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陛下不好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君心我心

重生之陛下不好惹 浥尘小友 3144 2018.11.09 22:53

  从今以后,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深爱着阿北的普通人。

  梦境戛然而止,我却久久无以释怀。

  窗外凉风习习,月色苍白,屋内烛火已经燃尽,黑夜却还很漫长。

  眼眶中温热酸涩的液体缓缓滑落,一点一点浸湿了柔软的丝枕。

  我伸手去抹,才忽而惊觉原来我是在哭。

  是为了什么呢?

  只是为了长乐的悲哀可怜么?

  那为什么我会觉得……心是这样的疼。

  自我历经三年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起,前尘往事对我来说不过虚梦一场而已,我从来没有问过师兄问过亭生,我自己的曾经。

  我都不知道,三年前我为什么会死,三年后又为什么还要以一形一魄的魅影形态艰难重生。

  师兄那么在意长乐,可为什么要让同年死去的我重生,还有,长乐的墓碑,我从来都不曾见过……

  会不会,其实我就是长乐,长乐就是我?

  然而很快,我又迅速否定了自己这个荒唐无稽的念头。

  毕竟,师兄那么在意长乐,如果我是她的话,他应该珍惜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把我放到楚漠北身边去呢……

  唉,终究在师兄心里,我不是长乐,也比不过长乐,所以,他才会这样把我推到别人手中。

  他似乎很笃定,即使把我推出去,到最后我还是会乖乖回到他身边呢。

  唉。

  可是没办法,虽然我确实有点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我真的挣不脱这种笃定。

  爱别离,求不得。

  真是人生大苦呢。

  我苦笑着翻了个身,闭起眼睛,什么都不愿再想,慢慢地,也终于沉沉入睡了……

  翌日,我同平时一样醒的挺早,即使夜里难以入睡,清早起床却还是那么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这大概,也可以算作做魅的一大好处。

  “姑娘,今日穿这套衣服可好?”

  莲心捧过来一套藕粉色的裙衫,细看,上好的丝帛为底,用金丝绣着浅浅的暗纹,裁剪得当,活泼又不失尊贵。

  “挺好的。”

  我笑了笑,很快在莲心地帮助下换好了衣裳。

  坐到妆奁前时,莲心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开始着手为我梳妆打扮。

  她那双白皙纤长的手十分灵巧,不知怎么几绕,木梳在她手中仿佛成了精,上了桂花油的头发也似乎格外听话,总之不一会儿,一个活泼不失文雅、文雅不失可爱漂亮的发髻便挽好了。

  “哇,莲心,这个发式叫什么名字?也太好看了吧……”

  “这个是流云髻。”

  镜子里映出莲心柔美的笑脸,她打开梳妆匣,取了其中各色带有芬芳气味的瓷瓶,为我上妆。

  “莲心莲心,你好厉害啊……不但人长的漂亮手也这样巧呢……性格还这么温柔……”

  莲心一直在笑,虽然脸又红了起来,但还是十分尽心专心。

  “好了,姑娘看看,可还满意?”

  我听话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

  这也……和平时太不一样了吧,看来自己也真的需要这样多捯饬捯饬,毕竟我还真的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赏心悦目的自己呢。

  “姑娘就是好看,随便这么一打扮就这样好看。”

  莲心看看我的发髻,又看看镜子里我的脸,笑意加深。

  “莲心你过分了哦……夸的有点过了吧。”

  我转过头,朝她嘟一嘟嘴,又忍不住笑起来。

  女孩子被夸总会忍不住高兴的。

  “对了,陛下有派人传召么?”

  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我的头上那支玲珑精巧的琉璃钗。

  “还没呢,现下应该是刚下朝的时间。姑娘可以用过早膳再去。”

  “嗯。”我把玩了一下台上还没被莲心收起来的装有眉黛石的小盒子,“我想去苏姐姐房里玩,莲心你陪我好不好?”

  “当然,”莲心收拾着梳妆台上的东西,“只是姑娘要不要用些早点再去,毕竟早点吃晚了对身体不大好。”

  “嗯。”

  听莲心的话,我乖乖地吃过了早饭才去的西阁。

  “云姑娘。”

  一进去便遇见了捧了几支桃花笑得一脸灿烂的荷香。

  我愣了愣,才想起来我现在的身份是云笙,不是永生,更不是云曦。

  “荷香,苏离姑娘在么?”

  倒是莲心替我先开的口。

  “姑娘在里面看书呢,命我出来摘几枝桃花插到瓶里去。”

  荷香嗅了嗅手中的桃花,笑得甜甜的:“云姑娘喜欢么,要不要待会儿我和莲心给你也摘一些?”

