更改的。所以可怜的小以塞亚,空有一身力气,却只能在后方,陪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妇女们郁闷的磕瓜子。

  以塞亚郁闷的看天,寻思应该怎么找点乐子来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嘿,小个子……”一个高大的战士拎着手中的双手重剑,向以塞亚的方向走过来。“怎么,今天你又没上阵?”

  以塞亚左右望望,看见似乎没有比自己更矮的人存在,于是不甚开心的回答:“关你什么事?”

  “喏喏,我可是好心好意来安慰你,不用这么不近人情吧?”那高大的战士笑嘻嘻的走过来,使劲的拍了拍以塞亚的肩膀。

  “混蛋,好痛……”以塞亚皱着眉喊起来,那个战士似乎是用榔头敲打一根钉子一样的用力,敲的自己肩膀生疼。

  “你以为你这样的体格可以上战场?还是回家再修炼两年吧。”那战士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那一边揉肩膀,一边恶狠狠的凝视自己的人,觉得有些好笑。在他看来,以塞亚的性格实在是和动物没什么两样,喜怒哀乐从来都是表现在脸上。如果有人说“喜怒不形于色”,或者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类的傻话,那抱歉,以塞亚的性格和此类句子绝缘。

  “笑什么……正混蛋……”以塞亚气恼的拎起斧子,拍拍沾在身上的尘土,抬腿打算走人。他可不喜欢和跟自己有极大身高差异的人站在一起,就算他自己不在乎,旁边那些女人的指指点点也让他受不了。

  “喂喂……站住,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那战士拉住以塞亚的袖子,不满的吆喝着。

  “我管你是谁?”以塞亚恶狠狠的转过头,甩开那只拉住自己袖子的手,举起手中的斧子说:“我警告你……要是再出现在我面前,我立刻就劈了你!”

  “呦呦……好厉害的小家伙……”那战士促狭的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接着伸出一个手指,挑衅似的在他眼前晃了晃,“如果能打败我,那就给你奖赏吧。”

  以塞亚气白了脸,从他出生的二十年以来,除了五岁之前不懂事以外,还没有人敢用这样调侃的语气跟他说话。不用看以塞亚这个呆呆弱弱的样子,其实说句实在的,以塞亚才是哈洛加斯城里最强大的战士……

  大长老曾经偷偷的跟佣兵团长说过:“我之所以不让以塞亚上战场,是因为我非常怜悯恶魔军团。”

  毁灭之斧带着一道风声劈了下去,本来是银色的斧刃在漾起风声的一刹那,忽然变成了墨染一般的漆黑,在夕阳的反射下闪着狰狞的光芒……

  “毁灭之斧……”那战士向后跳了一步,躲开了那一斧,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缕被斧风削掉的头发,忽然惊叫起来:“你是……以塞亚?”

  “啊?你是谁?”以塞亚提起将大地劈出一条长达三米裂缝的斧头,疑惑的问。这个傻大个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好象自己并没有这么出名吧?

  那战士忽然觉得很黑线,有种被骗的感觉,传说中……这以塞亚不是这个模样啊?于是他很郁闷的回想着大长老临走时跟他说的话……

  (“马太啊……跟你一同降临在世界上的同伴已经集合在哈洛加斯城里了啊……你即将要去支援他们啊,千万记住啊,你们不能在内部分裂啊……不要有争强好胜的念头啊……”

  “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性格我已经很明白了啊……你从小就是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强啊……希望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跟你的同伴起争执啊……”

  “放心吧长老,不会有人比我更强的。”

  “不能这样想啊……听说你们五人战士中啊……以塞亚才是最强的啊……”

  “什么什么?竟然有比我更强的人存在?”

  “传说啊……以塞亚是个身高二百七十公分以上的壮汉啊……体重有一吨左右啊……手里拿着重量有一吨半的毁灭之斧啊……一顿饭要吃下一头牛才算半饱啊……他曾经空手撕开一头巨怪啊……一脚踩死四个牛头人啊……你可千万别跟他战斗啊……”)

  “那……那我会小心的……”那时的马太一脸黑线的答应着,心里想,这还能算人吗?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人……感觉大长老根本就是欺诈啊……

  其实以塞亚的相貌并不像一个真正的野蛮人,他是个小个子,身高尚不足二米,黑色的中长发自由的披散在肩膀上,没被鲜血滋润过的皮肤焕发着一种成熟的麦穗一样的色彩,黑色的深邃瞳仁里隐藏着野蛮人渴望鲜血的原始野性,但有时也不经意的露出点棱模两可的智慧光芒,微微翘起的嘴角上,总是带着一丝邪恶的笑容。马太恶寒,这人看起来分明就是第四个邪恶之源。

  “……今天就算你赢了……我们下次找时间再决斗……”马太将抽出一半的长剑掖了回去,一脸悻悻的走开了去。

  “奇怪的家伙……”以塞亚嘀咕,好不容易才来了一个能让自己松松筋骨的人,还叫他给跑了,真是出门不利,流年不吉……

  “喂……我还没问你的名字那……”以塞亚忽然想起来,人家知道自己叫什么,可是并不代表自己也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太……记住我吧……”年轻的战士头也不回的丢下了一句话。

  “马太?传说中的五人?”以塞亚极没形象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那位自称是福音中某先知的人物远远离去,夕阳将他的身影投射的好长好长……以塞亚回头看看自己的影子,忽然感觉很不甘心……

  以塞亚悲愤的仰天大吼,整个哈洛加斯城都震的抖了三抖。

  “我要出城!!!!”

  第二天的早上,恶魔们吃过早饭,做过健身操以后,拎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懒洋洋的踱着小方步,一个拖着一个的走出了他们的营地。

  这几天打的好郁闷,野蛮人战士好似没吃早饭就上了战场似的,恶魔们连和他们打仗都觉得无聊到死。战士们一群一群冲上来,恶魔部队后方的法师一个暴风雪就将他们全部送回复活点,感觉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要是比力气,恶魔部队有月之王,那大块头和两把大斧子连野蛮人看了都害怕,成群的月之王抡起斧子往前冲,简直就是一场小型地震;要是比魔法,有骷髅法师大法师什么的,无数个闪电暴雪陨石劈里啪啦乱七八糟的一块往上砸,谁叫战士天生对魔法不免疫呢。所以前方的主攻恶魔部队正是闲的要死,昨天还有一群恶魔在打仗时围在一起,拿牛角杯掷色子,将野蛮人佣兵团团长气的七窍喷烟,可又一筹莫展。

  野蛮人战士们很愤懑,却又没办法,就算是精英五人组的那四位带队冲也没多大作用,作为天生的指挥官的马太,毕竟不是基路尔和以塞亚那种力量型的战将,但基路尔偏偏是肉多无脑的那种类型,巴迪尔和伊斯拉菲尔作为野蛮人的萨满,冲锋陷阵又不是他们的长处,所以野蛮人的城丢了一座又一座,只剩下这座哈洛加斯……

  至于墨菲斯特先生攻打哈洛加斯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那谁也不知道,不过从昨天的战斗来看,几乎是赢定了的,保守估计的话,野蛮人军团最多能撑个四五天而已。可是马太不这么想,因为他知道,哈洛加斯城里已经有个闲的长毛了的战士,而且那战士已经出离愤懑了。如果是他出去战斗,再加上三十万野蛮人的夹攻,如果战术得当,怕是这一百万恶魔永远看不到以后的太阳。

  这个人,自然是还不被允许上战场的小以塞亚。

  当以塞亚用力的揪着团长和长老的脖子的时候,那二位在哈洛加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几乎以为世界末日到了。诸如翻白眼吐白沫手脚抽筋什么的丢脸动作,全都在大庭广众下做出来了。不过不愧是本城最受尊敬的大长老先生,意志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竟然能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吞吞吐吐的勉强同意了以塞亚先生出击。真乃神人也……

  于是乎城门大开处,走出一个懒洋洋的豆芽战士,城头上号角三响,顶着朝阳站在城外,面对着百万恶魔大军的人,就由三十万野蛮人战士自动换成了以塞亚同志。

  佣兵团长一脑袋黑线的站在城楼上,摸着已经被以塞亚掐的紫青的脖子,对马太嘀咕着说:“我还是觉得,让那小子出战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猜也许您的直觉错了,尊敬的团长大人。”某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盯着城楼下的战况,微笑着说:“要不要打赌?我赌这小子会赢。”

  “算了吧……你就别算计我的钱包了……”团长调侃着说:“我这是同情恶魔们,那有心思跟你打赌。”

  “…………”

  而战场上的情况又是另外一回事,恶魔们大眼瞪小眼,彼此摸额头量体温,生怕自己感染上了南方沼泽里的瘟疫什么的,领头的大恶魔督军山克心中暗自纳闷:“野蛮人敢是打不过我们,派人出来投降了?”