  “好哇,莲心,你就和荷香一块去,你们俩也好玩一会儿。”我转头对莲心说,“待会儿我回去会叫你的。”

  我是想支开她俩,和夙离说点事情。

  “好。”

  莲心会意。

  “离姐姐……”

  我顺着打开的门进去,一路到了书房。

  只见一个兰色长裙的女子捧了一卷书,倚在窗沿。

  微风轻起,素雅的裙角微微浮动,女子鬓上散下几缕青丝,为她清妍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柔媚。

  其实,平心而论,夙离真的算是一个大美人呢。

  “笙儿。”

  额,明显她比我要入戏,这一声声的“笙儿”叫的可真亲切。

  “这个……莲心和荷香已经被我支走了,”我朝她走过去,“所以我想和你说点事。”

  “是修习秘术的事么?”

  夙离凤眸一眯,一派了然的神色。

  “嗯。”

  “这个,光说不行。”她笑了笑,朱唇一点,“等面圣回来,今晚我们就去泡温泉,届时我会亲自教你并且从旁辅助。”

  “你……真的会帮我么?”

  “为什么不呢?”她似乎为我的犹疑吃惊,“我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不是吗?”

  “嗯。”我也懒得再提防,反正我出了什么差池,她也不好向师兄交代,所以暂且相信她好了,“那……”

  “二位姑娘,陛下传召了。”

  是荷香的声音。

  “好,我们即刻出来。”夙离应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竟然拉起了我的手就往外走。

  我也任由她拉着,渐渐习惯。

  “二位稍候。”

  一位年龄稍长的内侍十分和气地同我们作了个揖。

  我随着夙离,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时竟又有些心慌,不知道这会儿应该想点什么。

  “陛下。”

  所有宫人都齐齐跪下行了大礼。

  我只愣了一下便忙跟着夙离屈膝行了大礼。

  明黄色的衣角向我们走近,我听到了已经算是熟悉的清冷嗓音。

  “平身。”

  我抬起头,直直地对上他看向我们的脸。

  好久不见,他真是一点没变,还是那样俊美的容颜。只是束起头发一袭龙袍的样子,比之前又增添了几分威仪。

  他也看着我,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他最终只勾了勾唇角,像不认识我似的,转身慢悠悠地几步踱到他的主位上坐下。

  “二位一路而来辛苦了。”他笑了笑,眼光在我和夙离身上淡淡一扫,“宫里可还习惯?”

  “回陛下的话,一切都很好,”夙离浅浅一笑,便如同盛开的亭下白牡丹,动人心弦,“我们很荣幸,能成为代表南诏与大宣交好的诚意。”

  “是啊,很荣幸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点失落,难道,只是因为重逢后的楚漠北只把我当陌生人么?

  楚漠北隐去本就几不可察的笑意,没摆皇帝的架子,但说话十分官方。

  还不就是什么促进两国邦交友好啊以后绝对会好好安置我们啊之类的话。

  我一直都没怎么开口,全靠夙离巧妙周旋。

  直到最后,听到楚漠北说我们可以走了,我才回过神。

  “是。”

  我俩齐齐行礼,准备告退。

  “等等,云……笙姑娘是吧?你留下来,朕有话想和你谈谈。”

  我愣了愣,这突如其来的惊吓……

  夙离似乎看了我一眼,但很快转身告退,没有丝毫犹豫。

  “陛下……”

  不光夙离,好像所有人都退下了呢。

  而楚漠北一直在我身边转来转去,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我。

  “陌大哥。”

  我终于忍不住,这气氛太尴尬了吧……

  “所以,你……到底是永生还是云笙?”

  他反而笑了,平时深如寒潭一般的眸子此刻竟带了几分真切的笑意。

  “我……”我松了一口气,也笑了笑,“我现在是云笙,但之前也没有骗你。”

  “哦?”

  “不想进宫只想逃走的那个叫永生,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云笙。”

  这话我自认为说的十分有艺术感,模棱两可,怎么理解我都没什么可疑的,全看他怎么理解了。

  “你知不知道,云晗一直在找你?”楚漠北突然凑近,在我耳边轻声细语,放大的俊颜竟然让我的心突突地跳起来。“他以为你出事了。”

  “云三哥么……”

  奇怪,再见楚漠北他怎么变得这么……我也不好说,反正和之前很不一样。

  或许,亦是因为我之前也并不了解他吧。

  “对不起,南诏的人那时找到了我,强行把我带走了,所以……”我声音听起来有点小,因为对于这件不告而别还要云晗担心的事,我确实是挺不好意思的。

  “云三哥……”楚漠北抿着嘴角玩味了这个称呼很久,才笑说,“知道云晗和你关系好,原来是认了你做妹妹……”

  额,难道楚漠北对我比之前热情了些,是因为云晗给他说了我的好话?

  “很好,今后多来陪陪朕吧,朕瞧着你确实是个有趣的人……”他偏着头想了一刻,又补充了一句,“云晗是禁军统领,也常在宫中走动,所以,你们可以多聚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