  可是看那家伙……怎么看也完全是发育不正常的菜芽野蛮人。抗着一把比他自己还高的斧子,让人怀疑他是否抡的动。但那位野蛮人先生似乎是没怎么把恶魔军团看在眼里,一出场就是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很欠揍的斜着眼乜了恶魔军团一眼,问了一声:“谁第一个来送死?”

  城头上留守的人全部别过头,一脸黑线的嘀咕:“我不认识他……”

  这帮恶魔自打跟了墨同志以后,就没受过这么大的气,一个个全是鼻子长脑门上,眼睛长后脑勺上的主儿,当下暴跳如雷,放出话来要劈了以塞亚,腌巴腌巴当过冬粮。可惜以塞亚比他们傲的更彻底,一声不耐烦的冷哼将恶魔军团的废话全堵回了嘴里。

  这下可把恶魔们惹急了,当下蹦出一个食尸鬼,大叫来来来,咱爷们大战三百回合来!说着就一个猛扑,向哈洛加斯城张牙舞爪的冲过去。

  谁知以塞亚根本没拿这家伙当一碟儿菜,眯着眼睛一看,这食尸鬼浑身绿不几几的,还有一股恶心的臭味儿,从身上的伤口里一直冒酸水,真是够恶心。

  食尸鬼跳到以塞亚脸前,劈面就是一猛抓,以塞亚脚一转,身一歪,手一抬,斧子一动换,一下子打发那食尸鬼回去见巴尔了。

  恶魔们一看吃了亏,马上一个个跟下扁食一样往以塞亚脸前蹦,以塞亚同志就一个个的打发他们回老家,来一个劈一个来两个劈一双。可见这帮恶魔大脑容量不高,根据达尔文进化论的原理,大脑和身体的进化率是不同步的,可能恶魔们进化过程中出了点漏子,导致光身体进化而脑子不进化,又兼这军团长督军山克也是个笨鳖,光从后方抽鞭子,竟然不知道命令恶魔们群殴,所以说,以塞亚同志赢的也不是没道理。

  当以塞亚身边堆了一个小山的时候,恶魔们的脑袋瓜终于开窍了,嗷嗷叫唤着一群一群的冲过来,嘴里一边不清不楚的嘟囔,白花花的唾沫泡泡满天飞溅,手里毫无章法的挥动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劈头盖脸的朝以塞亚同志扑了过去……

  以塞亚抡圆了斧子,一人多高的毁灭抡成一个黑圈,带着凛凛罡风,靠近十丈左右的恶魔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没了脑袋。就算能走近以塞亚身边,也被城头上的箭雨射成了马蜂窝。

  有种说法是什么来的?英雄也是人,是人他就会累是不是?别看以塞亚叫这个名字,他毕竟不是本人啊。单挑还凑合,但是群殴就不行了,就算他是铁打的,又能铸几根钉子?等到恶魔的尸体差不多堆到城楼顶的时候,小野蛮人就顶不住了,劈飞了一个牛头人的上半身以后大叫一声:“开门,让我进去!”

  于是,野蛮人部落获得了开战以来的第一次胜利,可喜可贺。

  这次战斗的胜利导致了在后来的史书上有了这么光荣的一笔:某不知名的疯子独力击溃恶魔军团。

  其实任何人都没想到,事情到后来会发展成这样。

  本来按照原本的计划,野蛮人战士军团应该趁着这次胜利,就势重振军威,将恶魔军团打个措手不及才是。按照军团目前的气势,把恶魔们统统赶回老家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可是,马太和大长老好不容易制定出来的计划,却又被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打乱了。

  这个小子,又是以塞亚。

  “不管!我不管了,为什么要我去偷袭墨菲斯特,想我死也不用这样吧。”矮个子的野蛮人拍着桌子,一脸狰狞状的看着两个满面冷汗的阴谋家。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不认为这个计划有什么不对的。”由于不是出谋划策者,佣兵团长还能在以塞亚的威压下顶上几句,至于两位阴谋家,面对着气势汹汹的以塞亚,早已说不出话来。

  “那为什么不是别人,非得我去?”墨菲斯特是谁?那可是晨星路西法手下的地狱七君主之一,除了传说中封印三个毁灭之源的勇者,敢和墨菲斯特对着干的人,他们的骸骨至今还扔在黑塔楼里,被低等恶魔用来玩九柱戏。

  以塞亚虽然狂妄又自傲,但是起码有个底线,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力量是天下无敌,不用说大恶魔墨菲斯特,就算是碰上第一军团长—督军山克,他也只有逃命的份,更不用说战斗了。至于哈洛加斯城下的大胜,纯粹是马太的指挥得当和三十万野蛮人战士的配合,才能赢的轻松如意,若是以塞亚一个人出战,说不定现在连尸体都已经凉透了。

  “你可是传说中的救世主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哈洛加斯城里的四十万同胞白白去送死吧?”

  “……可是……”强悍的小野蛮人有一颗柔软的心,如果大长老使用高压手段逼迫他就范,那绝对是没有效果的。但是,如果扯上同胞们的性命,那以塞亚不得不慎重的重新考虑一下了。既然身为人类,总有一颗人心,人心最大的缺点,就是任何人的心总有软弱的地方,大长老先生利用人心的本事,那是谁也比不上的。

  “牺牲你一个,幸福十万人,为了这次战斗的胜利,你应该做好随时牺牲的觉悟。”大长老的语音沉重,他知道,这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到任何人的手上,结局都会是一样,墨菲斯特的恐怖,没跟他正面交手的人是一辈子不能理解的。

  “你们……准备给我收尸吧……”以塞亚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一甩头发,推开门走了出去。

  “马太……我们是不是太苛刻了?”大长老看着被以塞亚大力摔破的木板门发愣。

  “也许吧……但是我们确实是为了未来着想……未来的路,还需要他去打开,亚瑞特高原上的祖先英灵还在等着他……”

  “这就是所谓宿命吗……真残酷啊……”

  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沉默了,未来的车轮开始在人们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的转动起来,星星在天空中划出预言的轨迹,显示着即将到来的悲剧命运……

  以塞亚从来不知道,死亡原来离他是这么近的,恶魔的咆哮声震荡着大气,厚重的乌云掩住了太阳的光辉,闷雷一样的战鼓声回响在耳边,哈洛加斯城中响起冲锋的号角,一直压抑着战意的野蛮人战士狂吼着冲上了战场,两军交锋的血肉屠坊,大片大片的鲜血就像东方的水墨画一样在眼前渲染开来,化成了满眼的红……

  恶魔军团的实力太强了,强到可以轻易的将野蛮人的防线撕开一条缺口,大群大群的恶魔挥舞着锋利的刀剑,在血肉横飞的屠场上欢乐的叫喊,他们兴奋,他们被封印的王终于随着落下的残阳一起来到了战场,加入了战斗……

  撕杀完全变的一边倒,恐惧之王的实力强的几乎变态,可以空手撕裂战车的强大力量深深的震慑住了野蛮人英雄们,伴随着暴风雪而来的粗大闪电令所有的法师变成了傻瓜。在墨菲斯特的面前,即使是最强壮的战士也变成了婴儿,最优秀的法师,也变成了牙牙学语的孩子。

  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人类的鲜血汇成了河流,在河流的上空,张着黑色羽翼的魔王与堕天使呼啸盘旋,高大的雪人们拍着巨掌,仰起头颅向天高呼,低暗嘶哑的吼声,盖过了哈洛加斯城中告急的号角……

  喇叭声碎,马蹄声咽……

  哈洛加斯城……沦陷……

  在耶路撒冷的光名圣堂,白银之手圣骑士团总部,年老的书记官用蘸满墨水的羽毛笔在黑皮书上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哈洛加斯历四四三年,墨菲斯特攻陷哈洛加斯,四十万人殉城,生存者,无……”

  白银之手接收了被恶魔蹂躏过的城池,在硝烟弥漫的土地上搭建起古老建筑的残骸,野蛮人的民族图腾被扔进了火堆,残存下来的幸运者们,被人类的长枪与斧头逼迫的远走他乡。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